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料涨得比肉快:喂一头猪要花2400元 散养户哭了猪企亏了

生猪养殖户林北(化名)又遇上头疼事了。   5月底,大北农(002385.SZ)代理经销商告诉林北,一包80斤的猪饲料要涨5块钱。林北算了算,这样一来1吨饲料就要涨125块。这对于本来养猪生意利润就很低的养殖户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猪饲料的涨价潮并不是突然袭来。据媒体报道,端午节前,已有部分地区饲料厂宣布涨价。端午节后,又有饲料厂普调价格。   经时代财经梳理,这段期间,福建、云南、四川、贵州、安徽、江苏、江西等地区均传出饲料涨价的消息,其中涉及不少知名饲料企业的身影,如大北农、新希望(000876.SZ)、傲农生物(603363.SH)、正邦科技(002157.SZ)等。   猪饲料价格高企,散养户更受影响   想要生猪长得好,喂好猪饲料少不了。林北跟时代财经算了一笔养猪的账,“一头300斤的猪从出生到出售大概需要吃1500斤的饲料,花费大概在2300块。这次涨价了这么多,那相当于我每头猪的饲料费要多花90多块钱。”   根据猪好多网的数据,6月10日全国的生猪(外三元)价格为15.75元/公斤,而林北所在的重庆市生猪(外三元)价格仅15.65元/公斤。一头300斤的生猪林北可以卖2347.5元,而按目前的饲料价格,一头猪的饲料费就要花掉将近2400元,本来微薄的利润更少,甚至可能又要亏本了。 111.png图片来源:猪好多网  林北告诉时代财经,由于自己是家庭养殖户,没有租金没有员工,所以饲料价格的涨跌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他们的利润,饲料占其养猪总成本的80%-90%,兽药大概是2%-3%,还有电费之类的费用。“本来原有一点点利润也变少了,现在就是维持保本的状态。”   对此,上海钢联农产品事业部生猪分析师吴梦雷6月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与猪企相比,散养户资金实力相对薄弱且抗风险能力较差,其养殖成本最主要就源自于饲料费用,饲料价格上涨大幅拉升了散养户养殖成本,缩小了其与规模场之间的核心竞争力,故从现金流角度看,饲料价格上涨对散养户影响更大。   林北感觉,与两、三年前相比,近期涨价频率有提高,“最近饲料经常在涨,2块、3块的涨,差不多两个月就涨一次。以前半年或者一年才提一次,比较稳定。”   今年以来,猪价虽然也在反弹,但速度没有饲料价格涨的快。   根据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数据显示,1月第二周生猪价格为15.86元/公斤,饲料价格为3.34元/公斤;到了6月第一周,生猪价格为16.41元/斤,饲料价格为3.63元/公斤。按照这个数据来计算,这段时间的生猪价格涨幅为3.47%,低于饲料价格8.68%的涨幅。   猪饲料价格如何涨起来的?   吴梦雷告诉时代财经,“猪饲料价格上涨主要受到原料成本的影响,而其中玉米和豆粕是饲料成本的主要组成部分。”   上海钢联农产品事业部玉米分析师姜梦娜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内陆地区玉米在饲料中的占比在50%以上,沿海地区会稍微低一些,但相比去年玉米使用比例都是增加的。   而上海钢联农产品事业部豆粕分析师邹洪林告诉时代财经,“豆粕因一口价处于历史同期高位水平,大多饲料企业的添加比例在10%左右。”   在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与中国饲料工业协会联合发布的《2022年4月份全国饲料生产形势》中提到,饲料企业生产的配合饲料中玉米用量占比为40.8%,同比增长0.7个百分点;配合饲料和浓缩饲料中豆粕用量占比15.0%,同比增长0.2个百分点。   虽然玉米和豆粕用量占比同比增长了不到1个百分点,但原料价格的明显上涨意味着饲料厂可能会上调产品价格。   从原料价格来看,今年以来,以豆粕为代表的饲料原料价格居高不下。根据猪好多网数据,豆粕(43%蛋白)的价格从今年1月8日的3704元/吨一路上涨,并在4月1日达到5165元/吨,成为目前豆粕最高价,涨幅高达71.71%,随后价格不断回落至今为4540元/吨。但这个回落并没有让饲料厂停下上调成品料价格的步伐。 WechatIMG743.png图片来源:猪好多网  端午节后,不少饲料企业纷纷发布涨价通知。   大北农集团饲料产业福建区发公告称,因近期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产品成本不断上升,为确保产品质量,自2022年6月5日07时起,所有教槽科产品上调100元/吨,保育科及母猪配合料产品上调75元/吨。   而大理傲农黑尔农牧科技有限公司也发布涨价通知,于6月8日08时进行猪饲料价格上调,涨幅为50-75元/吨。   虽然知道近期猪饲料涨价频繁,但林北并没有囤猪饲料,“主要现在我们饲料用量不大,猪也比较少。而且囤饲料囤太多了会发霉,发霉了就不能给猪吃了。”   不过,他正在物色性价比更高的猪饲料,“虽然其他饲料配比会让我的猪长势慢一些,喂养周期长一点,但是总成本会减少,对我来说,这样性价比更高。”   养殖户难,产饲料的猪企也不易   猪饲料涨价让散养户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其实猪企也不好过。   吴梦雷表示,饲料价格上涨给散养户及规模猪企带来的风险性是相对一致的。“前些年,规模猪企通常采用全价饲料喂养,而中小散养户采用混合喂养居多,也就是粮食和浓缩饲料的混合喂养。但近年随着饲料产品的成熟及产量的提升,除极个别地区的微型散养户仍采用混合喂养外,大多数中小散养户也均采用饲料厂统一调配的饲料进行喂养。”   根据Wind数据,不少猪企在2022年一季度亏损严重。其中,牧原股份(002714.SZ)、温氏股份(300498.SZ)、新希望、正邦科技这四大知名猪企亏损较多,亏损幅度为51.8023亿元至24.3328亿元。 WechatIMG742.png2021年、2022年第一季度部分猪企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图片来源:时代财经制图  值得一提的是,这4家猪企都拥有自己的饲料产品。新希望、大北农均在2021年年报中表示,其饲料原料成本占饲料产品成本90%以上。   通过年报数据,2021年,正邦科技的饲料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增加25.34%,毛利率同比减少3.45%;大北农饲料产品的原料成本占营业成本比重由2020年的93.37%升至2021年的94.54%,同比增加1.18%。 WechatIMG744.png图片来源:正邦科技2021年年度报告  面对饲料原料价格始终处于高位的压力,许多投资者都关心猪企如何保持产品利润空间,度过这个难关。   6月10日,时代财经致电大北农,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应对原料价格上涨,个别品种可能会有一部分同步,不少同行也是相应的调高产品价格,“这也是一个对冲。”该工作人员也告诉时代财经,通过大宗原料的采购,研发替代品来代替玉米、豆粕等价格比较高的原料,经营层面的管理水平提高等方式来节本增效。   在猪饲料和饲料原料价格上涨的同时,6月6日,大北农发布了定增预案。预案显示,大北农拟使用8.1亿募集资金用于饲料生产项目,占本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总额的35.86%。 WechatIMG736.png截图来源:大北农:2022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集资金使用的可行性分析报告  作为大北农的核心支柱业务,饲料业务是大北农发展战略的重点布局和发展的领域。定增预案中还提到,公司原料供应链中心会收集原材料市场供需信息,即时监测、分析原材料市场变化,推行核心原料及部分大宗原料集中统一采购,全球范围加大战略原料进口比例,提高整体运营效率和效益,降低综合运营成本,具备扎实的管理和运营基础。   而这也正是饲料原料价格形势分析会上,针对目前饲料企业面临的成本压力和价格波动风险所提出的建议方向。   5月13日,全国畜牧总站、中国饲料工业协会联合召开饲料原料价格形势分析会。企业代表们反馈了当前存在的三大难题:疫情增加采购难度、企业经营压力加大、养殖端饲料需求受抑制。   根据同行和专家们对问题的讨论,分析会上提出了六点建议,其中就有推进进口原料有序增加和加强市场监测预警。   对此,大北农相关人员表示,这个事情应该早在开会之前就已经筹备了,所以感觉关系不大。   对于猪饲料价格是否会有回落这一问题,姜梦娜和邹洪林均表示,短期来看猪饲料的价格整体仍将高位运行,因主要的原材料玉米、豆粕价格短期仍将于高位运行为主,这是由玉米和豆粕的供需格局决定的,后期四季度在玉米和豆粕供给改善的情况下,猪料或有下行空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