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游餐饮业疲软叠加原料涨价冲击 调味品企业靠涨价改善业绩能否持续?

“2021年底,调味品行业普遍性涨价,目前价格传导基本已完成,但提价幅度不足以覆盖成本上行。”调味品行业资深专家陈小龙在今年5月举行的2022年华创证券中期策略会食品饮料分论坛上表示。  陈小龙还判断,目前,调味品行业的成本尚处高位,且预计年内难以缓解,不排除部分企业年内再次提价可能性。  不过,疫情下餐饮业疲软,调味品需求也整体承压,加之金龙鱼、鲁花等粮油巨头入局调味品行业,行业竞争明显加剧。需求收缩、竞争加剧下,涨价是拯救“羸弱”业绩的灵丹妙药还是效果反之的“毒药”?  成本上升+需求受限影响行业   “目前,调味品成本尚处高位,且短期无下降趋势,大概率持续到明年。”陈小龙称。  自2020年以来,调味品的原料大豆、豆粕等普遍出现了较大价格涨幅。  以豆粕为例,数据显示,2020年初时,国内豆粕的现货价不到3000元/吨,而到了2021年初时,价格已经上涨至4200元/吨,今年3月底,豆粕的现货价已经上涨至5200元/吨,目前豆粕的价格仍在4300元/吨的高位。下游餐饮业疲软叠加原料涨价冲击 调味品企业靠涨价改善业绩能否持续?插图  一方面是成本高企,另一方面是疫情对行业造成的影响。实际上,餐饮一直是调味品的核心消费场景,餐饮渠道对调味品销售影响很大。  长江证券此前研报显示,在不受疫情影响的年份,餐饮端在调味品的销售占比可达约50%,而这部分销售,无疑在过去2年疫情下受到持续的压制;家庭端则仅占约30%;剩余约20%在工业端,主要为食品深加工。  成本上涨叠加市场需求疲软,2021年A股13家调味品上市公司中有9家公司净利润都出现下滑,占比约7成。其中,加加食品、恒顺醋业、中炬高新等龙头,去年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约145%、62%和16.6%。  调味品企业盈利能力普遍承压   今年一季度,国内调味品上市公司的业绩整体依然没有太大的改善,绝大多数公司业绩都出现了下滑。  其中,佳隆股份、加加食品、安记食品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171.03%、97.8%和78.52%。  即使是业绩表现较好的是千禾味业,哪怕去年归母净利润增长约7.58%;今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增长超过38%,但也没有逃过毛利率下滑的局面。  2020年,千禾味业的毛利率为43.85%,较2019年的46.21%下降约2.36个百分点;2021年,其毛利率又降为40.38%,2022年第一季度毛利率甚至下探至34.98%。  目前来看,2022年以来,调味品企业经营压力并不比2021年小,疫情反复下餐饮端恢复不及预期,原材料价格仍处高位,盈利端受到挤压。两头挤压下,涨价能成为调味品企业的出路吗?  以加加食品为例,去年11月为应对成本上涨压力,公司针对调味品进行了提价,幅度在3%~7%不等,总体平均调价幅度在5%左右。然而,去年和今年一季度,加加食品的业绩依然下滑严重。  相比之下,去年千禾味业的产品平均售价还有所下降。2021年其酱油平均售价由2020年的5205.92元/吨,下调至4485.01元/吨;食醋平均售价由2020年的3542.78元/吨,下调至3433.84元/吨。降价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销售,从而使得千禾味业业绩整体上好于行业水平。  另一方面,随着金龙鱼、鲁花等粮油巨头入局调味品行业,行业竞争更加激烈。而一旦涨价不被下游接受,又是否会导致市场份额被竞争对手所得呢?  实际上,根据西部证券近日研报,粮油企业入局调味品行业后,促销资源争夺更为激烈,导致传统调味品企业业绩被分流。在渠道方面,粮油龙头布局密集的销售渠道,能与调味品形成充分的协同。  “一方面,粮油产品建立的商超和流通均可供调味品单品使用,另一方面,调味品也可用买赠、满减等手段与粮油产品进行捆绑销售,挤压原调味品企业份额。”西部证券研报显示,根据渠道调研,2021年初,鲁花、太太乐、金龙鱼合计在华东商超市场占有率为 5.7%,至2021年年底鲁花市占率已经接近5%,太太乐市占率超过3%,几乎实现翻倍增长。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