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市人民医院李鹏翼援沪日记丨援沪第七天~人间疾苦!【连载07】

2022.5.2 上海 晴其实说起来,透析病人真的蛮苦的,尤其四月份上海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天确诊人数高居不下,大家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封控在家中,如何从封控区出来去到医院,如何从医院通过封控回到家中,如何在交通停摆的时刻有车可乘,如何确保来回途中不被感染以及如何在众多易感透析患者中平安度过透析时间等等问题,都是他们需要切实面临的问题,刚开始的时候这一切没有统一的定论,所以就医困难,在当时成为所有透析病人的生命难题。随着国家的大力支持,全国各地医务工作者奔赴上海驰援,这一切都好转了过来,透析免费,治疗免费,吃住免费等一系列举措,切实满足了透析病人的生存需求,但很多细节方面的问题,例如定点阳性透析医院的病人间隔24小时连续两次核酸结果为阴性则视为转阴,但在一周内ct值不稳,有复阳的可能,所以他们转阴以后的归属问题,以及有些透析病人之前所在的透析中心成为指定阳性透析中心,那么他如果要透析的话,势必要重新选择透析中心,这其中的交通、接收等问题,都是透析病人心中的难题,不过相信在国家的干预下,这些都将一一落实,解决。从忻州出发到上海已经是援沪第七天 ,从昨日开始进仓 ,中间经历了诸多小问题,困难还是有的,睡不好导致的头疼一直困扰着,申请的止疼药昨天终于领到了,每晚五点半吃过晚饭,早上基本上都是被肚子叫醒的,早饭七点左右送到,但此刻班车就出发了,所以一般早上只喝一杯昨天留下的牛奶和饼干,来到医院穿好防护服开始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容易有心慌气紧的症状,慢慢就好了起来,之前支援的队友会给我们做工作梳理,帮助我们适应工作环境,大部分上海人还是很好相处的,笑眯眯的说着感谢,这无疑是一针强心剂,让我们充满了奋斗的动力。中午十二点半左右,老师考虑到我们刚开始可能会对脱防护服、进行消杀的流程不太熟悉会让我们提前结束工作。因为总队要求我们不能在医院用餐,所以从医院带午饭,坐一点半的班车,回到酒店做好消杀工作,进入房间再冲澡半小时,热水冲在头顶,脑袋有些发闷,稍微缓一缓,用热水泡泡就热乎了。领导出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尽力而为,量力而行,说实话,适应工作还需要好几天,我们一队出来十人,一个姑娘来了以后就一直咳嗽,身体不适不能上班,留下的九人除了我们市医院的三人可以操作这边的贝朗机器以后,剩下的六人有初入行业的,也有所在透析室没有此类型号透析机的,所以,我们的任务不仅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还要帮扶同行队员尽快熟悉透析机操作,任务很重,压力也有,但是只要努力,办法总比困难多,而且相信我们可以完成任务,而且做好。回酒店的路上,听到同事说,远在忻州的郭叔情况不太好,可能挺不过今天了,眼泪止不住的簌簌往下掉,多好的一个人,我走上海的前几天还说好了赶他不透析的时候,一起吃饭,一起打牌,怎么好好的人,说不行就不行了,我想不通,虽然来到透析室工作已经六年多了,身边的透析患者走了很多,但每次都让人心里发酸,大家每天的朝夕相处,远比亲人还要见得多,聊的多,关心的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突然想起一句别人在我初入行业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不要和病人做朋友。”我最初以为是为了避免纠纷,现在想想,那个整天和你有说有笑的人,他突然不在了,你就知道自己又要经历什么,我的透析病人,我的亲人,大家好好保重身体,还没有来的及的一张合影,就这么欠下了,难受,想哭!我能做的有限,好好生活,好好的工作,托人送去一个花圈,天堂没有病痛,只有欢笑,希望郭叔,您一路走好。人间有疾苦,不解风情。人间有真情,自难相忘!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