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存款冲量AB面

临近二季度末,商业银行存款冲量压力持续上升,部分银行近期加大揽储力度,通过资金中介大量积极寻找5年期企业及个人阳光存款。  某银行业务人士透露,上半年疫情反复,企业流动性紧张,加之利率下调,银行揽储压力倍增,银行多通过票据融资等渠道带动流动性存款规模拓展。同时,为缓解负债端压力,银行亦通过发行同业存单来补充负债的需求上升。公开数据显示,6月以来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快速增长、发行利率上升,存单与MLF倒挂趋势加剧。  业内人士认为,近来监管接连落地政策,推动商业银行负债成本下降,整体来看大行负债成本小幅下行,不过中小银行负债成本压力依然较大。后续或可期待进一步举措,引导存款价格或同业市场利率继续下行。  新增存款更加困难  临近季末,银行吸储考核压力也在上升,各种拉存款方式层出不穷。  一家资金中介业务人士透露,最近银行资金冲量的需求明显上升,甚至有大行跟其对接,需要大量5年期企业和个人的“四不”阳光存款(不提前支取、不挂失、不抵质押、不转让)等。  某国有银行深圳支行对公业务人士表示,存款考核压力一直都很大,每年考核指标都在增加。但受疫情等因素叠加影响,企业现金流减少,存款越来越难拉,这个季度临近季末只有两周时间,分支行完不成考核的很多。  某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经理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监管对银行有“存贷比”指标的考核,为了在存贷比符合监管同时又能不影响贷款业务,银行就需要尽可能吸收存款,做大存款分母。“上半年疫情反复,很多企业流动性紧张愈加突出,要新增存款更加困难。”  “近期存款产品利率下调,客户长期储蓄的意愿更低。很多企业客户除了短期流动性需求外,大多选择认购结构化的理财产品。最近我们加大了针对客户需求定制结构性理财产品的力度。”上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经理如是表示。  4月底以来,央行推动建立存款利率的市场化调整机制。银行可根据自身情况,参考市场利率变化,自主确定其存款利率的实际调整幅度。在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指出,建立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调整机制,稳定银行的负债成本,大部分主要金融机构已经下调1年期以上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的利率。  上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经理透露,上半年该行做了大量的票据融资,从而带动了企业存款规模增长。  央行公布的5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89万亿元,环比多增1.24万亿元,同比多增3920亿元。其中,企业票据融资7129亿元,同比增长5591亿元、较上月增长1981亿元。华金证券分析指出,票据融资规模处于相对较高水平,意味着企业利用票据融资获取短期资金补充经营生产成为较普遍的现象。  同时,银行加大同业存单发行力度,以缓解资金压力。  华安证券6月13日研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6日~12日,主要银行同业存单累计发行 5311 亿元,净融资 631亿元。截至 6 月 12 日,6月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同业存单平均发行利率较 5月上升约1个百分点,存单与MLF倒挂趋势加剧。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二季度开始以来,货币政策相对宽松,银行间市场流动性淤积使得资金利率持续位于低位,同业存单利率与资金面情况联系较为紧密,银行负债端压力减轻推动同业存单利率低位震荡。而进入6月后流动性压力较大,资金利率中枢已经有所上行,对应同业存单利率上升。  降负债成本仍有空间  获取低成本存款、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压降负债成本,依然是当前各商业银行业务调整的首要任务。  上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经理透露,现在监管正在逐步减弱对“存贷比”考核指标的占比,银行把更多精力放在如何做大应收利润和经营服务上,但低成本存款是信贷业务拓展的前提基础。  “现在重点要做的,就是如何提高低成本存款的获取能力。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做跨条线的业务整合,将更多人员放在对客户的维护和需求挖掘上,通过交易银行、债券发行等业务为切入口,带动企业低成本存款留存,使得公司业务整体上的负债成本下降幅度较大。”某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负责人如是表示。  不过,对多数中小银行来说,负债成本压降依然面临较大压力。  光大证券分析认为,近年来银行综合负债成本趋于下行,但核心存款利率依然承压,在负债结构中占比较高的一般性核心存款利率却易上难下,反映出我国金融市场利率与存贷款利率“割裂”情况依然存在,货币政策价格信号传导面临阻滞。  招商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此前表示,监管近年来也积极推出各种举措帮助银行降低负债成本,整体来看大行负债成本小幅下行,不过中小银行负债成本压力依然较大。  民生证券分析师余金鑫也在研报中指出,考虑到年初至5月,1 年期LPR调降15BP、5年期LPR调降20BP,未来银行资产端收益率将承压。相比之下,当前的负债端降成本举措仍显不足,后续或可期待进一步措施,引导存款价格下降或同业市场利率继续下行。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