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最“挤”入学季临近 人口高峰考验学位供给

2022年秋季的开学季,可能是近20年来最拥挤的开学季。  在“全面二孩”政策下,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是2000年至今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他们中的大多数将在今年升入小学。  同样是2022年,我国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也已开局。在教育部6月21日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介绍,从2012-2021年,我国义务教育在实现全面普及的基础上,仅用10年左右时间实现了县域基本均衡发展,成为我国义务教育发展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  “我们已经遴选了135个县作为推进优质均衡先行创建县,明确了基本要求和攻坚重点,积极探索优质均衡发展的路径,总体上,要确保到2035年整体实现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吕玉刚说。  庞大的入学人口将给创建优质均衡发展带来压力,有学者指出,即使在一线城市,一些生均指标都尚未达到国家标准。不同县域、学校、群体、城乡之间的教育差距都有待缩小。  人口高峰考验学位供给  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今年,孩子迎来了入学季。  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的文件显示,2022年,海淀区中小学面临学位供给的严峻挑战,生源持续增加,预计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数增长超过1万人。  广东东莞的常住人口已突破1000万人,据报道,今年将有约25万名适龄儿童少年升读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  山东省2016年出生人口177万人,比2015年增加53万人,增幅为42.7%,这些孩子到了入学年龄,其压力可见一斑。  除了入学人口迎来高峰,义务教育在学规模也将迅速达到波峰,这给学位供给不仅提出了量的要求,也提出了快的要求。  近日,北京师范大学一支团队的研究成果显示,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人数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复旦大学学者近日的研究成果也显示,上海市小学在校生规模将于2024年达到峰值,相比2021年增加6.59万人。  随着城市化进程,我国基础教育还出现了“城镇挤,乡村空”分布不均的问题。城镇特别是城区大班额和超大班额问题突出,乡村教育资源富余闲置,就读人数不足。  乡村学校的资源配置处于劣势,乡村学校的学生、教师不断流失,那些只剩下几十名师生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还有没有必要办下去?  种种因适龄人口增加、学位供需引发的问题,困扰着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  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里程碑  实际上,从2013-2021年,我国义务教育在校生人数持续增长,学校数量持续减少,但还是实现了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里程碑式成就。  这首先得益于义务教育始终处于优先发展的地位,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财政资金投入、公共资源配置等优先保障义务教育。2012—2021年财政性义务教育经费从1.17万亿元增加到2.29万亿元,占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的比例始终保持在50%以上。  “坚持政府举办义务教育,强化各级政府投入责任,不断加大投入力度,优化投入结构,逐步提高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水平。”吕玉刚在发布会上说。  2012—2021年,小学生均经费支出从每生每年7447元增至14458元,初中生均经费支出从每生每年10218元增至20717元。生均公用经费标准经过多次提标,达到东中西部统一的小学650元、初中850元。  我国实施“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等重大项目,中央财政累计投入4000多亿元,带动地方投入超1万亿元,着力解决“乡村弱、城镇挤”问题,缩小城乡学校办学条件差距。  除了加大投入增加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义务教育还在深化综合治理保障更加公平。  吕玉刚说,义务教育招生入学改革不断深化,免试就近入学和“公民同招”政策全面落实,跨区域考试掐尖、举办“占坑班”、收取“赞助费”等违规招生行为得到全面规范,择校热大幅降温,入学机会更加公平。  2011年,北京小学成立了北京市第一个公办学校组建的教育集团。北京小学校长李明新在发布会上说,以北京小学天宁寺分校为例,原来天宁寺周边北京户籍的孩子绝大多数都去择校,一年级只能招2到3个班,而且多为非京户籍的流动人员子女。七年后的今天已经达到每年新招一年级14个班。目前,学校办学规模已经从进入集团前的450人,发展到了2300多人。  吕玉刚还说,健全“两为主、两纳入、以居住证为主要依据”的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入学政策,保障平等接受义务教育权利,2021年义务教育阶段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就读和享受政府购买民办学校学位服务的占比达到90.9%。  值得注意的是,对随迁子女的学位供给,很大部分是通过政府购买民办学校学位的方式。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同样提供一个学位,政府购买民办学校学位所花费的财政经费比举办公办学校要少很多,能够大大提高学位供给的效率。  比如,面对今年25万个小学一年级和初一学位需求,东莞市的公办学校提供接近12万个,虽然同比大幅增加1.5万个,但仍少于民办学校学位。  不过,一些地方的政府投入不足,导致随迁子女只能选择入读高价民办学校,有的每学期收费高达万元。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韩嘉玲告诉记者,“应该对教育产业化保持警惕,流动儿童应该享受基本的公共服务,不能因为其流动而不得不承担过重的经济负担。”  确保2035年总体目标  “下一步,我们将按照国家关于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构建高质量教育体系的重要部署,持续巩固基本均衡的发展成果,大力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吕玉刚说。  具体来说,将通过“四化”着力缩小“四个差距”,即以推进学校建设的标准化为重点,加快缩小区域教育差距;以推进城乡教育一体化为重点,加快缩小县域内城乡教育差距;以推进师资配置均衡化为重点,加快缩小校际教育差距;以推进教育关爱制度化为重点,加快缩小群体教育差距。  在办学条件达标方面,随着入学人口的增长,一些生均指标将承压。这些指标包括每百名学生拥有高于规定学历教师数、每百名学生拥有县级以上骨干教师数、生均体育运动场馆面积、生均教学仪器设备值、每百名学生拥有网络多媒体教室数等。  一位教育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按照在读学生达到峰值测算,即使在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目前所有学校全部达标的县域(区)也很有限,更别说区与区之间、校与校之间的差距也很明显。  在破解“乡村弱、城镇挤”问题方面,吕玉刚说,几年来,我们全面推进化解城镇大班额,在有效破解“城镇挤”的问题上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在“乡村弱”的问题上还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差距,这将是下一步的工作重点。  事实上,学生人数持续减少的乡村义务教育,存在短板之外,也存在弯道超车甚至为城市义务教育提供经验的地方。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综合部主任王烽认为,小规模学校小班额管理是未来教育的趋势。我国城镇学校的标准班额是45人,而欧美国家常规的班额是24人左右。“一些发达国家当人口增长比较稳定后,大规模的学校实际是很少的,大多数学校是在几百人的规模。”他说。  随着人口减少,一些乡村学校已经是小班模式,怎样探索小班教学,对构建班级教学生态具有重要意义。“在小学阶段,我认为全科教学很有必要性。因为小学教师的素质、能力主要不在于掌握多少学科知识,而在于怎样了解学生,怎样引导学生更好的发展,这个能力是跨学科的。”王烽说。  乡村小规模学校还有助于探索学校的社区化发展。“如果城镇学校也能和社区建立浓厚的亲情关系,择校问题将会得到根本缓解。家长择校时会考虑,不如让孩子进一个自己比较了解,跟老师比较熟悉,可以放心托付的学校,能够比较及时、全面地了解到孩子的发展过程。”王烽说。  吕玉刚介绍,2021年全国遴选了135个县域作为推进优质均衡先行创建县,明确了基本要求和攻坚重点,积极探索优质均衡发展路径,希望能够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总体上,要确保到2035年整体实现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