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逢连夜雨!董事长被查后第一大股东持股又遭冻结 民生证券部分业务停摆

K图 000046_0  6月13日,身陷董事长被调查风波的民生证券和其第一大股东泛海控股(000046.SZ)双双发布公告,为这件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增加了最新动态。   民生证券公告称,6月1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山东证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冯鹤年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证监会纪检监察组、山东省纪委监委消息,冯鹤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告称,冯鹤年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裁、执行委员会主席。由于冯鹤年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无法履行公司相关职责,且暂时无法预计持续时间。目前,公司已着手研究其他符合相应资质条件的人员,代为履行冯鹤年的相应职责并维护公司正常的经营秩序。公司目前各项业务经营平稳正常,如有新的进展且涉及公告事项时,公司将按照有关规定及时披露。   不过,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由于目前民生证券董事长的缺席,民生证券已有部分业务处于停摆状态。   “因相关法规规定有些业务需要董事长签字,所以现在都摁住不动,民生证券内部也在等消息。本来说今天可能会有反馈,但到目前还没有。”有接近民生证券的人士称。   另一方面,民生证券第一大股东泛海控股今日同步发布公告称,6月13日,公司经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北京金融法院冻结了公司持有的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31.03%股权,冻结期限为三年。   泛海控股称,该冻结事项涉及的相关方为民生信托。公司将与民生信托进行友好协商,争取尽快解决争议,释放被冻结的公司资产。   无实控人的民生证券,一把手何去何从?   日前,山东省纪委监委网站信息显示,山东证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冯鹤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证监会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山东省潍坊市监委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冯鹤年2012年7月任中国证监会创业板部主任,2013年12月任山东证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兼济南稽查局局长,2016年12月出任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目前任民生证券董事长、总裁、党委书记和执行委员会主席等职。   在冯鹤年主持民生证券工作期间,公司最新一次较大的变化从2020年3月开始。   2020年3月30日,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民生证券拟实施增资扩股,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向不超过20名投资者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而泛海控股将放弃这次增资的认缴出资权。彼时初期公告中,泛海控股预计增资前其持有民生证券87.645%的股份,增资后持股比例将被稀释至73.59%。   至2022年1月8日,经过泛海控股一系列对民生证券的增资扩股、股权转让动作之后,在泛海控股当日公告的《泛海控股重大资产不再纳入合并范围报告书(草案)(修订稿)》中,泛海控股对民生证券的持股比例已经下降到31.03%。   此外,由于对民生证券持股比例下降,且在其董事会中的股东代表董事席位已低于半数,不能继续控制民生证券董事会相关决策,因此在2021年8月,泛海控股决定不再将民生证券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的合并范围。   泛海控股明确表明了失去对民生证券的控制权。   此后,民生证券的统一口径则将自己定位为由单一民营企业控股变为“国有股东+民营股东+员工持股”三位一体的混合所有制股权结构——这是2022年2月17日,彼时公司董事长冯鹤年的公开表达。   而随着股权结构的变更,民生证券是否会有新的董事长、以及可能的新董事长到底会来自哪里,成为市场猜测的重点。   “一般这种由纪委官方公布的调查,最后的结果不会太乐观。如果是这样,民生证券应该会先从公司的其他高管调一个代董事长过来,然后再商讨继任者。”有券商人士称。   而由于此前上海市国资企业介入公司股东层、民生证券注册地从北京迁往上海,且民生证券亦表明要“植根浦东,立足上海”,后续如果民生证券要更换掌门人,是否会有上海金融监管或企业管理背景的领导加入成为一项猜测。   “不过因为现在民生证券没有实控人,所以很难说。很早之前武汉国资也有意向进入民生证券的管理层,只是最后没进。一个大的变量是如今民生证券的股权结构已经不同了,目前仍然很难说。”前述券商人士称。   身陷泛海控股债台下的民生证券   而此次泛海控股持有的民生证券股权被冻结,或让民生证券的未来更增添变数。   泛海控股公告称,北京金融法院冻结了公司持有的民生证券31.03%的股权,冻结期限为三年。   尽管泛海控股称,将与民生信托进行友好协商,争取尽快解决争议,释放被冻结的公司资产。但是自2020年底以来,泛海控股接连出现未能偿付到期债务的情形,债券违约、诉讼、仲裁、资产冻结等事件频发,泛海控股或许早已焦头烂额。   根据泛海控股2021年度报告,至2021年末,公司货币资金账面余额仅有36.81亿元,其中包含8.37亿元的受限资金,而有息负债账面余额高达572.8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28.90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11.33亿元,截至2021末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168.58亿元。   在公司债台高筑的背景下,泛海控股对其资产的股权掌控和处理情况,便值得关注,尤其是未来是否会进一步减少对民生证券的持股,以及是否会影响到民生证券的管理层选拔。   在泛海控股近年来的违约、诉讼、仲裁、资产冻结事件中,与民生证券有关的,除了今日的因与民生信托的纠纷,被北京金融法院冻结股份外,今年以来,还包括:   5月14日,泛海控股公告其在2021年与珠海隆门中鸿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转让民生证券股份时存在争议,北京市二中院要求武汉股权托管中心协助冻结公司持有的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冻结期为3年;   3月12日,泛海控股公告其与浙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转让民生证券股份时存在纠纷(涉案股权转让款6124.5万元),越城法院对泛海控股持有的多项资产进行了冻结或查封;   3月2日,因泛海控股对英大信托违约,北京金融法院判定英大信托对泛海控股质押的8.9亿股民生证券股份的处置价款在债务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