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避传销泥潭 老人尤须警惕

【胡说一道】老年人没有投资渠道,而对于钱生钱之类的事情又特别痴迷,且往往执迷不悟,这也给各种骗子留下了巨大生存空间。   胡不归   当今社会上的各种骗局,以老人为目标的不在少数。尽管如此,对于孤身一人待在老家的老父亲,我倒一直没怎么担心他会上当受骗,因为其一,他连智能手机也不会用,自然地避开了很多陷阱;其二,老爷子和我一样,绝不相信养生那一套,视所有保健品皆为骗局,甚或连祖传秘方在我俩眼里都是扯淡,当然不会像许多老年人一样栽在这上面;其三,老人家平时节俭得很,可谓“一钱如命”,之前曾有过被人借走几百块钱而消失的教训,自然会把钱包看紧了。总之,86岁的老父亲,在这方面还是让我放心的。   然而,不久前的一件事情,却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来。   6月中旬,我回了趟湖北老家。由于疫情,我已有一年多未回去了,父亲高兴之余,向我汇报,他这些年又攒了一些钱,将来后事无须我们操心,巴拉巴拉。然后,他吞吞吐吐地说:这个钱还会生钱的,十万可以变成十五万。   我一听立马警惕了。我知道老爷子的脾性,每次退休工资发下来,他都会跑去银行转成什么零存整取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存法,而能多出一点利息来。我说过他无数次,别把简单的事情整那么复杂,就全存活期得了。他一直我行我素,也只好由他去。但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利息啊。   在我的追问下,老爷子终于说了实话:就在我回老家的两天之前,他把104000元投入到了一个集资盘。原来,我给老人请的保姆,其女儿正在做这个,她投进去50万已经有半年时间了。母女俩经常讨论又收到了多少返还款,老爷子不禁动了心,强烈要求也带他玩玩,于是,他那点积蓄就砸进去了。   我一听就炸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啊!   父亲说:我知道告诉你你也不会同意。人家这是国家批准的项目,还开有实体店,每月分三次返还,两年后连本带息,十万就变十五万了。   我急了:我当然不会同意!这是传销!传销!   父亲大概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踏实,让我上网查查这家公司靠谱不。我说:查什么查啊,一听就是骗子。你也不想想,现在经济这么差,百业艰难,做什么生意能有一年百分之二十多的利润?何况人家公司自己还要赚钱呢,总不能把利润都回报给你吧?另外,拉你进去的人还有提成呢。   工作与金融相关的我,气急败坏之余,还是捺下性子给老人上了一堂课——什么是庞氏骗局。这就是个靠拉人头维持的资金盘。你得到的利息就是靠后面的人来提供,甚至早期的“分红”就是分的你自己的钱。一旦人头供应不上,立马崩盘。并且,国家对传销一直是打击的,如果哪天出手将之取缔,你大抵也拿不回本儿来。还有,如果这座金字塔的顶端卷款跑路,那就更是血本无归了。   醍醐灌顶之下,老父亲似乎有所醒悟。但他又强作镇定,说那就听天由命吧,也许这家公司能运作下去,两年后连本带息都能收回来呢。我说,即便如此,你赚的钱也是后来的人缴纳的,而这种资金盘早晚会崩,你让后面进来的人找谁去?这种昧心钱你也赚?亏你还是个老党员!父亲语塞。   此后的事情不再赘述,万幸的是,这个钱追回来了。因为它的程序里还有一个“冷静期”,大概是这个传销工程在我老家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吧,他们也不愿惹太多麻烦,并且我父亲的上家——保姆的女儿,在那个系统里已经做到了一定地位,有一定的话事权,所以,也帮忙退回了这笔钱。   庆幸之余,这事儿多少有点尴尬,毕竟都是很熟悉的人,以后还会朝夕相处,她们也并没有强拉我父亲入伙,是老爷子自己上赶着要求加入的。于是,钱到账的当天,我请母女俩吃饭,缓和一下气氛。席间,我对她们说:你已经进去半年了,不可能想退就退出来,并且我看得出来,你们是很相信这家公司的。我只劝你不要再追加投资进去了,我的意见仅供参考。于是皆大欢喜,其乐融融。   事后我还是上网查了这家公司,事实是,我老家有不少人卷进了这个漩涡,并且以中老年人为主,而几个月前,当地政府已经针对这家公司发出了警示函。   老年人没有什么投资渠道,而对于钱生钱之类的事情又特别痴迷,并且往往执迷不悟,这也给各种骗子留下了巨大的生存空间。为人子女者,尤其需要提高警惕,别让老人掉进泥潭。我可以说,这次我拯救的不只是老人的积蓄,甚至是老人的生命。一个一辈子抠抠搜搜的老人家,如果突然血本无归,结局真是无法想象的。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在本专栏版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