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苯价格高位震荡 下游产业链利润受创

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及下游需求增长影响,纯苯价格一路飙升。   金联创数据显示,6月10日,纯苯价格罕见破万,达到1.03万元/吨。截至6月23日,纯苯华东地区市场价(中间价)为9675元/吨,而1月3日该市场价为7325元/吨,涨幅32%。   金联创化工分析师王茜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纯苯市场价格持续上扬,对下游造成极大压力。王茜认为,近期,纯苯下游产业链整体盈利情况一般,苯乙烯及苯法顺酐亏损情况虽得以改善,但其盈利仍有难度,己内酰胺及酚酮亦维持亏损状态,相关的企业生产成本压力大增。   价格高位震荡   纯苯是最重要的基本有机化工原料之一,主要用于制造苯乙烯、苯酚、苯胺、己内酰胺、己二酸、氯化苯等产品,进而可以应用于合成橡胶、塑料、纤维、洗涤剂、染料、医药等产品的生产,其下游衍生领域极其广泛。   2022年以来,受原油价格及市场供应紧张的影响,纯苯价格一路走高,整体呈现向好态势。   以华东地区市场价为例,金联创监测数据显示,华东地区纯苯价格低点为1月3日的7325元/吨,高点为6月10日的1.03万元/吨,涨幅达40%。6月10日,中石化纯苯价格再次上调300元/吨,执行1万元/吨,沿江、沿海各炼厂统一执行此价格。   对于纯苯价格上涨的原因,王茜告诉记者,乌克兰局势及国际能源紧张导致原油价格持续大幅走高,叠加大型炼化企业的发展和下游扩能,使得我国纯苯在供需面及市场走势上,受国际纯苯市场影响程度下降,市场趋势及产业链整体运行方向存在较强的自主性,国内基本面的变化对产业运行产生较强的指向作用。同时,随着下游新增产能释放,市场对纯苯需求量增大。   恒力期货数据显示,2022年纯苯新增产能有限,截至目前,仅新增镇海炼化等装置产能44万吨。同时,纯苯下游项目新增较多,仅苯乙烯产能今年就新增239万吨。纯苯供需形势持续紧张,导致库存出现新低。   同时,生意社于6月11日分析称,由于国际价格处于高位,华东港口进口纯苯减少,库存持续走低至4.8万吨,可交割库存不足导致逼空情绪浓厚,华东部分地区价格连续攀升。主营炼厂前期由于生产成本因素,纯苯产量下降,价格持续走高。多重利好提振下,纯苯价格每吨突破万元。   下游产业链承压   不过,近期亚洲纯苯市场回调走低,随着原油价格收跌,叠加下游集中检修,需求面支撑减弱,纯苯市场快速下挫。   金联创数据显示,6月17日,纯苯市场商谈价较上周下跌500~650元/吨,截至6月17日,华东地区商谈价9650~9700元/吨,华北地区主流商谈价9300~9600元/吨,下游采购意向价为9400元/吨,市场对纯苯挂牌价下调预期增大。   纯苯市场价格高位震荡,挤压了下游的盈利空间,一些企业甚至出现亏损。   王茜分析称,虽然当下国内纯苯价格有所回调,但是下游产业链整体盈利情况一般。苯乙烯及苯法顺酐亏损情况虽得以改善,但其盈利仍有难度,己内酰胺及酚酮亦维持亏损状态,企业生产成本压力大增。苯胺、己二酸虽微利运行,但整体开工情况一般。部分苯乙烯装置停车,导致其开工率下降,故下游市场对纯苯的需求仍未提升。   以下游酚酮为例,2022年1~5月,国内酚酮工厂的理论成本增加明显,但下游未能跟上成本端上涨的步伐,酚酮工厂理论毛利受到挤压。据卓创资讯监测,1~5月,酚酮工厂的平均理论成本分别为12408元/吨、12958元/吨、13778元/吨、13543元/吨、14171元/吨;而1~5月酚酮工厂的平均理论毛利分别是1992元/吨、1923元/吨、779元/吨、121元/吨、-167元/吨,毛利逐渐由正转负。   酚酮行业利润受损严重,其龙头企业维远股份(600955.SH)首当其冲。维远股份2022年第一季度季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19.77亿元,同比下降12.18%;归母净利润3.04亿元,同比下降48.59%。   维远股份方面表示,公司采购大宗化工原料纯苯和丙烯,生产苯酚、丙酮、双酚A、聚碳酸酯。业绩下滑主要系装置检修和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所致。   王茜讲道,纯苯下游产能继续扩张,但终端需求尚未跟进,市场价格传导问题重重,使得纯苯产业链利润从下游逐渐向上游转移。   王茜表示,整体来看,合约销售使得纯苯企业利润有一定保障,地炼企业出货水平相对偏高,利润率较往年有一定提升。且随着苯乙烯、酚酮、己二酸等产品产业链继续扩能,下游对纯苯需求量仍将稳步增长。但综合下游新增产能及投产地区来讲,华北仍是下游新增项目的主要聚集地,届时华北市场货源流行性增强,同时对市场影响力增大。   在王茜看来,原油涨跌无序,加剧纯苯市场操作风险。随着后期盛虹炼化芳烃装置投产,将在短时间内提升纯苯的供应量,市场供需格局或将有所调整。   对外依存度降低   随着炼化行业快速发展以及技术不断成熟,我国纯苯产能大幅增长,需求量持续上升。   申港证券研报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下游对纯苯的需求增速分别达20%、21%、10%。与之相比,纯苯的产能增速仅分别为4.09%、14.38%、4.1%。从数据不难看出,纯苯需求的增速远远大于产能的增速,使得供应链缺口持续扩大。   由此可见,我国纯苯行业处于供应偏紧状态。与此同时,由于纯苯行业供需缺口不断扩大,对进口依存度也较高。   不过,王茜表示,目前国内纯苯市场呈现高产出、自主可控以及强需求的局面,对进口的依存度已经在近年表现出整体下降的态势,下游扩能较多,尤其是苯乙烯的扩能,使得需求面的影响力度较往年加强。   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纯苯进口数量为2097878吨,同比增长8.2%,出口数量为3054吨,同比下降91.5%。进口国家最多的是韩国1039112吨,占总进口量的49.53%;其次是泰国270491吨,占总进口量的17.89%;再次是文莱154385吨,占总进口量的7.36%。   另据中宇资讯统计,2022年5月,我国纯苯当月进口量为21.25万吨,累计进口量为139.28万吨。当月,进口金额为254249642美元,进口均价为1196.709美元/吨,进口量环比下降21.09%,进口量同比增加8.90%。截至2022年5月,我国纯苯累计进口量比去年同期上升31.51%。5月,原油呈持续上涨走势,国际价格在美国原油强劲需求带动下不断走高,受进口成本过高且运输周期等因素影响,导致我国5月进口量大幅下降。   王茜表示,从2022年国内基本面考虑,国内产能依旧上升,主要集中在大炼化企业,国内企业价格对市场价格的主导权优于外盘,下游扩能使得供需面有一定平衡性。但下游产能快速扩张,使得下游需求面的影响力逐年增强,其中下游扩能较多的产品为苯乙烯及己内酰胺,后期己二酸及酚酮扩能逐渐增多。   2022年,全球纯苯新增产能主要集中于中国。华瑞石化资讯网统计,国内纯苯新装置计划为330万吨左右,这些新增产能多数以炼化一体化装置为主。例如盛虹炼化有1600万吨炼油,预计纯苯产出110万吨,下游配套45万吨苯乙烯和65万吨酚酮;广东石化2000万吨炼油,预计排产纯苯80万吨,下游配套苯乙烯80万吨,纯苯月度外销量仅1万吨。   王茜认为,下游产能的快速扩张,虽然对纯苯需求量增加,但是仍需警惕下游产能扩张对产业链的影响,若供需市场未完全匹配,下游快速扩张后可能会对纯苯价格形成反向压制。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