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首个无人农场交出首份满意答卷

今年的麦收季节,谯城区赵桥乡的无人农场引起广泛关注。作为全省首个无人农场首次迎来收获季,这一路走来,“无人”模式实践成果如何?对新时代农业发展有怎样的启示?哪些经验可供借鉴?这些都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为此,记者深入现场进行了探访。   首次收获迎来大丰收   5月30日,谯城正式开镰午收的第二天,两台无人收割机成了赵桥乡无人农场麦田中间最耀眼的“明星”。“利用北斗定位和导航系统,配合收割机上安装的软件系统,就实现了无人驾驶收割。” 无人农场场主焦魁说,一台无人驾驶收割机一小时可以收割10亩左右的小麦。不到两天时间,农场里的300亩小麦便实现了颗粒归仓。   焦魁的这个无人农场种植的小麦分为两类,一类为小麦种子,一类为订单式小麦。采取无人种植模式后,今年产量比往年增加了不少。“今年一亩小麦的产量达到600多公斤。由于品质好,每公斤能卖3块多钱,300亩小麦收益可增加10多万元!”焦魁说,无人模式可实现经济效益提高30%以上。“通过无人模式的智慧化种植,不仅可以减少人工成本,一亩地还可以实现小麦增产100公斤、玉米增产200公斤,每亩年增收700多元。”   忙完了午收,这几天,焦魁正在忙夏种。他说,他打算走“玉米+大豆”的复合种植模式,借助科技种植手法,将无人种植方式延伸到小麦以外的其他农作物种植上来。   “无人”管护种地更智能   千百年来,中国农业种植一直走的是“汗水农业”路线,“面朝黄土背朝天”是定格在人们心中的传统农民印象。进入新时代,随着科技元素的不断渗透,新时代农民借助农业机械化走上了土地集约种植的新方式,也让流转数百亩、数千亩土地的农场主成为了新时代农民的代名词。焦魁和他的无人农场就是新时代农民的代表之一。   谯城区无人农场示范项目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锡文团队联合谯城区金地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打造。除无人收割机外,无人农场还拥有无人植保机、无人播种机,以及地下智能灌溉系统、病虫害监测系统、水肥预警监测系统等。通过科技手段实现了农作物从种植到管护到收获的全链条智能化操作。   从种植管护角度来说,无人农场采取全程数字化农事管理模式,通过后台的智能农业大脑分析,决定什么时候打药、追肥,什么时候成熟度最好再收获,改变了过去依靠人工经验种地的模式。罗锡文表示,“无人农场”的建设,让从牛拉犁的传统农业发展到无人化的智能农业,有利于推进农业产业高质量发展,全面提高农业现代化水平。   收割环节也一样,技术人员轻轻按下遥控器上的启动键,无人驾驶收获机就会沿着规划好的路径缓缓开进麦田,自主收割小麦满仓后自动返回地头,将收获的麦粒卸载到装粮车上,然后再返回继续收割。   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杨增权表示,首个“无人农场”的投入运营,标志着多项最先进的农业成果运用到了江淮大地上,是建设智慧农场的有益探索,更是解决“谁来种地”重大现实问题的新尝试。   田间管理全部靠“指尖”   无人农场的田间地头科技化、智能化,离不开后台监测系统、智慧平台两大法宝的通力配合,二者相辅相成,产生了“1+1>2”的效果。   监测系统应用主要体现在对土壤肥力分析、环境气象监测、土壤墒情分析(温度、湿度等)、病虫害报告等信息分析对比方面,借助监测系统能够实时掌握地块的病情和需求,为精准施治开好药方。通过监测系统反馈的情况,只需要通过云平台或手机APP下发指令,就可以对加装信息化终端的旋耕机、播种机、喷洒机、植保机、收割机、打捆机进行远程控制,按照监测系统开好的药方,精准化完成各种作业,农民种田不用下地,通过物联网掌握作物的长势,在“指尖”就可以随时进行田间管理。智慧平台应用则在施肥、灌溉、喷药等无人农机作业后的第一天、第三天实施。通过智慧平台可以直观地看到效果、进行数据分析,可视情况及时追加作业,确保土地、作物保持在稳产、高产状态。   “无人农场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在日常管护中解放了双手。”焦魁说,无人农场可以按照农作物肥料需求,将配兑好的肥液与灌溉水融为一体,通过管道和滴头形成滴灌,均匀、定时、定量浸润作物根系,实现节本增效、绿色增效、提质增效。当需要进行田间灌溉作业时,可通过云平台或手机APP下发开关田间电磁阀的控制指令,智能阀控器通过5G网络接收到来自云平台的灌溉控制指令时,立刻控制电磁阀开关自动进行田间灌溉作业,按时、按量为作物提供水分。   科技改变生活。接下来,谯城区将在全区各乡镇继续布点推进,让科技造福更多新时代农民,为守牢粮食安全红线积极探索新思路。 (记者刘景侠)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