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机协作”正在成为新的生产方式

在湛江宝钢管控中心,大屏幕上实时显示出高炉、码头运输带等所有设备运转情况。工作人员足不出户管控中心,就能通过厂区内数以千计的摄像头对全厂进行实时监控和管理,远程操控工厂设备。   在此之前,大型钢铁炼化工厂的操作室一般会布置在紧挨热炉、轧机等设备的地方,但嘈杂、热浪、危险也相伴随,如今,借助5G技术,操作室变成了一个数字化操作平台,想搬到哪里就能搬到哪里。宝钢湛江钢铁项目专家、中兴通讯余杰文说,“进去操作室都要穿上鞋套,干净、舒适”。   这是数字化升级对制造业环境提升的一个缩影。在实现数字化转型后,企业需要的不再是从事简单、重复机械工作的劳动力,而是能够运用数字化、AI、大数据技术的复合型人才。伴随着制造业不断向智能化转型,工厂已经从早期的“机器换人”逐步转向“人机协作”,更多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在吸引着多元化、复合型人才。   ●南方日报记者郜小平   年轻人不爱进工厂了?   从一家作坊式橡胶密封圈工厂,蝶变成拥有研发制造自主决策能力的工业机器人,广州里工实业的转型也是形势所迫,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是:低端制造行业留不住人,许多产线工人都转行送外卖了。这揭示了当前制造业面临的尴尬处境:一边是年轻人不愿意进工厂,一边是工厂员工不断流失。   人社部数据显示,在2021年四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有43个是“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预计至2025年,中国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人才缺口将达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树根互联高级顾问王永在与一些制造企业沟通中发现,刚刚沟通的年轻人,下一次见面就换人了。他分析,年轻人比较排斥枯燥、单一化的工作,“90后”“00后”更喜欢互联网与技术融合的工作模式,工厂也要适应这种变化,让年轻人在手机上就能随时随地操控工厂。   “如果天天面对冰冷的机器和设备,这种生活一眼看不到头,年轻人希望自己能有价值,而不是被安排的角色。”王永说。   赛意信息董事长张成康分析,制造工厂对年轻人失去吸引力很大程度在于,制造工厂不重视年轻人的未来发展、缺乏系统性安排,让年轻人觉得没有上升空间。特别是在一些分工极其细分的制造工厂,流水线上的产业工人可能整天做的就是同一个动作。   作为富士康的一名质检工,李树灿就能感受到这种“螺丝钉”的角色:一个工站会分成好多道工序,每个人就负责其中的几道工序,工作波澜不惊。   他甚至“三进三出”富士康,“拿个身份证就能入职临时工,遇上生产旺季,富士康郑州园区比廊坊园区的时薪更高,我们就会立即卷铺盖换园区,而离职的理由也很随性,比如临近过年了。”   智能技术实现“增产不增人”   面对制造企业普遍面临的招工难、用工荒等难题,数字化技术已成为重要的破局路径。   在接到一家知名手机厂商的订单后,上海富驰高科一度犹豫要不要再招1500名质检工人,它们所面临的难题是,在上海已经找不到愿意坐在台前每天工作10个小时,用眼睛来盯产品缺陷的年轻人。   这家企业甚至考虑把工厂搬到江苏或者浙江去,但后来用了几个月时间,与腾讯联合研发了一套AI质检方案,能在数秒内拍数百张照片,并用计算机来识别缺陷。虽然先期要投入一笔研发费用,但经过测算,10个月左右就能收回成本。   而在宝钢湛江钢铁厂,借助5G专网跨基地远程控制机器人,将特殊场景下的远程操控作业成为了可能。   这意味着,当本地人手紧缺时,可借助数字化手段予以远程支援。余杰文说,信息化手段以及视频拼接方式,摄像头可以360°无死角观测工厂情况,令巡检不一定非要去现场。   宝钢湛江人均产能快速爬坡,但在5G+工业物联网技术的助力下,实现“增产不增人”。工人效率提升了,工作环境变好了,员工技能得到提升,收入也增加了,正朝着“有钱、有闲、有趣”的三有理想工作状态目标迈进。   在千里之外的陕西榆林红柳林矿业,借助华为5G+工业互联网还尽可能地减少了井下作业时间。“最高峰时,上百名维护人员‘三班倒’,现在只需要一半员工。”红柳林矿业副总经理郭奋超介绍,“智能矿山的本质是实现少人化,乃至全面智能化的精细管理。”如今,井下人减少就代表着更安全,而原有工作面的操作人员变成了巡检人员,最大程度地减少人工操作,降低了劳动强度。   员工与数字化变革同步   在自动化生产阶段,“机器换人”强调大规模的机器生产;而伴随着智能化的转变,强调的是机器能够自主配合要素变化和人的工作,“人机协同”成为新的生产方式。   “要想留住年轻人,必须要有数据才能发挥年轻人的能动性。”东岛新能源数字运营部负责人肖志鸿认为,从关注员工出发,让员工工作的价值发生改变,会更能激发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   在东岛,抄表这样的工作,已经全部被自动化程序取代。肖志鸿说,如果年轻人天天去巡检,他们一定不会喜欢上这项工作,而如果可以利用数据,他们可以发挥更多意想不到的作用。   如何推动一线工人自身的与时俱进,成为留住工人的一个重要方式。在三一桩机灯塔工厂,一条硕大的横幅显示,“灯塔工厂最大的意义是机器让人变得更好,人让机器变得更好”。   在此之前,两位特殊工位的焊工师傅成为重点保护对象,生产旺季时,两位师傅劳动强度非常高,必须加班加点,否则影响到整个生产节奏。而现在,借助树根互联“根云平台”,通过机器人将焊工技能转移到软件中来,员工再学习机器人的操作,认识与技能都依托机器人来优化,不再依赖于两位师傅的操作,大大改善了生产效率。   技术人员如何能成为高技能工匠?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能给机器赋能,用机器来替代体力劳动。“比如,装配工的装配技巧怎么传承下去?传统方式是师傅带徒弟。如今,可以直接将他们的技能用软件方式固化在的机器人中,形成‘员工负责创新、机器负责干活’的分工。”三一重工介绍,智能制造解决了很多体力劳动,灯塔工厂则让人和机器之间形成了一种协同关系,而不仅仅是体力的替代。   随着智能制造的升级,李树灿也感受到了新的变化:机械手的导入,让枯燥的工作更轻松,同一个工站的人越来越少,这意味着,一个人可能要负责整个工站,甚至负责多个工站。对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李树灿的想法是,将自己从技术工逐渐提升为工程师,可以管理更多的工站。   现在的工作环境也和以往不同了,李树灿明显感觉到,伴随着生产工艺不断更新,生产流程越来越优化,自动化技术越来越多,生产效率不仅比以前提升了很多。与此同时,车间环境也越来越干净,每一个区域规划都很精细,甚至有个人的独立空间,不像以前是一个“大杂烩”的场景。   当制造业越来越智能时,对环境也变得十分挑剔。广州里工实业最近将工厂从白云区搬迁到了番禺区,厂房面积更宽敞,出厂门口就是一座公园。这家企业在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中,不仅聚焦产品和客户,也更在意员工的感受。   广州里工实业CEO李卫铳介绍,以前需要徒手把零件放进机床加工,一天下来,工人的手都是油腻腻的,连旁边的水壶也被摸成黑色。现在,大家已经不用直接操作生产设备,手比键盘还干净。   产线吸引高学历人才加入   现在,李卫铳敢于开出比外卖员还高的工资来吸引产线工人。“我们给员工安排机器人,以前是员工一个人在干活,现在是员工带着一堆机器人去干活,很多重复劳动的工作交给了机器人来做,员工有了更自由的时间,生产效率提高了,企业利润也得到保证。”   李卫铳说,制造业工人可以像医生一样,随着时间的积累,能力不断提升,变得“愈老愈吃香”。   “现代化的工厂可以学到的东西太多了,无论是生产技术还是管理艺术。”肖志鸿也谈到,目前,东岛新能源研究院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已经多了起来。   事实上,高科技制造业的发展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高学历人才加入,“985”“211”高校毕业生也走向制造业产线、深入车间,用自身专业所长来提升制造业技术。   3年前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时,谢红玉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富士康“小妹”。她对富士康的了解只是停留在“这是一家代工厂”上,在校园宣讲会之后她才知道,这还是一家500强企业。在富士康,谢红玉负责供应链管理,每当用户给工厂下订单,谢红玉就要根据现有物料制定排产计划,并反馈给客户。“过去反馈给客户的报表需要制作半天时间,现在只需要半分钟。”即便遇到物料短缺的情况,谢红玉也能借助大数据迅速调整生产排期,这一点让她颇有成就感。   这几年,富士康陆陆续续开发了不少项目,谢红玉不仅要跟进项目、协调人员,还要做系统开发。一边和客户谈需求,一边和项目组沟通进展,面对不同的群体,全能型、全方位的磨炼,已经让现在的谢红玉更敢于表达自己。   ■延伸   商业模式   改变人才缺口   伴随着AI、5G、大数据等技术在制造业的深度应用,数字化人才瓶颈更为凸显。工厂对技能的要求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原本很多岗位都是手工作业、线下操作,而现在很多工厂通过设备联网,各种数据价值应用,如设备故障预警、故障预测、远程维护等,需要使用新的数字化工具。   “数字技术要有专业人才,但这些人才都比较贵,制造企业不一定养得起这么多人才。”树根互联联合创始人、CEO贺东东坦言,除了吸引年轻人到制造业车间,能不能把车间工人培养成为工业互联网人才更关键。   目前,树根互联联合职业院校,设立专门的工业互联网实训基地,学生真实地进入工业现场学习和实训,让产业工人学会如何进行设备联网、数据建模,如何让个人技能与工业互联网人才更加匹配。   贺东东认为,对制造业企业来说,针对高中低不同岗位角色,可以用不同方式方法来解决人才缺口问题。针对高端应用人才,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上的共享服务解决,这些平台聚集了大量的IT高端人才,解决了大量不同企业的共性问题,而一般制造业企业,则主要是培养懂一线制造业软件和正常软件开发能力的人才,了解基本的操作和维护,就可以保障企业的正常数字化运转。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