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期宏观经济展望:外冷内热

摘要:无论是通胀还是经济增长,下半年都呈现出“外冷内热”的边际变化。   美国债收益率见顶回落,美元指数重回下行。上半年,随着海外放松疫情防控,服务业复苏成为新的增长引擎。但同时,乌克兰危机升级和美联储货币收紧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了巨大冲击。下半年,乌克兰危机的冲击将度过峰值,美联储最终也需要兼顾就业与金融市场,缓解衰退预期。   预测下半年美国核心CPI 环比均值0.5%左右,内生性通胀的风险不大。从具体动态来看,暂时性供给约束因素在逐步消退,压力正转换到住房项目。   但需要提示,如果Q3、Q4 布伦特原油价格持续抬升至140 美元/桶以上,则美国CPI 同比会维持在8.6%的水平不再回落,而不跟随基数因素回落。   如果再与全球粮价的冲击叠加,则会有新高风险。   国内CPI 冲击3.0%。PPI 方面,基数因素决定下半年延续回落趋势。CPI方面,假设猪价升至30 元/千克,布伦特原油价维持在105 美元/桶以上,再叠加粮食价格冲击,那么Q3、Q4 的CPI 同比可能上行至3.2%和3.6%。   国际贸易:预测中国Q2、Q3、Q4 出口增速分别为10.3%、7.8%和0.4%,全年8.0%;进口增速分别为-0.2%、2.1%和1.8%,全年3.1%。出口受制于全球货币紧缩与外需回落,进口主要驱动力是国内稳增长与初级产品保供。   货币政策:下半年“稳中偏松”的基调不变,5000 亿流动性缺口预示降准可能重现。而关于降息,市场仍然存在两派观点:支持方主要处于宽信用与稳增长逻辑,反对方主要考虑欧美货币紧缩与国内通胀抬头。我们认为汇率政策可以分担人民币贬值压力,同时维护价格型传导机制有效性要求政策降息。综合判断,总量政策可能会面临争议,结构性工具仍将是主角。   财政政策:上半年前置发力,减收、增支,专项债6 月底发完8 月用完。   下半年,考虑到财政政策制定需要程序和时间,因此6 月1 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调增政策性银行8000 亿元信贷额度后,如果社融、PMI 等能延续改善,那么特别国债发行的可能性会进一步降低。更可能提前公布2023 年专项债发行进度,并于今年四季度提前发行。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结构性复苏,未来可能出现快速上冲的情况。当前固定资产投资主要受政府支出加速的驱动,但面临着企业盈利预期下降、地方政府收入压力上升等因素的制约;房地产市场主要受到货信贷政策宽松和各地因城施策的驱动,但面临着房企债务问题和居民部门资产负债表恶化的制约;居民就业、收入与消费的内生修复主要取决于科学精准防疫体系建设进展。综合考虑中国经济的内生修复能力;同时政策目标极其坚定、力度应出尽出、坚持以我为主的态度,预计外生冲击并不能改变复苏趋势。   且经历这一段艰难奋斗历程之后,中国经济的内生动力、政策落地、外部环境改善,以及低基数作用可能迎来共振爆发,在下半年引发实际GDP 的快速上冲,尤其是2022Q2 将达到10%以上(两年平均5.5%左右)。   风险提示:地缘政治、自然灾害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