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猴难求” 多家龙头药企大量囤实验室猴?部分单只猴身价高达16万元

K图 603127_0  6月10日,一则“多家龙头药企疯狂囤猴”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引发医药行业大量讨论。根据昭衍新药6月6日发布公告指出,其将2万只实验猴划归至名下。而在医药CRO企业中,还有多家公司也在大量囤积实验猴。   目前,我国的实验猴主要有食蟹猴与恒河猴两种。在疫情期间,实验猴进口及培育受到一定影响,且随着大分子生物药的快速发展,导致医药行业中出现“一猴难求”的现象。   实验猴紧缺加剧   在医学领域,新药实验、疫苗开发等都需要实验动物。然而,实验动物的研发、养殖等过程复杂繁琐且周期长。例如,食蟹猴的怀孕期为6个月-7个月,每胎只能产1仔。幼崽需要母乳喂养一年,约4岁才能性成熟。   市场方面,近年来实验猴价格频繁上涨,根据昭衍新药的招股书数据显示,食蟹猴在2014年的价格仅为单只6567元。   2018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食蟹猴采购项目的采购需求显示,研究院计划采购150只食蟹猴,预算金额为210万元,平均每只食蟹猴的价格为1.4万元;2021年,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的食蟹猴采购需求为200只,预算金额与最高限价均为1410万元,平均每只食蟹猴的价格为7.05万元;2022年2月,该研究院拟采购实验用食蟹猴30只,预算金额为366万元,平均每只食蟹猴的价格超12万元。   行业人士指出,目前部分食蟹猴的市价已经达到16万元。   对此,上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当前实验猴市场需求大于供给,属于卖方市场,定价权在卖家手中。对于实验猴的价格高低,企业会自行衡量。而且目前来看,国内已有多家医药CRO企业在布局实验猴培育领域。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昭衍新药于4月28日发布公告称,拟以9.75亿元收购广西玮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以8.3亿元收购云南英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两笔交易合计金额超过18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两家公司为实验动物供应商,其供应的实验动物就包括医药研发过程中所需的食蟹猴和恒河猴。   上述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CRO公司而言,囤积实验猴资源一方面可以有效控制企业的新药实验成本。另一方面,在业内多家龙头公司囤积实验猴的情况下,企业会构建起更加完整的供应链体系,抗风险能力得到强化,也有助于企业构建竞争壁垒。   对此,中国科学院西南多样性中心助研李雷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国内实验猴整体缺乏的情况早在多年前就已出现,虽然近两年疫情原因导致实验猴进口比较麻烦,相关培育也受到了影响,但我认为,实验猴价格暴涨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来自CRO药企大量囤积实验猴所致。”   李雷表示,对于医药企业而言,一项实验中的用猴数量通常在几十只左右,而上述企业囤积实验猴的数量通常是数以万计,这必然会导致市场供应缺乏,实验猴价格上涨。   不可替代性强   对于当前实验猴缺乏的情况,李雷表示,实验猴的缺乏对医药公司的影响在于拖慢了药物的研发进程。因为根据我国在2001年颁布的《中国实验动物质量国家标准》(以下简称:《国家标准》)指出,所有新药的研发和疾病的诊断、治疗方法的确立与改进等,都必须在非人灵长类动物身上获得可靠结论后,才能进入临床研究。   换句话说,没有在实验猴身上所做的实验数据,相关药物研究无法进入下一阶段,赋予了实验猴不可替代的属性,这也是当前实验猴价格暴涨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从医药研发本身看,据国金证券研报指出,ELSEVIER在2019年发布的研究中显示,在一项针对39个单克隆抗体药物在实验动物中产生交叉反应的实验显示,食蟹猴与狨猴的交叉反应最高,分别达到82%和67%,其他实验动物交叉反应结果均在20%以下,显著低于非灵长类动物的交叉反应结果。所以,实验猴作为非人灵长类动物在生物大分子候选药物的临床前研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对于实验猴售价高企的情况,记者致电从事实验猴培育的湖北天勤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拒绝接受采访。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