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预售亟待进一步明确规则

“6·18”将至,电商预售大幕已拉开。随着越来越多的商家加入,预售商品种类的边界在逐渐扩展,发货时间也从最初的10天内变成30天内乃至45天内。   作为一种“以销定产”的经营模式,有不少网友吐槽,一些预售制操作“越来越看不懂”。从隐瞒预售事实到设定霸王条款,再到推迟发货甚至直接撤单,种种乱象层出不穷。专家建议,监管部门应强化刚性约束,针对预售商品种类、发货期限等问题制定统一规范,并责成平台自查自纠,不让预售成为侵权的“预谋”。   商家为何如此青睐预售?这是一种无奈之举,还是规避风险的投机行为?   “电商服装同质化严重,如果不试‘水温’就盲目备货,到时候商品全压在仓库里,上新一次赔一次。”一家女装店主理人刘阿杜说,借由预售可以提前测试市场反应,及时调整生产,按需向工厂下单,从而将仓储成本降到最低,消费者也能因此享受到一定优惠。   然而,有业内人士表示,一些网红店铺“一点风险都不想担”,“双赢”恐变“双输”。比如,考虑到退货率较高,有的商家预售100件,但只生产70件,通过设置超长预售期,把前一批顾客的退货补单发给下一批顾客。还有商家发现预售数据不佳,便编造理由单方面撤单,让消费者承担试错成本。更有甚者连样品都没有,挂出一张效果图就开始预售。   江苏省消保委近日发文称,一些预售的商家表面上进行了告知,但实际上利用经营优势地位,将产品备货的库存成本、时间成本完全转嫁给消费者,属于实质上的不公平经营行为。   北京拙朴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谢燕平表示,消费者在订购预售商品时,即已与商家达成网络购物合同,商家应当按照约定如期发货。反复更改发货日期、无故取消订单都属于违约行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商家需为此承担退款、退还预付款并且支付利息、合理费用等法律责任。   今年4月28日,中消协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有些网络经营者利用不公平格式条款减免自身义务和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例如,一些网络商家对预售商品设置超长预售期,同时设置预售商品不退换、预付金不退等不公平格式条款。中消协援引相关法规称,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预售不能凌驾于消费者合法权益之上,商家理应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说。   谢燕平表示,监管部门应发布合规指引,明确预售商品的种类要求,并根据商品类别,对预售期限进行限制性规定;加强对平台和商家的监督,重点打击“隐瞒预售”“强制退款”“货不对板”等钻空子行为,通过信用档案、黑名单等方式对商家进行管理,进一步提高违法失信成本,也为消费者选择提供参考。   对于预售中的种种猫腻,一些平台已出台相关制约措施。“规制预售行为,平台守土有责。”刘晓春认为,电商平台应当依规完善预售机制,在信息披露方面形成统一规范,要求商家明确标注预售商品的质量、价格、履行期限和方式、售后服务、风险提示等内容,并强化上架审核,过滤掉超出合理预售期限的商品。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薛军表示,平台首先要确保用户评价能正常发挥作用,这对商家而言是一个很大的约束。此外,应提供更便捷的投诉和纠纷解决通道,为消费者提供有力支撑。如果商家利用预售进行欺诈,平台有义务协助消费者维权。(陈曦)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