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为土木堡翻案(二)

上一期讲到了英宗出发前发生的一些事,这期我们来继续为土木堡翻案,看看还有哪些细节可以用来佐证。土木堡,英宗巡边的随行人员,如果看英宗实录的话,文官和武将差不多少。因为出行的那张名单像督察御史和六科给事中这种级别的,连名字都没记。而阵亡的名单,因为武将有爵位所以要写在前面。这样就给人一种武将损失惨重的感觉,但实际的情况正好相反,文官的伤亡要远超武将。土木堡阵亡名单有名有姓的一共是六十多位,其中武将是十四人,文官是四十八人,这还没算一些级别太低的。所以英宗巡边还是以文官为主,而且比例最大的就是监察御史,瞧这个配置,明显就是一个标准的检查组。七月十六,英宗在五军营、神机营、三千营挑选出五万骑兵,每三个人配备一头毛驴,然后带着一个月的干粮和武器辎重就出发了。没有后勤。英宗从北京到宣府、大同走了一个往返只用了不到一个月,而国榷记载的那五十万吏卒私属,首先两天之内他张罗不出来,就即便他有,也跟不上。英宗巡边主要检查的除了宣府、大同还有就是沿途的卫所,这个朱棣在永乐七年十月为了北伐的需要,在居庸关以北沿途设置了很多粮仓,这都是英宗重点检查的对象,要不然英宗不会把户部侍郎和兵部侍郎都带着。七月二十三,巡边的队伍刚过居庸关,大臣上了一道奏章,“请驻跸”,就是住一天再走,然后到宣府又上了一道奏章,还是要住几天,史书中写的是王振耍流氓,不让住,催着大家赶路。这其实是英宗的意思,因为一共也没出来几天,老住什么?其实大臣们就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好让前面做好准备,迎接检查,就是这点心思。七月二十四,队伍从宣府出发有一个小插曲,史书记载是兵部尚书邝野和户部尚书王佐,因为先于大部队出发,被王振处罚,在草地跪到天黑。这就不是王振能干出来的,他一个太监让尚书这个级别的下跪,开什么玩笑。这肯定是英宗干的,史书里王振好多的事其实都是英宗授意的,只不过文官写史书的时候不敢写英宗,就找了王振背锅。我们想想英宗为什么让两位尚书下跪,英宗出来查的就是兵部和户部,你们两个尚书,又不是前锋的武将,早于大部队跑出去是什么意思?那不就是去通风报信吗。八月初一,英宗到达宣府。见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就是大同的镇守太监 郭敬,此人是四朝元老,朱棣朝的时候就开始混了,是英宗非常信任的一个人,前文讲的大同总兵宋瑛和朱冕阵亡时,郭敬也在场,但是他侥幸跑回来了,英宗见到郭敬,这就了解到真相了,这两位将军是被自己人偷袭干掉的,这是兵变了,所以在大同 英宗一天都没有逗留,马上就开始回返。偷袭大同总兵宋瑛的部队,我猜测是宣府都督杨洪派来的,具体怎么操作的我们下期讲。当英宗决定往回返的时候,大同的参将郭登提了一个意见,说你们回去的时候走紫荆关不要走宣府,这是一个标准的馊主意。紫荆关那条路特别背,而且中间没有可以补给的卫所,英宗巡边他没有带后勤,就不能走那条路,郭登提议走紫荆关,就是因为那条路上有埋伏。郭登是武定侯郭英的后人,但是他没有爵位,土木堡之后他从一个参将直接提为了大同总兵,还封定襄伯,而英宗任命的大同总兵广宁伯刘安,还有监军太监郭敬,两个人被下狱,差点论死。这说明什么 郭登本人就是土木堡兵变的参与者,其实土木堡之变幕后都有社会,其实也好找,就是英宗出事之后,谁提升得最快,收益最大就是社会,首先就是京城的于谦,他从兵部侍郎直接变成了摄政王一样的存在,于谦不是内阁首辅,他甚至连内阁都没进,但是他能号令内阁,然后是大同的石亨他从一个参将直接封武清侯,然后景泰年间掌管京落,然后宣府方向是都督杨洪封昌平侯,辽东方向是指挥使范广升到左都督,这就发现了,从京城到边镇每个点都有人。这几个人在北京保卫战中表现的最积极,然后在英宗复位后死的也是最快。石亨在英宗复位以后没有立马出事的原因是当时他手里有兵权,三年之后一样满门抄斩一个不剩。其实这些人在六月份就已经开始谋划了,而且涉及的人太多,他瞒不住 漏了,英宗实录记载了一个事儿,七月初,英宗还没决定巡边的时候,翰林院侍讲徐有贞就跟他的朋友刘溥说:京城要出事,抓紧跑。然后徐有贞让自己的老婆孩子回南方老家了。史书说徐有贞是看天象看出来的,这种理由听见都肝疼,天象怎么能看出来兵变,他就是提前知道信儿了。但是你想一个翰林侍讲都能知道,那朝廷里基本就都知道了,锦衣卫可不是吃干饭的,英宗他也知道,所以在巡边的时候把有可能参与兵变的人都带在了身边包括户部尚书、兵部尚书、内阁首辅,肝还有武将那些勋贵,英宗以为这个阵容肯定是万无一失,但他就没想到这帮人已经下了狠心了,只差在哪动手的问题了……更新中 不喜勿喷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