旅长化装侦察,背着捡粪篓,守军被俘后,感叹:我说怎么天天见你

1948年,西北野战军7纵7旅抵达太原前线,执行攻打牛驼寨的任务。旅长不顾危险,化装成捡粪老头,在守敌面前打探情报。等到太原解放后,守敌军官被俘,感叹:“我说怎么能天天见到你!”以身犯险的7旅旅长名叫傅传作,湖北石首人,出生在一户贫苦的农民家庭。他自小开始,就当了地主家的放牛娃,常常受到地主少爷的欺辱,特别痛恨恶霸劣绅。16岁那年,红军来到傅传作的家乡,他选择参加了红军。刚刚参军的傅传作,因为痛恨恶霸劣绅,在战场上猛打猛冲,立下赫赫战功。傅传作因此被送入教导团,进行军事文化系统培养,很快被教导2师师长看上。教导2师师长将傅传作调为自己的警卫员,还表示:“警卫员我只要傅传作,别人不要。”不久后,红3军9师师长段德昌下达一道命令,傅传作又被调往红9师,担任了红9师警卫班长。1935年10月,红2、6军团行进到楚雄一带,遭遇敌人阻击。身为营长的傅传作接受命令,率部发起冲锋,他高喊:“从我开始,谁敢后退一步,军法从事,跟我冲!”在营长的带领下,红军将士们猛冲上去,打得敌人魂飞魄散,给后续部队打开了前进通道。到了全面抗战爆发后,傅传作来到抗日前线,担任了独1旅2团团长。他率部击溃了吉田大队、水源旅团,取得了辉煌的对日作战战果。因为八路军取得的战果太大,引起部分国民党顽军的嫉妒,开始在抗日根据地周围制造摩擦。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傅传作接受命令,惩戒一下反动顽军。傅传作在2团战前动员会上,这样说:“告诉你们,我的手下没有孬种,放走了一个顽军,就拿我的脑袋顶上。我掉脑袋之前,先把你们给毙了。”在傅传作的带领下,为祸抗日根据地的一百多名顽军被全歼,国民党顽军又回到抗日的正确道路上来。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傅传作担任了西北野战军7纵7旅旅长,在彭绍辉司令员的麾下效力。1948年,我军准备解放太原,拔除阎锡山在山西的老巢,7纵也划归华野1兵团徐司令指挥。在小店战役后,1兵团首长们决定先攻取东山,从东北、东南等方向靠近太原,发起总攻。想要攻取东山,就要拿下牛驼寨,这里是东山一带的制高点。牛驼寨据点从日伪时期就开始修建,等到日军投降后,被阎锡山所部接收,又进行了大规模扩建。牛驼寨海拔1258米,设有层层麻麻的碉堡,周围布设有雷区和铁丝网,地势特别险要。为了侦察牛驼寨的地形,彭绍辉决定以身涉险,自己去化装侦察。傅传作听说了消息,来到纵队指挥部,向彭绍辉司令表示:“彭司令,你不要去,还是我去吧。”在傅传作的坚持下,彭绍辉无奈同意,嘱咐傅传作一定要注意安全。傅传作化装成老农,背上粪篓,拿着铲子,开始了化装侦察。他完全不顾危险,为了查看地形,甚至摸到敌人眼皮底下。守敌看到一个老农捡粪,可能见习惯了,并没有怀疑。傅传作就这样,一步步靠近敌人核心阵地,直到把地形、碉堡布置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经过数天的侦察,傅传作回来向彭绍辉汇报,并把敌人核心阵地的情况,在地图上进行了标注。就是通过傅传作的情报,7纵在发起总攻时,迅速拿下敌人阵地,立下了大功。等到太原解放后,守敌军官被俘,见到了傅传作,大感意外。被俘军官感叹:“我见过你,你是不是那个捡粪老头?我说怎么天天见你!原来你是解放军侦察员。”有同志回答:“这不是我们的侦察员,这是我们的旅长。”被俘军官听到这番话,更加明白了阎军覆灭的原因,解放军一位旅长都敢冒险侦察,这在阎军中是万万不敢想象的。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