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策略:百年变局中的在华外资企业

近年疫情及国际环境变化引发投资者对在华外资企业的关注。本文中,我们着重梳理当前外资企业的经营情况以及投资者较为关心的几个问题。   近年外资在华整体情况:贸易摩擦和疫情影响消化后,对华投资逆势回升。2018 年来,受国际贸易环境、地缘局势、疫情等影响,全球FDI总规模回落,中国的FDI流入也曾一度小幅回落,但2020 年以来中国实际使用外资逆势抬升,占全球比例升至15%,仅次于美国位居全球第二。结合主要国家商会的调查情况显示,2021 年外资企业在华经营情况整体维持向好态势:1)中美商会调查显示2018~2020 年美国在华企业认为业务营收向好的占比有所回落,但2021 年明显回升,约58%的企业认为业务营收上升;2)2021 年欧盟在华企业对于转移在华投资的意愿降到历史最低(9%)。3)从上市企业的维度来看,全球主要跨国上市企业在中国的营收从2019 年的1.89 万亿美元上升至2021 年的2.3 万亿美元,主要投资地美国、欧盟、日本等国的投资收入呈现不同程度的提升。同时,在华有业务的外资企业相对于其他海外龙头企业也展现出了更好的财务状况。4)结构上看,外资企业也正在顺应中国的经济发展转型和战略变化,例如中德商会调查中电子、汽车行业的未来投资计划明显较其他行业更为积极,同时外资企业也积极参与“双碳”等战略目标。   当下外资企业继续投资中国的意愿:外资对中国商业前景仍乐观。基于各主要商会调查数据来观察外资企业未来投资中国的意愿,我们认为数据显示国际环境和疫情等因素并未扭转外资投资中国的趋势,外资企业对于中国商业前景持乐观态度的居多:1)疫情之后虽然中英商会调查显示对于下一年商业前景持乐观态度的企业比例一度出现了下降,但2021 年这一比例扭转了连续三年下降的趋势,从2020 年的49%回升到2021 年的52%,中美商会调查中则有81%的企业认为2022 年收入有望相比2021 年实现正增长;2)美资和英资当前仍然有接近2/3 的企业认为中国是其未来前三大的投资目的地。3)在华外企并未计划大幅撤离中国,在已经计划转移产业的公司中,也大多是将业务向其他发展中市场扩张,我们认为这意味着大部分计划转移的产能可能仍然是相对技术含量较低的产业。   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全球环境变局下,当下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依然强健。我们在2020 年发布的《产业链会移出中国吗?》中认为中国具有四大产业优势:1)大内需市场,2)大、长、全的产业链,3)完备的基建设施和4)人才红利。当下来看,上述优势继续存在且可能有所扩大:中国仍然是全球少数同时具备大体量和较高增长的经济体,规模较大的消费市场和占比持续提升的中产阶级对外资企业具备持续吸引力;中国产业链的完备性和韧性在疫情期间凸显出明显的比较优势;“数字经济”等新基建和传统基建的持续投入有望进一步加强基建设施的产业支持作用;政策对科技创新的重视有助于强化人才红利。与此同时,在跨国企业较为关注的影响在华投资决策几个因素上,我们认为中国近年均呈现不同程度的改善:1)中国稳定的金融系统使得投资中国相比其他(特别是新兴市场)面临的汇兑损益风险暴露更小,同时资金跨境的便利度也有明显提升;2)政策监管风险仍是跨国公司的主要担忧之一,但当前中国法律监管体系持续完善,且对外资持鼓励态度,监管限制连续多年减少,同时对于知识产权、数据安全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也逐渐健全,整体监管环境更有助于提升投资吸引力;3)疫情对于全球供应链的影响仍存,中国供应链的韧性更加凸显;4)外企普遍认为我国整体营商环境有所改善,对腐败风险担忧明显降低;5)虽然我国本土企业的竞争力提升、低附加值产业劳动力价格上升,但我们认为这是良性竞争的体现,而另一方面从HHI等全市场指标看,中国市场正变得更加开放。   外资未来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的潜在影响:1)当前我国经济自主程度明显提高,外资仍是中国经济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客观看待外资企业在我国经济发展中的角色。外资引入曾为我国储备外汇、维持国际收支平衡做出重要贡献,对于我国城镇居民的就业也一度贡献达到7.7%,高新技术企业中外资企业的占比曾经高达40%,先进外企的进入带动产业链上下游的快速发展。伴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结构优化、企业竞争力持续提高、国际地位有所提升,从利润份额、就业人数、城镇就业人员贡献、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纳税额、出口贸易占比、贸易顺差占比等贡献度来看,当前外资企业的重要性仍然较高,而随着本土企业和机构的成长,整体中国经济对于外资的依赖程度在逐渐下降。2)外资企业在华的变迁与中国产业的发展阶段相适应,未来在华外企可能也会逐渐经历结构调整。中国从初期“以市场换技术”   方式吸引外资来华,到逐步因为高性价比的生产能力成为全球贸易中的重要一环,再到因独特的产业优势成为高端科技制造企业的“全球工厂”,也正是中国经济实力和工业体系的成长的映射。而本土品牌的崛起、我国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可能会对未来外资企业带来结构性影响,重点关注以下三个方向:a)更全:对于中国产业链中尚为薄弱的环节,外资的引入可能仍然较为关键,通过溢出效应等配合补全产业链关键环节仍是未来继续值得关注的方向,相应经验如手机、汽车等领域;b)更精:对于具有先进技术的外资的引进可能继续保持活跃,继续对于“专精特新”等高精尖的科技和制造领域互相学习、合作研发;c)更具全球使命感:作为全球经济的重要参与者,中国也可能需要更积极参与全球事务,包括“碳中和”在内的相关投资、以及在引入企业的过程中加强ESG等标准的筛选,可能都是与此相关的重要变化。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