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老汉路过北京,开国上将请他去博物馆,儿女才知老父不简单

1995年,在广东韶关有一位退休老汉要回山西老家省亲,这是他解放后第一次回乡,他已经74岁了,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回乡了。从广东到山西有好多条路线,但是他却坚定地选择绕远地一条路,那就是从北京转车回山西。家人们担心老汉的身体经不住,纷纷劝说,老汉却坚定地说:“我不但要经过北京,还要在那里住上几天,到首都各处去转转。”家人都知道老人年轻的时候就是八路军,打过鬼子,平时总跟儿女说自己当年在战场多么厉害,使用一架迫击炮,干翻多少个小鬼子!每当老人说到动情处,早就忍俊不禁地儿女们还以为老父亲在吹嘘,就说:“那你咋没混个将军啥的军衔?”老汉知道儿女是在打趣他,于是愤恨地说:“你以为将军那么好当的,但是我的老首长可都在北京当大官呢!”在从广东出发前,老汉还神秘兮兮地背着儿女打了几个电话,儿女们看着老父亲奇怪的举动,都感觉好笑。等到老汉一家在北京站下了车,就见到出站口有一位穿着一身军装的人举着“李二喜”三个字的牌子,老汉过去说:“我就是李二喜!”那个举牌子的年轻军官听说后,当即兴奋地说:“您就是神炮手李老英雄?”老汉点点头说:“我就是,不知您是哪位?”那名年轻军官说:“我是杨成武将军的秘书,杨将军听说您来了北京,特地留出时间想和您叙叙旧,但是因为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就让我来接您!”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杨成武将军,在其戎马一生的经历中,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在1955年开国授勋时,被授予上将军衔。老汉的儿女们有些吃惊,原来自己的父亲真的是抗战英雄,他平时说的话都是真的?到了北京,还有开国上将要找他叙旧?杨成武将军这位李二喜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能让开国上将如此挂念?李二喜,1921年出生于山西省灵丘县的一个贫苦农户家中,上面有一个哥哥,父母图个吉利,就叫他李二喜。晚年的李二喜回忆起自己的前半生,总要骄傲地说一句,自己是和党同一年出生的,却鲜少提及童年的艰辛,他不说,我们也不难猜测,成长在军阀混战,那段堪称旧中国最混乱、最黑暗的时光里,必然是饱经苦难。父母都早早地离开了人世,唯一的哥哥也去当兵远走他乡,13岁的李二喜独自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过活。虽然父母在世时,李二喜就像成人一样干着繁重的活计,可他毕竟只有13岁,一个人生活必定是充满了心酸苦涩,那时候半大孩子最普遍的营生就是给地主富户家放牛放羊,李二喜也是如此,十来岁就做起了牧童。尽管生活如此艰辛,李二喜并没有因此自暴自弃地混日子,反倒自学成才、琢磨透了一门生存的好手艺。不似其他孩子一边放牧一边玩耍偷懒、得过且过,李二喜在放牧的时候,一直留心观察牛羊的情况,谁家的牲口养的壮,他就学人家是怎么打得草料,如何喂养的。遇上兽医给牲口瞧病,他总要在旁边观摩,平日里他也喜欢琢磨,久而久之,李二喜不但养牲口养得膘肥体壮,谁家牲口病了,他还能给看病,治愈率还挺高,乡亲们都称赞的说着:“这个娃娃比老兽医还灵哩!”抗日战争爆发后,李二喜所在的小村庄附近也驻扎了一支八路军抗日武装,李二喜没事就去部队跟前晃悠,也混了个脸熟。当时正赶上八路军购置战马,李二喜得知后自告奋勇,愿意为八路军做事,而且对于附近的马市行情,养马的老乡他都熟悉。在李二喜的帮助下,部队在很短时间内就买到了价格划算的优质战马,李二喜和八路军的同志们也熟络起来了。八路军的战马生病了,都会叫李二喜帮着治病,没活的时候,李二喜也会到八路军那里坐坐,听战士们讲讲战场上的故事。其实李二喜最初接触八路军是有一个小心思的,他是想着通过八路军的,打听打听自己哥哥的下落,可一段时日的相处,他发现这支部队和他从前见过的那些欺压百姓、巧取豪夺的军队不一样,他们军纪严明,对百姓分毫不取,是真正的抗日勇士,因此自己也萌生了参军的想法。不久,李二喜就成了八路军的一员,他的首长就是杨成武,入伍之后,因为他擅长养马,就负责喂养部队的战马。刚开始的时候干得得心应手,但是喂了一段时间,李二喜看着战友们扛枪擦炮,自己的心也活泛了,几次向部队领导申请要去一线战场,真刀真枪的杀敌。可首长却舍不得他这个优秀的马夫,因此就说:“队伍里数你养马养得好,你走了,战马怎么办?”“革命嘛,大家分工不同,养好马就是你的战场”“你年纪还小,真想上阵杀敌,也等几年再说嘛!”李二喜想想也是,自己没练过开枪拼刺刀,上战场也未必能杀敌,但是把战马养好了,就能帮助战场上的战友打胜仗,自己的岗位还是很重要的,还是安心养马吧!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有一日,李二喜看见战友们推着推车,费劲巴力地往部队驻扎的院子里运着几个“稀罕物件”。听到战友们介绍,李二喜才知道这些大家伙叫做迫击炮,是平型关战役中,杨成武率领的独立团缴获的战利品,这些铁疙瘩,打起炮弹来,威力大得很,我们的同志没少吃它的亏。首长下令把这些家伙运回来,就是要学会使用它们,尽快筹建我们自己的炮兵连,不要在战场上只有被轰的份儿,也要让敌人尝尝炮击的滋味。李二喜扒开人群,也挤进去看热闹,看着看着,李二喜就像着魔了一般,稀罕上了这些大家伙。当时杨成武的队伍里,没有专业的炮兵,所以缴获的这几门迫击炮就闲置在了院子里,李二喜得空去跑到院子里摆弄这些炮,后来索性连马都不遛了,成天泡在院子里研究。不久之后,这些像外来物一样的迫击炮在李二喜手里,就能被轻松拆解并重组。同志们都对李二喜的心灵手巧称赞不已。存放迫击炮的院子正对着杨成武的住处,李二喜每天去研究迫击炮,杨成武都看得一清二楚。杨成武欣喜于李二喜这方面的天赋异禀,在炮兵连有了眉目的时候,就让他去了炮兵连。李二喜兴高采烈地成了炮兵,可是炮兵连建立之初,懂炮的人不多,且涉猎得很浅,李二喜只学到了基本的射击知识,剩下的只能靠自己实践出真知了。不过这并没有难倒李二喜,他是个很善于专研的人,当初自学兽医是如此,当炮兵亦是如此。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战友们经常看见李二喜在烈日下一动不动地盯着一个地方看,眼泪下来了也不眨眼睛。天天抱着炮管子,转来转去,一遍遍模拟炮弹射出去的路线,用脚丈量距离,用拇指测算角度,寻求射击目标的最佳方案。那时候弹药相当紧俏,根本不可能荷枪实弹的练习,李二喜愣是靠着这些土办法,练眼力、找手感,快速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主攻炮手。更难得的是,老式迫击炮准心很差,一般只用于火力压制,而李二喜却靠着精湛的技术,让迫击炮成为了精准打击、杀敌制胜的终极大招。在李二喜的革命生涯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就是击毙了日本“名将之花”的中将司令官阿部规秀。(阿部规秀是在死前晋升为中将,不是死后追封的,谢谢)1939年10月中旬其,日军开始对我晋察冀根据地发起所谓的“铁壁合围”大扫荡,带队的就是阿部规秀。1939年11月3日,我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杨成武部队在河北雁宿崖设伏歼灭了日军500余人,沉重的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第一军分区司令杨成武,料定刚刚晋升为中将的阿部规秀,吃了这么大的亏之后,肯定是气急败坏,很快就会进行报复。聂荣臻等领导干部计划着利用阿部规秀急于报复的心理,集中兵力于黄土岭一带,设下埋伏,力图全歼日军,让他们有去无回。果然不出所料,日军在第二天就开始集结兵力,意图反扑。11月6日,阿部规秀亲自带兵深入黄土岭地区,狡猾的日军当天晚上就发现苗头不对,恐有埋伏,于是在7日早上便开拔,向上庄子、寨头方向挺进,准备绕路返回涞源城,却不料已经走进了我军的包围圈。11月7日下午,我军开始收网,从三面包抄敌人,激战一个多小时后,阿部规秀带来的部队已经死伤过半,不过阿部规秀本人却始终没有露头。这次击毙阿部规秀的机会千载难逢,杨成武下令,要尽快找到日军的指挥部,端了它!11日7日下午4时,团长陈正湘拿着望远镜观察时,发现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包上,有日本军官也拿着望远镜朝我军阵地方向瞭望。在离他们不远处,还有一座戒备森严的独立院落,外围有日军站岗,期间还有一些带着佩刀的日本军官进进出出。显而易见,这个独立院落就是日军的临时指挥部,陈正湘当即命令炮兵连支援,端了敌人的指挥部。李二喜和战友们接到命令后,火速上山支援,但是时间匆忙,他们只来得及扛上来一门迫击炮,且只有四发炮弹。战场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不能再等了,李二喜作为最优秀的主攻小炮手,不得不独自扛下了端掉敌人指挥部的重任。首长和战友们都替李二喜捏了一把汗,这可直接决定了战场的成败。李二喜倒是表现得很镇定,他目测了院子与炮点的直线距离,不到1000米,在迫击炮的射程之内,角度也不刁钻,他有信心可以命中。但新的问题来了,李二喜经过仔细观察,发现独立院落的东屋里似乎有人,可能是被日军关押的老百姓。他向团长汇报了这个情况,陈正湘团长当即指示到:“决不能伤及无辜,我们就是为了保护百姓才打小日本的,要是因为打日军伤了百姓,岂不是本末倒置?”东西屋离得太近了,可是敌人的老巢就在眼前,也不能不打,该怎么办?陈正湘犯了难。这时,李二喜站出来,坚定地对陈正湘说:“团长,我能行,让我打吧!”陈正湘思考了片刻,还是同意了李二喜的请求,因为他相信李二喜的射击水平。李二喜迅速调整迫击炮的位置高度,开始试射,砰,一颗炮弹在屋后炸开了花。还没等团长再下令,李二喜立即调整位置角度,砰、砰、,砰,连着三颗炮弹,都打在了小院的西屋里。李二喜还想再打,可惜没有炮弹了。陈团长拿着望远镜一看,已经成功炸毁了敌人所在的西屋,还有些敌人惊慌失措地从后门逃窜,当即带着步兵下去追击那些残兵败寇。李二喜后来曾和朋友讲起开炮经过,提到后面三炮没等首长下令就开炮了,朋友问他“这样擅自开炮,不违反纪律吗?不怕处分啊?”。李二喜还激动地说:“还管什么处分啊,先炸死狗儿的再说!”成功拿下敌人指挥部后,我军救出了被关在东屋的陈老汉一家,神奇的是,据陈老汉讲述,他们一家听到枪炮声蜷缩在炕上,眼看着一个军官带着一群兵冲了出来,就在陈老汉屋子的门口,一颗炮弹落下,那个军官被弹片打伤了,陈老汉一家却毫发无损,对八路军的发炮技术是连连称奇。这场仗打得叫一个漂亮,战友们纷纷对李二喜这个小同志竖起来大拇指。那时他们还不知道,李二喜这4发子弹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直到11月21日,日本《朝日新闻》用通栏标题哀鸣“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文章连续登了三天,还说“自从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将官这样的牺牲是没有前例的。”随后日本陆军省也发布了阿部规秀战死的详细过程“飞来迫击炮弹,在距中将数步的地方爆炸,碎片打中中将的左腹和两腿等处,中了致命伤,三个小时后身亡。”直到这时,我军才知道原来陈老汉提到的那个被炮弹炸伤的军官是阿部规秀啊!要知道,阿部规秀是整个抗日战争中,被我军击毙的职务最高的日军将领,所以称“李二喜的这四颗炮弹,在抗日战争的青史上留下辉煌一笔”毫不为过。部队为这场胜仗开了庆功会,会上,杨成武传达了毛主席从延安发来的电报精神,表彰炮手李二喜的突出功劳。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亲自出席了庆功会,特意接见了李二喜,还送给了他一把手枪,以示嘉奖。会后合影留念时,负责照相的同志,送给李二喜一张他的照片,还在背面写了“神炮手李二喜”,此后“神炮手李二喜”名号在部队里传开了。李二喜在炮兵连里呆了14年,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直到1952年响应国家号召转业到了韶关工作,才离开了他最爱的迫击炮。这门见证历史的迫击炮,后来被收藏到了军事博物馆,李二喜转业后,也时常想念自己的“老伙计”。1995年,李二喜到北京之前,给自己的几位战友通了电话,却被杨成武知道了,因此安排自己的秘书去接见李二喜,并交待秘书一定要带李二喜去一趟军事博物馆,去见见他的“老伙计”。到了军事博物馆后,李二喜才看到自己曾经那门炮击炮已经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并被放在防弹玻璃柜子里,供人参观。李二喜原本打算就是看看这门迫击炮,可是军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却打开了柜子,让李二喜亲自擦炮。在部队的时候,为防止枪炮生锈,每天都要擦拭的,久而久之,战士都会和自己的武器产生感情,杨成武知道李二喜的心思,因此特地签发了这个特殊的命令,让李二喜时隔多年,再去擦一次炮。随行的工作人员,了解到眼前的老人就是当年缔造神话的神炮手,激动不已,问他:“李老,你有过这么英勇的事迹,做出这么大贡献,为什么从不接受采访,隐姓埋名的活着呢?”李二喜说:“我只不过是做了分内的事罢了,不值得宣扬。”离开了军博馆,李二喜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祭拜已逝的双亲,对于当地机关的演讲邀请,李二喜都婉拒了,他说:“一想到我这个穷苦的孤儿,能被大家认可为‘神炮手’,为党为国为人民做点成绩,我就觉得这些都应该归功于党和毛主席的教导。”“我只是做了分内的事,我那些牺牲了的战友才是最值得歌颂的人,他们在战场上献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我们世世代代都要永远铭记他们的功绩。”回到韶关之后,李二喜依旧如从前般低调的生活,只有和亲密的战友聊天时,才会讲起在炮兵连那些年的事情。他孙子李毅后来接受采访时说过,在1995年参观军博馆之前,他们家人根本不知道爷爷击毙了阿部规秀,在那之后,他也不怎么提起这件事,也不准家里人出去说。直到2005年,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韶关有关媒体发表了一篇名为《击毙“名将之花”的老英雄就在韶关》的文章,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李二喜的“神炮手”身份重现于大众视野。很多媒体纷纷上门采访,都被李二喜拒绝了,当年组织主张对外保密身份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防止日本间谍对其进行暗杀活动。后来是李二喜自己根本不想提了,他一直觉得这只是分内的事情,不值得宣扬,真要宣传革命精神,也应该为牺牲在战场上的烈士们写书立传。2010年,89岁的李二喜老人与世长辞。在他最后的那段时光里,他还对身边人念叨着“不忘艰苦抗战岁月,盼望世界永享和平”。“神炮手”李二喜的前半生在战场上拼命,后半生在岗位上默默奉献,不计回报,一辈子都交给了国家和人民,正是有千千万万个李二喜这样的革命先辈,中国才能驱赶外敌,发展振兴,我们才能有今日之幸福安稳的生活。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