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大类点评:美联储年内加息计价相对充分 风险资产迎来反弹契机

策略摘要   我们认为至少在6 月CPI 公布前,紧缩预期进一步升温的空间已经很小;A 股谨慎偏多;10Y 美债利率有望见顶回落,贵金属受益;若美元指数同样见顶回落,对整体商品指数也将提供一定支撑。   核心观点   会议要点   会议声明要点如下:一、将基准利率上调75 个基点至1.50%-1.75%区间,为1994 年来最大幅度的加息;二、高度关注通胀风险,“坚决承诺”将通胀率恢复到2%,并重申认为持续加息是适当的;三、维持5 月的缩表计划不变。   会后鲍威尔新闻发布会要点:一、埋下7 月再加息75bp 的伏笔,“预计加息75 个基点的举措不会成为常态,下次会议最有可能是加息50 个基点或75 个基点”;二、控制通胀措辞较为坚决,“坚定地致力于让通胀回落,劳动力市场极度紧张,再次强调通货膨胀太高”;三、年内的紧缩判断低于市场计价,“希望在年底前将利率维持在3%-3.5%的紧缩性水平”,截至6 月16 日利率衍生品已经计价年内基准利率再加息7.7 个25bp接近3.5%-3.75%。   加息落地后,风险资产有所反弹。道指结束了连续5 天的下跌,录得上涨1%,标普500 上涨1.46%,纳指上涨2.5%;10Y 美债利率从一度逼近3.5%回落至3.3%附近,美元指数从105.8 的高点回落至104.8 左右,原油价格录得调整。   美联储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美国5 月通胀再度超预期。美国5 月CPI 同比上涨8.6%,创1981 年12 月以来新高。   能源相关物价的抬升是造成CPI 超预期的主要原因,能源价格指数同比上涨了34.6%。   核心CPI 几乎所有分项全面上涨,其中贡献最大的是大宗商品、新车和二手车价格分别环比上涨1.0%、1.8%、0.7%;核心服务也非常强劲,环比增长了0.6%。CPI 的各个分项全面上涨显示能源价格的持续走高已经向各个领域深入传导,居高不下的通胀也将给美联储施加了更强的紧缩压力。   当前美国通胀压力或许比CPI 数值所显示的要更严峻。根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一篇论文显示,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目前5 月的CPI 同步增长8.6%,尽管远低于1980 年3 月14.8%的峰值。但问题是,当前美国CPI 在房地产分项上的统计方式和1983 年前有很重要的区别,1983 年以前统计方法是综合考虑住房的房贷利率、财产税、保险还有维护成本,该统计方案下房贷利率对住房成本的影响非常大。   1983 年以后劳工部推出了新的统计方案——所有者等价租金(OER)。这使得住房CPI权重大幅下降,且和租金CPI 的相关性大幅提高。若采用1962 年的统计方案,2022年3 月的CPI 为9.4%,而1980 年3 月的峰值为10.6%,两者仅相差1.2 个百分点。   部分前瞻指标显示目前境外经济下行甚至经济衰退的风险有所上升。6 月13 日美债10Y-2Y 利率自4 月以来再度倒挂,前瞻的美国制造业PMI 乃至美国信贷数据均显示后续经济将面临下行压力。更为重要的是,作为美国经济重要引擎的消费也出现了一定颓势,美国5 月零售销售环比录得-0.3%,前值为增长0.9%。在美国失业救济补贴到期,以及美联储的持续紧缩背景下,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正逐渐加大。   美联储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随着美国CPI 始终居高不下,且美国中期选举临近,美联储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通胀调控压力。5 月通胀数据公布后,美国总统拜登迅速“甩锅”,他发表声明称“今天的报告强调了我为什么把抗击通货膨胀作为我的首要经济任务”,表示将给予美联储调控通胀的空间,早在5 月底,拜登就将表示美联储“肩负控制通胀的主要责任”。因此后续美联储或将面临通胀或衰退的进退维谷境地,持续收紧货币政策将给经济带来严峻的下行压力,而保护经济软着陆又势必将放任通胀维持高位甚至继续走高。   来自美联储紧缩的风险   6 月美联储正式开启缩表路径,我们复盘上轮缩表对资产价格的影响。上一轮缩表发生在2017 年10 月,距离2015 年12 月正式加息后约2 年时间,其中美联储于2017 年4月的会议纪要上释放了缩表信号,并于2017 年6 月议息会议上披露QE 方案,最终于2017 年9 月议息会议正式宣布启动缩表。长周期看,缩表对资产价格的影响相对直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和金融资产相关性显著,和美股显著正相关性高达0.9,和美债利率负相关性高达-0.849,和沪深300 录得0.68 的一定正相关。回溯最近一轮缩表,在2017 年-2019 年缩表阶段,商品指数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相关性为-0.29,商品板块中相关性较高的是谷物(-0.81)、农副产品(-0.68)、软商品(0.82)。   目前市场较为担心重演七十年代大滞胀阶段。当时的背景是需求强劲叠加供给冲击共振下,控制通胀成为影响总统支持率的重要因素,1979 年7 月时任总统卡特任命了沃尔克为美联储主席来打压高通胀。沃尔克在其上任初期(1979 年-1980 年)将联邦基金利率由约10%上调至20%,并在1980 年5-8 月短暂调降基准利率后于1981 年两度将基准利率调高至约22%,可以看见当时的货币政策环境是超级鹰派的。   通过复盘当时的资产价格表现来看,一、股指面临调整压力,但并非金融危机式下跌,道指下跌了5.7%,但在短暂降息期间美股又再度大涨超20%,道指上涨21.8%,纳指上涨28.5%,至1980 年第二轮加息后股指则表现坚挺;二、商品中的原油和黄金表现突出,沃尔克第一轮加息中原油和黄金分别录得上涨60.9%和90.8%,表现突出,家禽、食品、油脂等价格受到加息冲击。三、美元指数和美债利率跟随政策利率同涨。   行情分析   综合来看,会议整体符合预期,超预期的部分在于鲍威尔表示下次会议还可能会加息75bp.考虑美债10Y 利率已经一度逼近3.5%,截至6 月16 日利率衍生品已经计价年内基准利率再加息7.7 个25bp 接近3.5%-3.75%,我们认为至少在6 月CPI 前,紧缩预期进一步升温的空间已经很小。   短期境外紧缩冲击告一段落后,A 股在国内经济预期改善、货币边际宽松的支撑下可以继续保持乐观;此外,紧缩计价见顶回落,叠加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有望推动10Y 美债利率见顶回落,贵金属将再度受益;而美元指数还需要看到欧洲央行如何应对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国债利率过快上升风险,若美元指数同样见顶回落,对整体商品指数也将提供一定支撑。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