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专题研究系列之一:释放算力“乘数效应” 助力数字经济发展

算力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重要生产力。算力从根本上改造、升级了生产力三要素,最终驱动着社会经济的转型升级。算力与经济增长紧密相关,我国算力规模平均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带动数字经济增长0.4 个百分点、GDP增长0.2 个百分点,平均来看,算力每投入1 元,将带动3-4 元的GDP 增长算力成为衡量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   数字经济时代催生算力需求不断释放。从供给端看,数据产量和存量的不断增长,以及算力成本的下降共同推动算力需求的增长。从需求端看,数字技术将加速与垂直行业深度融合,未来对于算力需求也将提出更高的要求。   当前,我国算力资源存在供需结构性错配问题。目前的数据中心分布东多西少,算力需求东强西弱,但是电力供应东紧西松、电力价格东贵西贱,自然资源分布优势使得数据中心的能耗效率东低西高,电力的供应量和价格成为影响算力资源呈现供需错位结构性矛盾的重要因素,当前我国的算力资源分配不均,呈现东部“供不应求”,西部“供过于求”的结构性矛盾。   “东数西算”工程启动,推动算力资源分配,优化计算力资源布局。通过构建数据中心、云计算、大数据一体化的新型算力网络体系,将东部算力需求有序引导到西部,优化数据中心建设布局,促进东西部协同联动推动各地区因地制宜、充分发挥区域优势,建设数字经济的重大部署。针对我国东西部算力资源分布总体呈现出“东部不足、西部过剩”的不平衡局面,引导中西部利用能源优势建设算力基础设施,服务东部沿海等算力紧缺区域,解决我国东西部算力资源供需不均衡的现状。   宏观视角下,算力已成为衡量数字经济发展程度的重要要素资源,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生产力。随着算力对各行业的逐步渗透,工业生产效率得到更大幅度的提升,从而引发各类生产要素资源向效率更高的领域流动,生产要素的流动聚集将进一步改变生产结构与全球竞争格局。因此对于算力发展现状、发展程度、发展格局的跟踪是对除了用GDP 指标衡量社会生产力的重要补充,我们将持续关注算力发展过程中的几大关键要素,包括计算设备、电力供应、发电能源能耗、设备能耗、数据传输距离、数据传输速度等,以便我们更好的掌握算力发展程度,明确当前算力发展遇到的瓶颈和障碍;另一方面,随着算力的发展,不同的耗能情况可能将会改变不同国家对能源等资源的依赖度,从而改变世界产业链的分布格局和竞争力,成为新数字经济时代下,衡量和评估全球的经济竞争力与发展趋势的重要参考之一。   风险提示:政策仅根据当前发布分析,存在后续调整变化可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