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大咖下场“玩游戏” AI还能讲出什么惊艳故事?

小冰走进了游戏场。  5月末,以人工智能技术(以下简称AI)立身、此前毫无游戏基因的小冰公司宣布成立ICEGamer游戏工作室,加速游戏领域布局。据悉,目前工作室的研发工作已启动,首款开放世界手游作品与七创社的IP“凹凸世界”联动。  据小冰方面介绍,这款产品的最大亮点在于游戏中的NPC(注:非玩家角色,为游戏中一种角色类型)将拥有真人般的情感和互动机制,玩家能与其成为朋友。小冰AI歌手图片来源:小冰官网截图  但当下或许很难算入局游戏的好时机。今年4月,游戏版号恢复发放,但据伽马数据,中国游戏市场当月收入同比上年下降3.4%。5月虽有个别公司走势较好,但A股游戏板块依旧跑输大盘。  技术公司挑梁做游戏,淡季入场为哪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6月初先后采访了小冰公司、游戏业明星代表、业界专家等相关人士。交谈中,一个观点被频繁提及:当下很像曾经的页游时代末期,新时代正在酝酿,而开启它的,将是如同手游般的革命性新产品。 技术咖小冰公司选择游戏作为新战场   从微软(MSFT,股价252.99美元,市值1.89万亿美元)独立出来两年后,小冰选择了游戏作为新战场。据悉,小冰公司口中的新型NPC将由小冰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开发的AI being(小冰称超级自然虚拟人,以下简称虚拟人)担纲,不仅拥有情感和自主意识,且能与玩家进行真人式互动。技术大咖下场“玩游戏”  AI还能讲出什么惊艳故事?插图图片来源:受访对象提供  在游戏世界,NPC是不可或缺的角色,它常起着推动游戏剧情发展或服务玩家的功能。传统NPC算是“工具人”,说话、动作均来自提前设定好的脚本。玩家与其的互动体验大多停留在“走过场”层面。  “按常规方式,想要刻画一个细节丰富的NPC形象,脚本的工作量是巨大的,最终很难完全呈现我们想要的效果。但AI可以更好地塑造类人的NPC.”ICEGamer工作室制作人肖佳悦谈道。  而小冰拥有基于自然语言处理的AI框架技术能力,小冰公司产品总监孙婷认为,这“是目前市场上独一无二的。把这个能力和游戏行业做结合,一定有大前景”。  虚拟人NPC对游戏的价值是什么?肖佳悦认为,首先用户在玩游戏中有社交的需求,但传统的社交对象大多是其他真人玩家。相较于更偏工具人的传统NPC,虚拟人NPC足够智能,在和玩家互动中会更像“人”,由此给玩家带来游戏新体验。  “虚拟人NPC的社交可以被设计,是可控的。当社交本身成为一个可以被设计的内容时,它就能成为一种新玩法。《原神》这么火,也是因为它提供了一种新的玩法体验。”肖佳悦说。  回归现实,当前的AI技术也还没到轻松“造人”的程度。孙婷表示,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当前存在瓶颈,但还做不到像真人一样完全开放且有逻辑的对答。“我们要在技术的边界内想办法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我们不是为了验证一项技术去做产品,而是想基于实际的用户需求,借助我们能落地的技术,给用户提供一个产品。”  但小冰入局的节点不太“完美”,目前整个游戏市场普遍承压是共识。伽马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794.74亿元,同比增长3.17%,低于2021年同期水平。  经历过游戏行业时代变化的肖佳悦觉得,当前现状很像页游时代的变革期,“游戏类型变得很普遍,玩法也单一。当时也有很多监管政策,还面临手游的冲击。但越是瓶颈期,越意味着未来有大机会”。 互联网龙头频频跨界阿里用真金白银交了学费   对市场而言,AI运用于游戏或许已经不算一个惊艳的故事类型。  早在2019年,“AI四小龙”之一的商汤科技(HK00020,股价5.43港元,市值1819亿港元)就在探索AI、AR与游戏角色、内容创作的碰撞。2021年底其打造出《星际争霸2》的AI训练平台,借助AI训练出媲美专业玩家的游戏AI.不过,目前该技术还未在消费端得到大规模应用。  启信宝显示,小冰已完成两轮融资。去年完成A轮融资后,小冰公司表示估值已超10亿美金。  在AI之路看起来顺风顺水的当口,小冰跨界做游戏是看中了什么?一位不愿具名的游戏公司总监告诉每经记者:“历史经验无数次证明,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中,游戏的盈利路径非常清晰。”  在小冰之前,跨界做游戏的玩家也的确不少。2013年,阿里巴巴(BABA,股价109.84美元,市值2956亿美元)以渠道分发和游戏联运切入游戏赛道,试图以游戏流量带动电商等核心业务发展。但直到2019年,自研自发游戏《三国志·战略版》一炮而红,其游戏业务才算真正打开局面。  就在阿里巴巴跨入游戏的同年,腾讯控股(HK00700,股价396.4港元,市值3.81万亿港元)开始将业务资源和经营重心从端游移向手游。以休闲类开路,通过MOBA手游、利用其在社交渠道的优势,腾讯迅速圈住了一大批手游早期用户,占得先机。在阿里巴巴终于拿出代表作的2019年,腾讯单在手游领域就坐拥《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两大“吸金兽”,游戏巨头继续风光。  阿里巴巴曾经的“游戏为电商服务”战略很难说是完全成功的。跨界不易,阿里巴巴用真金白银交了学费,经验可以积累,但手游初期的机遇一旦错过,便很难追赶。  Sensor Tower发布的2022年5月手游收入排行榜中,《三国志·战略版》高居第四。但在营收端,游戏对阿里巴巴的重要性不算显著。据财报,阿里巴巴2022财年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营收322.72亿美元,占总营收中的4%。而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中除了游戏外,还包括优酷、阿里影业等。  字节跳动2015年着手进入游戏领域,借助资金优势的“买买买”策略,旗下已拥有近30家游戏公司。基于巨大的流量优势,其推出过多款过亿流水的游戏。与腾讯在游戏市场上旗帜张扬的投资类似,字节跳动花钱豪迈。据Gamelook估算,2021年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投资砸下近300亿元,接近其2021年总营收的十分之一。  游戏界的跨界玩家多具备一定的内容基因或用户积累。“像字节本身就做内容向的产品,它也经历过从图文到视频的转变。很难说它从今日头条进阶到抖音的转变,比从视频跨界到游戏的步子要小。”上述游戏公司总监称。  在他看来,一众互联网企业跨界游戏本身就是一条不错的路,因为盈利模式很清晰。他用推特(TWTR,股价38.98美元,市值297.88亿美元)的商业化例子跟游戏公司做对比,前者用户多、市场份额大,但因为商业模式不清晰,不知道是要靠广告、靠电商还是其他,股价始终上不去。  作为非科班选手,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在游戏赛道上的布局已算可圈可点。但数百亿元的资金砸入,也还没撼动游戏市场的传统格局。“市场变革是由技术推动的,就像手游爆发为游戏市场带来了大量用户群体,也满足了移动游戏用户的需求。游戏行业欢迎‘新纪元’的到来,但不是被动等待。”伽马数据总经理滕华说。 成长于细分市场“上海四小龙”已领衔新市场   如果将视野拉宽,难的也不仅是新玩家,游戏老兵们同样“压力山大”。  Choice数据显示,2021年在30家A股游戏公司中有11家出现亏损,整体亏损的公司数量较上年有所上升;营收方面,有12家公司营收呈同比下降。  2021年,作为行业龙头的世纪华通(SZ002602,股价4.79元,市值352亿元)实现营收139.29亿元,同比下降7.03%,归母净利润约23.27亿元,同比下降21.03%。完美世界(SZ002624,股价13.82元,市值268亿元)营收85.18亿元,同比下降16.69%,归母净利润3.69亿元,同比下降76.16%。完美世界表示因新老游戏衔接、研发投入增加以及被投资企业经营性利润下滑等原因,转型期业绩出现阶段性压力。  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规模增速明显放缓。在用户规模与渗透率趋于饱和的背后,流量红利消退、买量成本上升,游戏行业普遍承压。  游戏产品后续乏力的问题也依旧突出。在前文提到的2022年5月手游收入排行榜中,大部分名列前茅的产品上线已超5年,最近的一款IP级手游《原神》也已公测近两年。  对新玩家而言,攻细分市场或许是出头超车的捷径。  前文提到的那位游戏总监认为,“上海四小龙”能够迅速崭露头角,正是因为他们的游戏抓住了小众。相较于大平台,他们成长于细分市场,更了解新方向、新审美、新用户。“战胜腾讯的绝不会是另一个腾讯。基于此,我觉得优质的新游戏企业已经具备了未来挑战巨头的可能,因为他们代表了一种新的产品方向,一种新思路。就像二次元游戏,它就是代表了年轻一代的审美。”  肖佳悦认为只有当一个品类被玩家玩到厌倦,新品类产品才可能出现和成功。“像米哈游和鹰角能做出不一样的产品,我觉得反而是行业瓶颈期能出新产品的一种印证。我也知道不少同行曾做过一些理念超前的产品,但成绩都不太好。因为在大品类、大类型仍处于巅峰期时做创新是很难成功的,大众化的玩家都还在玩。”  滕华告诉每经记者,每个阶段都会有洗牌,一般是逐步进行,如现阶段淘汰了不少单纯依赖流量运作的游戏企业,但这一阶段持续了数年。“虽然新载体的出现会带来一些新玩法,但即使是在手游爆发期,所上线游戏的玩法框架也没有脱离端游玩法。”  “现在新题材很多,比如二次元、虚拟人、元宇宙等,但可能还不会发生巨大的产品迭代,因为现在的变化主要集中于内容题材。像当年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的明显转变还没出现。”艾媒咨询CEO张毅称。 高精尖幻象在资本市场威力不小   转变的信号会是AI技术吗?  孙婷表示,在游戏这件事上,小冰无论如何都要做下去。“它对小冰来说不只是单纯做一个项目,所以不存在不成功我们就不做了这样的逻辑。只要小冰公司还在,就会一直做下去。”  小冰对技术价值之于游戏的笃定也不算孤勇。因为随着AI、VR、区块链、云计算等数字技术的爆发和元宇宙概念的兴起,技术已成为当下众多游戏企业找增长的主流选择。  以三七互娱(SZ002555,股价21.87元,市值485亿元)为例,其在内部探索AI算法、数字藏品的同时,还通过对外投资的方式布局元宇宙。截至2022年4月,三七互娱已完成投资或收购元宇宙相关企业9家。据每经记者不完全统计,A股游戏行业中有至少15家公司在2021年报中提及了元宇宙概念。  在技术的花园,有人种下种子等待结果,有人则费心思编织靓丽外衣。乱花渐欲迷人眼,高精尖的幻象在资本市场的威力也不小。  在2018年区块链刚兴起时,中青宝(SZ300052,股价17.93元,市值46.98亿元)就在并未开展相关业务的情况下披上了“区块链外衣”。2021年,中青宝微信公众号透露其正在研发一款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后,其股价便随之飙涨。证监会已经多次发函质疑,而从已公开的游戏H5版页面看,该产品与所谓的“美丽新世界”元宇宙相去甚远。  “精品化”是如今游戏公司们年报中的必提词。它关于技术,更关于内容品质。  肖佳悦认为:“如果我们太关注理念,就会忽视内容的作用。一个新技术只能成为一个应用方向,并不代表其本身就能成为被用户喜爱的产品。”滕华也表示,不论游戏形态发生怎样的变化,游戏产品始终会围绕用户需求发展。  《原神》是个被频繁提及的案例,不同受访者都表示其在技术端的突破造就的开放世界新体验是成功关键,但米哈游相关负责人也告诉每经记者,制作团队在角色、剧情、音乐、美术等内容上花费了大量心血。  在前文的游戏总监看来,只要是一项好的技术,一旦它能够闯入游戏的视野,自然会有好骑手知道如何驯服。  如同60年前,波兰作家、哲学家斯塔尼斯拉夫·莱姆在《技术大全》中所写:问题并不在于我们要谴责还是赞扬技术,而在于审视我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信任其发展,又能在多大程度上干预它的方向。  “所有的技术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游戏本身才是目的。一个好的游戏专家,懂得如何借助科技完成内容表达,就像一个音乐家懂得怎么借助技术和乐理在钢铁弹簧前演奏出乐曲。”该游戏总监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