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第二、三大股东推上被告席 鄂尔多斯银行前三大股东生变!去年末关注类贷款占比逾行业均值7倍 近年屡因贷款问题被罚

日前,鄂尔多斯银行披露2021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该行主要股东发生大调整,原第二大、第三大股东均未出现在2021年年报的前十大股东序列。   具体而言,在2021年9月之前,鄂尔多斯市坚基商贸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市广垠商贸有限公司分别为鄂尔多斯银行的第二大、第三大股东,但却在2021年7月被该行分别推上被告席,追偿债务。   一场场剪不断理还乱的债务追偿之外,而鄂尔多斯银行自身还因放贷及管理不到位动辄被监管处罚。   2021年下半年,因大额风险暴露超标被监管处以85万元罚款。根据2021年度报告,期末鄂尔多斯银行最大单家非同业单一客户贷款/资本净额为9.35%,比2020年末的9.37%稍有下降,但依然逼近10%红线。   另据年报测算,2021年该行资产利润率(ROA)为0.025%,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将第二、三大股东推上被告席   根据2020年度报告,鄂尔多斯银行股东中,前三大股东分别为鄂尔多斯市转型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11.55%;鄂尔多斯市坚基商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95%;鄂尔多斯市广垠商贸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9.83%。后二者正是鄂尔多斯银行发起诉讼中的被告之一。   作为鄂尔多斯银行的股东,鄂尔多斯市坚基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坚基公司”)被鄂尔多斯银行东胜支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状告。   而该行另一股东鄂尔多斯市广垠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广垠公司”)也被该行东胜支行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状告。   2021年11月11日,法院披露一审判决文书,鄂尔多斯银行东胜支行请求判决被告鄂尔多斯市圣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圣杰公司”)向其支付贷款利息739.41万元及复利295.77万元,二者合计1035.18万元。并请求判令被告坚基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被告圣杰公司辩称,2014年坚基公司作为向东胜支行借款的主体,由坚基公司作为贷款担保,圣杰公司向东胜支行借款9000万元,承兑汇票7000万元,以上资金1.6亿元借给坚基公司。如果法院判决圣杰公司承担本案欠息,圣杰公司将向坚基公司主张权利。   圣杰公司还称,如果法院依据东胜支行的诉讼请求判决其必须承担该诉讼标的,则圣杰公司将按照坚基公司向圣杰公司出具的借款单追偿1.6亿元本金及利息,对东胜支行的这种做法,圣杰公司认为存在金融欺诈。   一审法院判决圣杰公司支付上述欠息。对于被告圣杰公司辩称实际借款人为坚基公司,一审法院认为坚基公司与圣杰公司的纠纷与本案无关。该案件立案日期为2021年7月28日。   在上述判决文书披露同日,2021年11月11日,法院披露的另一份一审判决文书显示,原告鄂尔多斯银行东胜支行还将另一股东广垠公司也推上了被告席。   根据判决书,鄂尔多斯银行请求判决被告鄂尔多斯市欣裕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欣裕公司”)向其支付贷款利息748.5万元,复利291.89万元,1040.39万元,请求判决广垠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被告之一欣裕公司辩称,本案实际借款应该为坚基公司,坚基公司为原告鄂尔多斯银行的后勤部门公司。另一被告广垠公司未做答辩。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欣裕公司与案外人坚基公司之间的关系,应当另行主张权利。该案件立案日期同样为2021年7月28日。   2021年12月3日,一审法院又披露文书,鄂尔多斯银行东胜支行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欣裕公司支付另欠贷款利息287.39万元,复利68.73万元,合计356.12万元。鄂尔多斯银行股东广垠公司同样是被告之一。立案日期同为2021年7月28日。   被告欣裕公司做同样辩称,一审法院也作前述同样结论。   可见先后披露的三份文书,涉案的追偿利息及复利已达2431.69万元。   近年来多次发生股权转让   鄂尔多斯银行近年来股权结构屡屡生变。   2020年10月,银保监会内蒙古监管局同意鄂尔多斯市世华鼎宝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将持有鄂尔多斯银行9000万股股份、鄂尔多斯市兴平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将持有鄂尔多斯银行7800万股股份、鄂尔多斯市晶世塑钢门窗装饰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将持有鄂尔多斯银行1800万股股份转让给鄂尔多斯市转型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总数达18600万股。   受让后,鄂尔多斯市转型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鄂尔多斯银行1860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1.55%。   2021年9月17日,银保监会内蒙古监管局同意广垠公司将持有鄂尔多斯银行股份15823万股、坚基公司将持有鄂尔多斯银行股份15700.7万股、鄂尔多斯市珍金贵金属有限公司将持有鄂尔多斯银行股份678.3万股转让给鄂尔多斯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受让后,鄂尔多斯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鄂尔多斯银行股份32202万股,持股比例为20%。   根据2021年度报告摘要,截至去年末,鄂尔多斯银行前三大股东已更新为鄂尔多斯市国有资产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市转型发展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陕西峰上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份占比分别是20%、11.55%、9.32%。 将第二、三大股东推上被告席 鄂尔多斯银行前三大股东生变!去年末关注类贷款占比逾行业均值7倍 近年屡因贷款问题被罚插图  因贷款相关问题屡遭监管处罚   近年来,鄂尔多斯银行因贷款相关问题屡遭处罚。   2021年12月10日,鄂尔多斯银保监分局披露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鄂尔多斯银行因违规打包转让个人不良贷款而被罚40万元。   早在2018年8月,鄂尔多斯银行就因单一集团客户授信超比例等被罚20万元,与此同时,因未完整、真实披露投资人关联关系另被罚25万元。   2021年初,包头银保监分局又披露,鄂尔多斯银行包头分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被罚20万元。   2021年7月,鄂尔多斯银行乌审西街营业部因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严,受罚30万元。与此同时,鄂尔多斯银行伊化路支行也因贷款三查制度执行不严被罚30万元。   2021年12月3日,银保监会披露罚单,鄂尔多斯银行大额风险暴露超标、违规发放贷款,直接责任人温涛受警告处分。   进一步发现,当年11月23日银保监会已公布,鄂尔多斯银行因上述事件被罚款85万元。   实际上,关于大额风险暴露,2018年银保监会出台的《商业银行大额风险暴露管理办法》,将其定义为,商业银行对单一客户或一组关联客户超过其一级资本净额2.5%的风险暴露。   商业银行应将表外项目名义金额乘以信用转换系数得到等值的表内资产,再按照一般风险暴露的处理方式计算潜在风险暴露。   商业银行对非同业单一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15%;对一组非同业关联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0%;对同业单一客户或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   鄂尔多斯银行投放贷款的行业前十位中,批发和零售业排在首位,2021年末对应贷款余额为285.35亿元,占比为41%,第二位是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占比10%。   2021年度报告披露,鄂尔多斯银行最大单家非同业单一客户贷款/资本净额为9.35%,比2020年末的9.37%稍有下降,但依然逼近10%红线。   关注类贷款占比逾行业均值7倍   鄂尔多斯银行资本充足率也有所下降。2021年末为11.20%,2020年末为11.56%。一级资本充足率从2020年末11.51%降至2021年末11.15%,同期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8.24%降至7.99%。 将第二、三大股东推上被告席 鄂尔多斯银行前三大股东生变!去年末关注类贷款占比逾行业均值7倍 近年屡因贷款问题被罚插图1  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构成来看,2021年,贡献核心一级资本的拨备前利润较上年有所下降,从上年9.75亿元降至7.79亿元。而分母端加权风险资产依然扩张。2021年末加权风险资产总额为955.22亿元,2020年末为923.61亿元。在此情形下,若无外源资本补充,则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自然下降。 将第二、三大股东推上被告席 鄂尔多斯银行前三大股东生变!去年末关注类贷款占比逾行业均值7倍 近年屡因贷款问题被罚插图2  不过总体来看,三个层面资本的充足率依然维持相对较高水平。   资本充足率水平较高,就意味着银行还有继续扩大规模的空间,但从其近年来经营效率来看,其资产收益率并不算高。   根据2021年年报,2020年末和2021年末总资产分别为1052.94亿元、1168.25亿元,因而2021年平均总资产为(1052.94+1168.25)/2=1110.6亿元,则2021年度资产利润率(ROA)为0.28(净利润)/1110.6=0.025%,而2020年ROA已是负数。   从银保监会数据来看,2021年1~4季度,商业银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91%、0.83%、0.82%、0.79%;同期,城商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73%、0.7%、0.6%、0.56%。   相比之下,鄂尔多斯银行ROA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此外,记者注意到,去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为134.95%。但这一数据在2020年仅64.86%,2019年为85.53%,均不达监管基本要求。 将第二、三大股东推上被告席 鄂尔多斯银行前三大股东生变!去年末关注类贷款占比逾行业均值7倍 近年屡因贷款问题被罚插图3  净利润方面,年报显示,2021年鄂尔多斯银行归母净利润为1295.48万元,利润总额为8931.69万元,而拨备前利润为7.79亿元,前后悬殊,可见2021年鄂尔多斯银行为提高拨备,大幅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即便如此,依然低于150%,反映了资产质量面临较大压力。而记者注意到,年报披露,截至2020年末,鄂尔多斯银行贷款损失准备余额27.8亿元,这一数据到2021年末已升至37.25亿元。   年报显示,鄂尔多斯银行2021年末不良率为3.97%。此外,该行关注类贷款比例连年攀升,去年末这一比例达19.25%,占了近1/5;而2020年末该项占比为9.23%;2019年末占比为7.51%。   按照银保监会统计的行业数据,2021年末商业银行不良率平均水平为1.73%,可见鄂尔多斯银行不良率已是行业平均水平2倍有余,即便在城商行类别中,也是该类别平均不良率的2倍。   从关注类贷款占比看,2021年末银行业平均水平为2.31%,鄂尔多斯银行此项已逾平均水平7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连日来致电鄂尔多斯银行办公室,起初有女性工作人员接听,对方称对相关问题并不知情。记者请其转告,对方让记者稍后再拨,但此后数日电话再未接通。   记者向鄂尔多官方留下的多个邮箱发送邮件,也未获得回复。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