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山西无蛇村闹蛇灾,一夜间集体消失后又暴毙荒野,死因离奇

山西深山几十年来从未出现过蛇的村庄,突然涌现出上百条蛇。调查组到达前,蛇一夜间集体消失,最后被发现在山上集体暴毙!随着调查不断深入,谜团不但没有解开,离奇的事情反而一件接一件地发生。这一切诡异的事情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众所周知蛇偏爱湿热的环境,南方高温多雨,蛇类较多。山西冬季寒冷干燥,不太适合蛇的生长,但“群蛇进村”的事情就发生在距离山西平遥古城仅17公里的横坡村。横坡村原本是蛇类的“禁区”,当地流传着大量鬼怪故事,但鲜有关于蛇类的传闻。用当地村民的话来说:在这活了几十年,之前从未见过蛇。那么“无蛇”的村庄,为什么会闹起蛇灾?是什么东西吸引着群蛇前来朝拜?打草惊蛇2018年的一天,村民康国华像往常一样,带着儿子到后山割草料。走到半山腰,儿子突然停了下来说:“爸,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康国华侧耳细听,发现草丛中传出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康国华还没开口回答,儿子便拨开杂草循声追去,刚跑出去几步突然刹住了脚,然后便呆呆地望着草丛,像丢了魂一样。康国华见状赶紧跟了上去,远远地便看见了一条浑身布满黄黑花纹,长约2米,小胳膊粗细的蛇,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儿子,蜷缩的身体像一个正在蓄力的弹簧,还不断吐出信子。当时正值初秋,夏季的余温尚未褪去。从未见过蛇的康国华身体仿佛被一股阴寒之气所包裹,阳光都无法刺入分毫。他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喊出了一声“快跑!”处于惊恐之中的儿子被唤了回来,刚有所动作,大蛇便张开大口向着小腿扑了上去。见儿子被咬,康国华身体里涌上一股热气,举着镰刀便冲了过去。蛇似乎感受到怒气,迅速钻进草丛,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康国华吓退蛇之后,抱着儿子跑回村里的卫生所。好在大夫告知是无毒蛇,孩子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康国华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了地。小康打草惊蛇的事情很快就成了“无蛇村”饭后茶余的谈资。毕竟此事在此地发生的概率,比中五百万还低。然而,村民们万万没想到“无蛇村闹蛇”的序幕刚刚被揭开。后面的事情让有着几十年蛇类经验的专家都大跌眼镜。“无蛇村”竟闹起蛇灾小康被咬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村民康家秀在地里干完农活,回家一推开门浑身汗毛瞬间炸起。一条头呈三角的大蛇正趴在院墙下幽幽地吐着信子,阳光晒落在红黑相间的蛇身上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康家秀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一条蛇!”毕竟是自己家,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心一狠便抄起门边上的铁锹快步走了过去。大蛇感知到地面的震动,在铁锹拍下来之前便投入了墙洞的黑暗之中。之后无论康家秀如何敲击墙面,大蛇都没有再出现。接下来几天,事情变得更加诡异。一批批蛇像是朝拜一样,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涌向村庄,似乎村子里有某种东西吸引着它们。人蛇冲突不断升温,仅仅一个星期就有数十个村民被蛇攻击,有些发生在村里,有些发生在村外上山的路上,简直就像一场蛇灾。一个几十年来从未出现过蛇的村庄,竟然闹起了蛇灾,这太不正常了。联想到小康遇蛇事件,有些思想保守的村民认为是父子俩激怒了大蛇,引来了群蛇的报复。康国华很憋屈:儿子被咬,自己只是拿着镰刀冲过去,一下都没看到,谈何报复?还有人猜测是不是有人养蛇?村民挨家挨户排查,查了个寂寞。这地方就那么大,全村不到千人,平时也没有外人,要是谁家养蛇很快就会人尽皆知。更不用说,这里不适合蛇类生长。退一万步讲,真有养蛇的,谁又会大规模放生呢?更诡异的是,很多蛇不怕人,白天就在村里肆无忌惮地穿行。村里组织的“赶蛇队”还发现蛇越赶越多,家禽也不断丢失。一些孩童和女人晚上连觉都不敢睡时,生怕蛇在夜里跑到床上。面对赶也赶不走的蛇,村民又提出新观点:动物异动会不会预示着地震或者不干净的东西?当然,从科学的角度看,这些都是无稽之谈。由于全村都被蛇灾和胡乱猜测搞得疲惫不堪、人心惶惶,大家便决定将此事向上汇报,可结果另一件怪事发生了。集体消失不久后,山西农业大学动物学院的宋晶博士和地质专家徐朝雷便带领调查组来调查。诡异的是在调查组到达横坡村的前几天,村里的蛇似乎商量好一样,一夜间集体蒸发了,村里村外连一条落单的都找不到。调查组最初认为或许是村民从未见过蛇,忽然出现了几条蛇,大家传来传去就成了蛇灾。没想到会引来了调查组,怕事情闹大,便说蛇集体消失了。大人或许会“串好词”,但孩童为什么也能将遇蛇的画面描绘地“栩栩如生”? 村民们身上清晰可见的咬痕又该作何解释?调查组调查了几天却一无所获,便准备打道回府,村民却拦着调查组不让走。他们希望把事情弄清楚,怕蛇又回来。调查组决定对村子周边环境进行综合性调查,这一查直接颠覆大家原本对“无蛇村”的认知。非常矛盾横坡村所处位置非常独特:(1)地处太岳山的阴坡,阴凉湿润。(2)村子周围最高的山是孟山,这座山上存在大量泉眼,地下水不断泉眼涌出,形成众多溪流,最后汇聚至山脚,形成一个面积不小的湖泊湿地。(3)村子所在山体存在大量砂岩和页岩,岩缝间非常适合小动物隐匿。简单来说就是山清水秀,环境湿润,大量天然的洞穴很适合蛇类以及蛇类的猎物生存。按照这个思路,调查组便在湖边湿地搜索了一阵,结果真的发现了一条红黑相间的赤链蛇幼蛇。赤链蛇以两栖动物和鱼类为食,与湿地生态吻合。专家告知村民,颜色看起来妖艳,但毒性非常弱,被归纳为无毒蛇。很多村民表示,村里闹蛇的时候见过这种蛇,但在这以前从未见过。这太矛盾了,明明适合蛇类生存,村民几十年来却没见过蛇!调查组还在犯愁的时候,一位村民带来了一个重磅消息:“蛇都找到了,但全死了!”集体“自杀”孟山一处乱石坡上,密密麻麻全是死蛇, 大约有百余条。这些蛇尸体蜷曲的样子给人一种用力过猛的感觉,似乎在死前十分痛苦,导致身体扭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经专家分析,这些蛇死亡时间差不多,有大有小,显然不是自然衰亡。很快村民又在其他石头堆与水渠里,陆续发现了一批批死蛇,同样是集体死亡。经调查组检查,大多数蛇的表面没有伤痕,表皮下也不存在寄生虫,解剖后内脏没有出血情况,血液的颜色正常。换句话说,蛇没有受到任何外力袭击,也没有出现严重疾病,只是无缘无故,像是约好一样,同一地点,同一时间,集体暴毙。除了“自杀”,真想不出有什么合理的解释。研究尸体无果,调查组决定抓一些活的进行检测,结果专家都震惊了!违背自然法则的举动在蛇鼠实验中,横坡村后山湿地抓到的蛇竟然对眼前瑟瑟发抖的小白鼠无动于衷。不久后,小白鼠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在蛇的身上乱窜,有些老鼠甚至疯狂啃食蛇。蛇不但没有还击,反而不断颤栗,很快便被啃得伤痕累累。这下所有人都蒙了,天敌竟然被猎物啃得瑟瑟发抖,这完全违背了自然规律。专家:生态变好了专家认为还是需要在环境中寻找答案,这次查找范围要扩大,包括横坡村的历史环境。环保部的资料显示,从70年代开始,这里有很多个人私自开发的煤窑。在挖煤的过程中,地下水被抽空,山林也遭到了严重地破坏。横坡村周边湿润的环境离不开地下水,还有植物吸水、固水、蒸腾作用。当这两者被破坏,湿润的环境便没有了,生产者(植物)也没有了,食物链便崩塌了。动物要么死亡,要么迁徙。最近几十年来,横坡村根本就不是“无蛇”,而是绝大多数野生动物都跑没了。随着我们开始保护绿水青山,所有小煤窑都关停了。地下水,溪流,湖泊逐渐恢复,村子附近也重新栽起了树。部分山林恢复了生机,小动物们便又回来了。不过,“生态环境变好”只能解释蛇的来源,解释不了蛇集体进村,集体消失,集体死亡,违背天性的现象。随着环境调查范围的扩大,一切的答案终于被找到了。地下的东西在作祟有一天,调查组驱车来到了山的另一面,发现公路边有些地方不断向外冒烟,打开车窗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专家下车查看,刚走近便感到一股热浪袭来,低头望去便感觉“所有的阴云”都消散了。原来是岩层中的煤在燃烧。地表的煤层燃烧在山西很常见,这是煤被氧化后产生的自然现象。在这个过程中会释放出煤层气,其中一些成分跟家里面的天然气(甲烷)、煤气(一氧化碳)差不多,而刺鼻性气味是因为有硫的存在。总之煤层气是一种带有刺激性气味的有毒气体。点击播放 GIF 0.0M山的南面向阳气温更高,空气更干燥,很容易出现煤层自燃。当煤层气顺着山体内的缝隙流动,山体内蛇类的栖息地就成了毒气室。这解决了两个问题:(1)栖息在缝隙中的蛇发现毒气袭来纷纷外逃,一部分蛇跑了出来,但中毒已深,便集体死在了洞口附近的乱石堆中。(2)抵抗力较强的蛇类,由于毒气入体,身体出现了人类难以察觉的问题,实验中才出现了“鼠啃蛇”的情形。例如:蛇对外界的感知主要依靠嗅觉,它们的嗅觉是人类的100倍。如果刺激性气味摄入过多,导致嗅觉失灵,蛇就可能变成“瞎子”。最终答案集体进村又出村则跟蛇习性和气温有关。(1)集体进村蛇是一种“变温动物”,体温会随环境的变化而变化。为了熬过寒冷的冬天,蛇需要寻找温暖的洞穴进行冬眠。当气温逐渐下降,感知到秋意的蛇会开始疯狂觅食,为冬眠养好膘。当气温下探到10-15度,蛇由于身体太凉,身体机能直线下降,已经无力捕食,它们会逐渐进入冬眠。初秋,蛇处于疯狂囤积脂肪的阶段,此刻的蛇格外地凶。由于山里生机近几年刚刚恢复一部分,小动物不足以满足刚刚搬迁至此的第一批蛇类。于是,这些蛇只能选择进入植被更茂密的横坡村附近捕食猎物。此外,村子里有农作物,还囤积了大量谷物。地里与谷仓有大量的两栖动物与老鼠,这些都是蛇的猎物。为了养膘过冬就出现了群蛇进村的场景。(2)集体出村,暴毙横山村地处阴坡,初秋时,秋意会更浓且来得更快。特别是在夜间,很容易击穿蛇类冬眠的临界气温。随着7月气温下探,蛇便在一夜之间集体出村,奔向那个温暖而又致命的“安乐窝”。有些人可能听说过,亚马逊雨林中的蛇几乎不冬眠,因为那里终年高温湿润。在类似的环境中,蛇类身体的机能可以一直维持在较高的水平,生长速率也更快。因此,体型较大的蛇都在热带地区。如果明白了这层含义,你会发现其实北方也可以出蟒蛇,只要有一个温度长期恒定在20-35度的环境。例如:北方很多人会在家里养的蟒蛇,暖气一开根本不需要冬眠。对于横坡村的蛇来说,被自燃煤层烘烤下的山体空隙非常具有诱惑力。于是,寒意袭来,进村的蛇便在同一时间段纷纷离村,涌入了随时会窜出毒气的空隙,最后出现集体死亡事件。(完)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