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补血”进行时:多种债齐上 融资规模近4000亿

商业银行“补血”速度加快。据统计,今年以来大型银行通过可转债、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已经合计募集资金近4000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银行业是重资本的行业,融资的需求一直较强。银行资本补充充分后,其抵御风险的能力进一步增强,满足监管要求的同时,也可以增强支持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相比此前,目前银行补充资本的工具和市场参与主体多元化趋势明显,银行根据自身情况,选择适合自己的工具。   3家银行拟发行可转债   可转债一直是上市银行融资的首选。6月8日晚间,长沙银行发布关于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长沙银行本次拟发行可转债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110亿元(含本数),具体发行规模提请股东大会授权该行董事会(或由董事会转授权的人士)在上述额度范围内确定。该次发行可转债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支持该行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   长沙银行已经不是第一家今年通过可转债募资的银行,同花顺数据统计,今年以来共有3家银行公布可转债预案,与去年同期持平。除了长沙银行之外,厦门银行、瑞丰银行均披露了50亿元可转债预案。3家银行合计将发行可转债规模达210亿元。   与此同时,今年有三家银行可转债上市,其中重庆银行的可转债规模最大达到了130亿元。从发行可转债的原因来看,多数银行表示主要是为了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融智投资基金经理胡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表示,银行对转债转股意愿强烈,原因是转债转股能对核心一级资本进行补充。银行可转债后续的转股率极高。   西泽研究院院长、教授赵建的研报表示,银行可转债可以通过打通“货币-资本-信用-实体-货币”之间的循环,将社会中的资金转换为银行的经济资本,然后转换为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继而转换为投放到实体经济中的信用,而实体经济的信用通过贷款创造存款,又创造了广义货币。这个过程,最终实现了从货币向信用的转换,并形成了一种循环——前提是这些实体项目总体上能创造较高的收益率。这个转换机制,在当前经济稳增长的政策基调下尤为重要。   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出现扩容   除了可转债之外,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也是银行融资的重要工具。6月7日,农业银行公告称,2022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批准,本行拟在境内外市场发行不超过2000亿元的减记型合格二级资本工具。   5月27日, 建设银行公告,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二级资本债券。   进入2022年,越来越多国有行、股份行陆续获准发行二级资本债。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商业银行已累计发行29只二级资本债,合计发行规模250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34.1%。   银行愿意通过此方式融资的主要原因在于,二级资本债具有发行门槛低、发行较为便利等优势,一些银行特别是中小商业银行非常青睐此种方式。 6月10日,宁波通商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发行2022年二级资本债券(第一期),发行总额人民币15 亿元。   永续债也是不错的选择。5月30日,邮储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于5月30日召开的董事会审议并同意了在取得相关监管机构批准的前提下发行不超过人民币900亿元(含900亿元)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该种债券用于补充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   据中国债券信息网公布的发行公告统计,截至上月末,年内共有11家上市银行完成12只永续债发行工作,发债规模达1470亿元。   融智投资基金经理胡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表示,银行业是重资本的行业,所以很多银行都有很强的融资的需求,但相对来说,大部分银行因为各种原因处于一种破净的状态,通过股权的融资难度较大,通过发债融资的可能性较强。因此这两年银行发债的案例此起彼伏,后续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银行加入发债的行列。   相对来说,这几种融资方式,可转债是最方便的方式,且可转债相对来说票面利率较低,不像资本债可能有明确的还款日期,也不像永续债利息较为持续,可转债从资金的压力上来看成本较低,因此是目前银行最重要的融资方式。另外,永续债虽然可能时间更久,但对于银行板块资本金的增长可能更加便捷。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