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部加入“隆庆封贡”,在“求贡”期间,遇到了哪些困难?

隆庆四年十二月,正当蒙古右翼诸部的联合使团进入大同,南北双方的和谈顺利进行时,宣府边境发生了冲突。原来是明朝的“属夷”史大官、史二官兄弟率部三番两次偷盗喀喇沁老把都的马匹,老把都对此进行报复,在抢掠属夷时,抢去了明朝的人马。正月初四日,一行人从永邵卜大营出发,在正月十三日,终于到达喀喇沁万户,老把都讲出了冲突的前后经过。至此,事情总算得到比较圆满的解决。上述只是王崇古派去的一路人马,其访问路线为:大同——土默特——永邵卜——喀喇沁——大同。无独有偶,西边鄂尔多斯部与明朝在延绥边境发生了冲突,即“双山堡之寇”。因此,王崇古还派遣令一班人至鄂尔多斯万户问责冲突原委。王崇古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说“臣因老把都围抢属夷,虽未侵掠我边,送还人畜,己尝越入我境,又闻套虏冬深尝犯延绥双山堡”。其后面也提到“因延绥家丁赶马追入内地,彼原不知即日复行,各子姪各书夷各给木牌”因此,王崇古遣通丁,杨亮、金凤等人“随同夷使,分投老把都、吉能巢穴”“谕以天朝威德,责以背盟侵扰,再察情伪仍责俺答申谕各酋候爲具闻随据各官役。”“各夷欣然应诺去报职等因,各家夷使一十三名······榆林家丁,于常乐堡边外,赶虏马匹”。二十七日,派遣通丁金凤“供称”,因此,他误以为正月十七日为出发至吉能的日子。在这里我认为,正月十七日应该是金凤等人从吉能营地返回明边,向王崇古报告的日子。金凤等一行人在鄂尔多斯部吉能营地活动有哪些?一、调查“双山堡之寇”的原委,对此吉能给出的说法是:“昨差我儿子赴河东,随同我叔父俺答乞求通贡,不料榆林家丁却来赶马,被我侄儿们离我帐远追赶,进边厮杀,我原不知”。二、为了表达其诚心,吉能派遣“真夷三名,执伊令箭传谕河套、河西各枝头儿,不许近边骚扰。”三、吉能的使臣陪同明朝宣府镇通丁组成的使团一起到达延绥镇的榆林。根据《兵部奏疏》所收奏疏的记录,“隆庆五年正月初四日,吉能请金凤等人与其使臣中军达子摆言恰等二十四人,及其头目使者达子敖八等二十七人到榆林墙下,同去近边红山墩,传报榆林抚镇”通报王崇古“差人传示”。此次使团的成果为:一、双方约定了停火日期;“将以前两地未传赶马抢杀缘由都姑不论,只自正月十七日传报以后,两地再不许相犯。”明朝方面的何巡抚、雷总兵,将从吉能营地发来的金凤与摆言恰等一行人请到镇城小教场设宴,并决定从隆庆五年正月十七日开始,既往不咎,双方停止抢掠和捣巢,实现停火。二、求通贡开市;“同宣大夜不状金奉等,俱至榆林墙下,乞求通贡讨赏买卖。”这里的金奉就是金凤,该使团何时出发河套暂无考,是停留明朝境内数日或游走其他地方,再回的吉能营地。只是提到了该使团初六日被放出设宴的教场而已,看得各夷情词恳切,似出真诚,会同雷龙,督同萧大亨,将各夷情于初六日放出城外教场,分别赏待花段、布疋、羊酒。覆审各夷供报酋首部落、住牧地方。接着《兵部奏疏》又记:又据本官番据臣原差通丁金凤供称,蒙差后执旗同吉能夷使庄浪等前往河套传示,役等尚未到彼,正月十七日,榆林家丁于常乐堡边外赶虏马匹。骆驼,被达子跟赶进边,有镇守总兵统兵迎敌,斩去达子首级二颗,河水上跌死马数十匹,官军亦有损伤,各回营。根据“役等尚未到彼”句推断,从正月初六到正月十七日这11天中,他们很可能在明朝境内逗留,在十四日一一十七日间的某一天离开明边返回吉能营地。就在使团从明境返回吉能营地的路上,正月十七日,明朝与鄂尔多斯部又发生了一起冲突。正月十七日,榆林家丁违背王崇古禁止明边将领家丁“捣巢”“赶马”的禁令,赶马匹、胳驼,导致双方发生冲突,各有死伤。以上只是鄂尔多斯在搭车“求贡”期间,在延绥边境地带所遇到的困难。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