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改革化险任重道远 银保监62号文指路

农商行因不良资产转让不合规遭受处罚的情况或将减少。   银保监会6月6日印发的《关于引导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聚焦主业积极参与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62号文”)中,内容涉及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改革化险。业内人士指出,62号文中关于适度拓宽对金融资产的收购范围、完善不良资产一级市场定价机制、规范开展反委托处置不良资产业务以及规范分期付款处置方式等新规,将对农商行转让不良资产产生较大影响。   浙江金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晓丹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62号文提出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要参与到中小银行的改革化险中,这对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接收包括农商行在内的中小银行不良资产包指明了方向。同时,62号文也对此前一些并未明确限定的灰色地带做了明确划分。”   值得注意的是,在拓宽了可转出的不良资产范围限定后,农商行是否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来核销不良资产则是其面临的另一重挑战。   对于不良资产收购范围扩宽后,农商行有多少新增核销空间等问题,徐晓丹认为,大型银行有足够的资产规模和利润空间,可以加大利润核销不良贷款的规模,而部分区域中小银行每年的盈利不足以支撑核销不良的规模。   “关注类风险资产”处置途径增加   按照此前的监管要求,在银行资产的五级分类中,关注类资产不允许批量打包转让。曾有农商行因不良资产转让不合规、批量转让关注类贷款等原因遭到处罚。如2019年,安徽祁门农商行因批量转让关注类贷款遭45万元处罚。   但此次62号文对于不良资产的收购范围做了较大调整,银行尚未划入不良的关注类资产项目可提前进行处置,也为银行资产质管控、风险资产处置提供了更多可能。具体来看,相关金融机构可以将五类风险资产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其中包括涉及债委会的项目;债务人已进入破产程序;本金或利息等权益已逾期90天以上;债务人在公开市场发债已违约;因疫情影响延期还本付息后再次出现逾期的资产或相关抵债资产。   普华永道中国保险行业主管合伙人胡静对记者表示,按照现行的《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规定,可批量转让不良资产的范围包括按规定程序和标准认定的次级、可疑、损失类的贷款,已核销的账销案存资产,抵债资产和其他不良资产等。   近年来,随着经济增速下行,部分企业经营压力增大,违约风险突出,国内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余额和处置总量屡创新高。不良资产的有效处置,为守住行业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提供了重要保障。   但不良资产处置也面临着诸多现实挑战,包括处置定价难、转让难、处置变现难、抵债确权难和司法诉讼慢等,整体市场活跃度有限。此外,等到资产进入不良后再安排处置,往往会错过帮助企业重整、重组以及有效回收的最佳时期。   本次62号文将可转让资产的范围从不良资产进一步拓宽至风险资产,允许风险资产在继续恶化之前及时转让出表,有利于金融机构尽早出清风险资产,提早释放拨备压力,也有助于金融机构腾挪更多信贷资源投放实体经济。   根据央行有关数据统计,截至2021年底,银行累积已对16万亿元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按照当前1.69%的平均不良率估算逾期情况,预计至少2700亿元风险资产可以转让。此外,考虑涉及债委会的项目,以及债务人在公开市场发债违约的情况,本次可转让范围扩大的风险资产规模可能达到4000亿元以上。   胡静告诉记者,多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此前都曾因收购银行非不良资产被监管处罚过。允许收购关注类等尚未进入不良的风险资产,也是资产管理公司多年以来的呼声,可以为其提前介入重组、化解风险等提供更大空间,也有助于提高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积极性和资产包成交概率。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此次62号文进一步放宽了资产管理公司的五类风险资产收购范围,并且允许相关金融机构和资产管理公司以真实估值为基础,在资产真实转让的前提下开展结构化交易,提升了金融风险化解效率。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资产,同时银行也实现了风险资产的出表,降低不良率,盘活资金。   此外,除了拓宽农商行转让不良资产的范围外,对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如何参与到中小银行的风险化解中,也是业内较为关注的问题。   徐晓丹认为,由于银行的业务逻辑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逻辑截然不同,所以目前后者直接参与银行托管或重组的情况比较少。此前,有些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曾尝试过收购或运营管理金融机构,但在目前聚焦主业的要求下,也已出售转让股权。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参与中小银行的重整重组,可以阶段性地参与。对于出现重大风险的中小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可在一定期间内进行托管,但最终也会有明确的退出时间。在银行重整并由其他股东接手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再退出。   对于地方AMC(不良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如何参与中小银行风险化解方面,徐晓丹认为,地方AMC资本实力较弱,参与到中小银行的重组会比较难,可以通过行政手段或者是政府的主导,与其他出资方一起参与中小行重组化解风险。不过,地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优势在于熟悉本地情况,熟悉银行背后的风险原因。   农商银行风险因素复杂   对于五大AMC参与到区域中小银行的风险处置中,普华永道中国金融业合伙人陈进展向记者指出,参与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化解的主要方式包括对“问题资产”的处置和对“问题机构”的托管、重组和处置两类。   陈进展解释道,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通过对不良贷款重组后投资、收购不良资产后拆包清收、通过分级基金(SPV)模式持有不良债权,推动债转股和证券化等多样化方式参与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化解,能够帮助改善后者的资产质量。   此外,为了促进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中发挥积极作用,本次62号文鼓励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通过估值定价、方案设计、顾问咨询等技术支持,履行受托管理职责,以轻资产方式积极参与地方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化解。   陈进展认为,从过往风险化解案例可见,问题机构面临的风险极其复杂,需要监管指导、协调,债权人支持以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救助,综合运用各类处置手段才能有效化解风险。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参与风险化解过程中所提供的架构设计、不良资产收购、重组投资等各类化解手段是整个救助方案中比较重要组成部分,会影响到方案能否有效实施。未来,资产管理公司应当继续利用自身行业优势,灵活运用风险化解“工具箱”,充分发挥资产重组和债务重组等资源整合能力,为中小银行风险化解贡献积极力量。   记者注意到,根据央行2021年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在4023家银行机构中,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共有2168家,其中高风险银行有271家,占比12.5%;村镇银行有1642家,其中高风险机构有122家,占比7.43%。   62号文也提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通过提供市场化估值定价、方案设计、顾问咨询等技术支持,履行受托管理职责,以轻资产方式积极参与化解地方中小金融机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农商行等区域中小银行的风险类型与国有银行的风险类型不同,这也影响了金融资管公司对其风险化解的方式不同。   徐晓丹告诉记者,国有行和股份行的风险主要来自于不良贷款,可通过出清不良资产的方式化解,而区域性中小银行的风险不是来自于市场化的经营风险,更多的是关联方风险。   徐晓丹指出,区域银行具有规模体量小、股权分散、与地方企业关系复杂、部分区域银行的股东由本地民营企业持有等特点。这些特点决定了区域中小银行的风险很少是由经营风险带来,更多是由本地企业的风险传导至银行端造成的风险。如农商银行民企股东占用银行资金,当民企股东出现经营问题后,造成银行的流动性风险等。   徐晓丹认为,农商行等区域银行的风险类型复杂,金融资管公司要有动力去参与区域中小行的风险化解,不仅需要政策引导,还需有经济效益的驱动。   徐晓丹告诉记者,目前区域中小行的风险问题关联到本地的企业股东等多方面因素,仅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比较困难。所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从经济效益的角度考虑,可能更倾向于参与不良资产收包处置的环节,而更进一步的托管、重组以及阶段性的经营管理等业务,则需要有更高一级的政府层面来带动。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