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三板斧”解决“送押难” 吕梁法院重拳出击 狠抓拒不执行

【来源:山西长安网】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执行是这道防线的最后一环。长期以来,相当一部分被执行人逃避执行、抗拒执行,成为执行中最棘手的问题。善用强制措施是一种被反复证明对规避执行极其有效的惩戒措施。当老赖遇到拘留,面对老赖,拘留是最有效的威慑方式。今年5月的一天,汾阳市法院通过铁路售票系统了解到,被执行人王某某将乘坐D5303次列车,在平遥火车站下车。法院迅速出动精干警力实施抓捕。但常年东躲西藏的王某某似乎有某种预感。他在上午9点43分退票,没有到达车站。次日上午11时30分,得知王某某将再次买票,乘坐同一趟列车前往平遥。警员们放弃休息时间,立即出发。3时02分,D5303次列车一到站,民警们迅速进入隐蔽点,等待王的出现。一个接一个,出站的乘客还是没看到王。就在执行干警失望之际,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执行干警冲上前去将王控制。以上只是汾阳法院日常执行强制拘留的一个缩影。该案被执行人王某某多次承诺履行,未能履行。他常年逃避案件,在法院强制传唤他到庭后仍拒不履行。因此,依法对其采取了司法拘留措施。羁押后,案件全部执行完毕。然而,一直以来,在实际工作中,“送押难”给法院执行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不仅浪费了人力、物力、财力,也使法院的执行工作得不到具体体现。解决司法羁押的“押解难”,打通司法羁押的最后一道屏障,是所有被执行人面临的共同问题。「送拘留」的难度在哪里?经过梳理发现,“送拘留”一方面是因为年龄,部分被执行人年龄较大,不符合《拘留所条例实施办法》的相关规定,拘留风险较大,因此被看守所拒绝。一方面是身体原因。在实践中,看守所越来越多地控制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感冒发烧、心脏病等。一些被执行人为了逃避羁押,故意编造或伪造自己是唯一的赡养抚养义务人,导致法院的羁押措施失效。此外,还有审批程序复杂繁琐的原因。根据法律规定,只要法院司法羁押符合相关条件,承办人或合议庭提出申请,法院院长审核签字,就可以实施司法羁押。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从司法羁押决定书的起草、制作、审核、签字,到决定书的公布,再到完成另一套送看守所的审核签字程序,加上必要的体检流程、核酸检测等措施,增加了审批时间。以上理由都不是拒绝履行义务的理由,尤其是对于那些老赖。如果不采取更强有力的执行措施,申请人的权利就得不到保障,被执行人就会利用这些漏洞逍遥法外。今年5月,省委政法委、省高院作出统一安排部署,在全省开展“三晋执剑”。吕梁市两级法院周密部署,重拳出击。5月份实际羁押52人,远高于全省其他地方法院。坚定释放了惩治拒不执行的强烈信号,有力打击了老赖的嚣张气焰。从数据上看,远超2021年全市法院平均每月31人的羁押水平,多个基层法院羁押人数超过2021年全年。解决“发送”的困境
以“三金利剑执行”集中攻坚为契机,吕梁中院多次与市委政法委、市公安局积极沟通协调,商讨细化司法羁押标准增强可操作性,研究异议解决机制,通过建立常态化合作机制,在遵守疫情防控政策的前提下,落实各项合作和联合惩戒措施。此外,吕梁中院按照《吕梁市两级法院2022年度执行工作考核细则》号文规定的具体任务和责任,通过政法委协调,进一步强化执行联动机制,努力在网格人员陪同执行、定向查询、拒不执行案罪的破案难、暂控难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促进了“党委领导、政法委协调、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法院主办、部门联动”文明的巩固和深化。加强执行团队的责任感,严格执行防疫政策的要求,如体温监测、旅行代码和健康代码检查、核酸检测等。严格掌握司法羁押的条件,严格检查身体检查的过程,对身体状况和行进轨迹不适合羁押的被执行人坚决坚守,避免人为增加羁押风险。向看守所告知案件原因和被羁押人涉及的矛盾纠纷焦点,并提供承办人和被羁押人家属的联系方式,以便看守所做好被羁押人的工作。通过多方面做工作,缓解在押人员的反对情绪,促使其承认和改正错误,依法理性表达诉求。对符合提前解除羁押条件的,按程序解除羁押,减轻看守所压力。(来源:吕梁法院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山西法制报)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