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发展与规范并重 开展平台经济反垄断监管执法

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快速发展,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便利人民群众生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平台经济领域垄断和竞争失序问题逐步显现,亟须加以规范。平台经济具有区别于传统经济的明显特点,竞争问题更为复杂,给反垄断监管带来较大挑战。   日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一年一度的《中国反垄断执法年度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反垄断执法机构共查办互联网行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3起,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案件2起;审结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集中案28起,对98起平台经济领域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以上案件罚没金额共计217.4亿元。审结的28起经营者集中案交易总金额达1164亿元。申报程序上,适用简易程序21起,适用非简易程序7起;交易类型上,横向集中12起,纵向集中7起,混合集中9起;交易形式上,股权收购18起,新设合营企业10起;审查结果上,无条件批准27起,禁止1起。   “二选一”垄断行为成为执法重点。我国平台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二选一”等问题引发社会各方面广泛关注。头部平台企业实施“二选一”行为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遏制了创新发展,损害了中小企业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市场监管部门突出重点,坚决治理社会反映强烈的“二选一”垄断行为,先后依法查处阿里巴巴集团和美团垄断案,持续释放坚决治理“二选一”行为的强烈政策信号,促使平台企业自觉规范经营行为,从违法低水平竞争向主要依靠创新和提升服务质量的高水平竞争转变。阿里巴巴集团垄断案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组织召开 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一企一单”要求全面整改,严格履行平台主体责任,由点及面规范平台经济竞争秩序。目前平台经济领域“二选一”行为基本停止,市场环境不断优化,公平竞争的行业生态不断改善,平台内经营者,特别是中小企业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促进我国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   平台企业在服务业领域投资并购较为活跃。报告指出,从2021年查处的涉及平台企业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情况来看,近年来,平台企业投资并购活动主要发生在服务业领域,制造业领域投资并购较少。在服务业投资并购中,以零售、信息软件技术、出行领域为主,分别占19.4%、14.3%、14.3%,其他领域包括商务、餐饮、金融、医疗、房地产、教育、文化体育娱乐、物流等。在2021年涉及的平台企业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中,交易所涉领域以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房地产,金融为主,分别占25.0%、17.9%、14.3%。   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集中执法实现突破。2021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加大平台经济领域经营者集中反垄断执法力度,在经营者集中申报审查和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调查领域均取得突破,有力维护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防止资本无序扩张。2021年7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禁止腾讯系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案。本案是我国平台经济领域禁止经营者集中第一案,也是自《反垄断法》施行以来第三起禁止经营者集中案,释放出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明确信号,对规范平台企业有序竞争具有重要示范引导作用。   少数股权收购可能构成经营者集中。根据《反垄断法》规定,经营者集中是指经营者合并、经营者通过取得股权或者资产的方式取得对其他经营者的控制权,以及经营者通过合同等方式取得对其他经营者的控制权或者能够对其他经营者施加决定性影响的情形。取得控制权是判断是否构成经营者集中的关键,《经营者集中审查暂行规定》第五条规定了判断是否取得控制权应当考虑的因素。报告指出,在实践中,平台经济领域投资并购存在大量少数股权收购情形,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立案调查的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中,相当数量交易的收购方取得的股权比例都在50%以下,但由于对目标公司重大经营决策事项拥有否决权等因素,进而取得对目标公司的控制权,构成了《反垄断法》规定的经营者集中,应依法进行申报。   坚持发展与规范并重开展平台经济反垄断监管执法。报告指出,由于平台经济具有发展速度快、辐射范围广、影响程度深、竞争问题复杂等特点,开展反垄断监管需要深刻理解平台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准确把握平台经济发展的规律,深刻认识监管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通过常态化反垄断监管执法,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促进我国平台经济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发展。特别是在强化反垄断执法的背景下,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日趋隐蔽化、复杂化,平台经营者利用资本、算法、数据等方面的优势实施垄断行为值得关注。报告指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始终坚持规范和发展并重的原则,持续拓展监管执法的广度和深度,着力解决我国平台经济发展的深层次垄断问题,不断优化数字经济生态,为我国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