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高原的青春花朵

□新乡日报全媒体记者郭书武   5月24日,房奕含离开军营已经8个月了,但是她仍然保持当兵时的习惯:每天坚持体能训练,内务整理得井井有条。   房奕含是新乡医学院信息管理专业2018级学生,2019年踏入军营,在新疆某地的一个哨所守卫着祖国的边疆。两年服役期满,她重新回到了校园。   2019年国庆前夕,房奕含和与她一样的大学生新兵到达新疆某地新兵连训练基地,开启为期3个月的新兵生活,步枪射击、卫生救护、手榴弹投掷……训练项目一个接着一个。   “我当时为了顺利通过考核,就连做梦都在练习扔手榴弹。有一次梦到没合格惊醒了,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把战友吓了一大跳。”回忆起这一刻,她禁不住笑了。   3个月之后,房奕含成为一名通信兵,背着20多公斤重的螺线盘,翻越两米高墙,探过两米深坑;面对战术匍匐30米40秒合格的要求,快速穿过钢丝刺棘和浑浊泥水,一次次刷新纪录;面对螺线车收放线来回500米7分钟合格的标准,奔跑在坑道沟渠和飞扬尘土里,一次次挑战极限。   2020年3月,房奕含再次启程,前往高原的哨位驻地。   平安抵达驻地只是开始。初来乍到的新兵都要先过“三关”:首先是“缺氧关”,正常人心率每分钟60次,当时她的心率达110次,双腿似灌铅一般;其次是“寒冷关”,最冷时气温低至零下30多摄氏度,穿上所有的衣服,仍然挡不住深入骨髓的寒冷;最后是“反应关”,上山后不久她便得了“高原咳”,不咳时嗓子干痒、咳时嗓子剧痛,夜晚几乎无法入眠。   房奕含背着钢枪站在哨所,头顶是蓝天,脚下是高山,远眺重峦叠嶂,起伏不断,为祖国守边防的神圣感油然而生,一切困难变得渺小。   哨所附近的一个山顶,一块块木牌上留下驻守哨所士兵的名字,有的荣归故里,有的长眠于此。房奕含庄重地把自己的名字也留在了山顶上,与那些名字在一起。   令她高兴的是哨所里的两条狗皮皮和大黄,它给战士带来欢乐,为单调枯燥的生活增添一些乐趣。   “高原上算是轮战驻训,万一发生军事冲突,如果前线有需要,那我所在的部队就要随时顶上去。”房奕含平静地说,“这里的每个人都要随时做好一切准备。”   她在“一切”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在军营里,房奕含学写新闻、学摄影,努力学习一切。部队是个大熔炉,也是个大学校,从业余到专业,从热爱到职责,房奕含完成了从学生到合格军人的转变。   2021年9月,房奕含义务兵期满退伍,重新回到学校。   两年的军营生涯,在房奕含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