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解读】AIC资本管理新规出台 市场化债转股为企业“降杠杆”提供“实手段”

为进一步加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监管,推动其持续稳健经营,7月8日,银保监会制定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 )。  专家认为,相对于通过清收、重组、核销、转让等方式处置存量不良贷款,市场化债转股能够更为及时地通过降杠杆缓解企业流动性压力和潜在风险,也有助于经济转型升级和国家产业布局优化。《办法》进一步规范金融资产投资公司(Financial Asset Investment Company,简称“AIC”)资本充足管理,提高资本利用率,未来AIC将在资产业务、负债业务、内部管理等方面持续发展。  债权转股权帮助企业“降杠杆”的“实手段”  从定义上看,AIC是指经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主要从事银行债权转股权及配套支持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银行通过AIC实施债转股,应当通过银行向AIC转让债权,由AIC将债权转为对象企业股权的方式实现。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指出,AIC成立的背景是新一轮市场化债转股。2015年12月,“去杠杆”作为“三去降补”五大任务之一,首次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被提出。2016年10月,国务院正式发布《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以及《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市场化债转股正式启动。  在曾刚看来,相对于通过清收、重组、核销、转让等方式处置存量不良贷款,市场化债转股能够更为及时地通过降杠杆缓解企业流动性压力和潜在风险,同时增强入股企业中长期发展韧性和竞争力,有助于经济转型升级和国家产业布局优化。这既有利于体现融对实体经济的深度服务、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又有利于商业银行前瞻性地主动管控不良贷款形成的压。  但是,在原有金融AMC主导的市场格局和银行监管规则下,市场化债转股的进退将会面临商业银行参与意愿不高的难题。一方面,如果由商业银行独立开展债转股,意味着贷款资产转换为股权资产,在资本充率监管框架下,银的险资产规模会幅增加,对资本形成较大损耗;另一方面,如果与金融AMC开展市场化债转股,虽然可以实现债务出表,降低银对资本的损耗,但银与金融AMC之间很难就转让价值达成一致,进而会影响市场化债转股的效率。  曾刚表示,在这种背景下,允许商业银成立专开展市场化债转股业务的子公司(即融资产投资公司),将债转股的综合收益内部化,以此扫清商业银更规模参与债转股的障碍,成为市场化债转股工作的一项核内容。  2021年以来,AIC政策层面的变化主要是资本管理及保险资金来源。在资本管理方面,监管部将在制度层面规范AIC的资本管理,按照非银行金融机构管理规范,对AIC实施资本管理。在资金来源方面,2022年4月发布的《中国银保监会关于保险资投资有关金融产品的通知》明确保险资金可以投资AIC的债转股投资计划,在监管层面扩大了AIC资来源。  资本监管以外的配套监管规则有望进一步细化  《办法》要求,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各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以下要求: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6%;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  在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看来,整体上,AIC的资本计算与银行相似,但也有一定差异。为激励AIC开展债转股业务,AIC开展债转股业务所持有的股权和债权风险权重均较银行有所降低。值得注意的是,AIC经批准以特殊目的持有的对金融机构投资的风险权重为250%,未来监管部门或将进一步通过AMC与AIC开展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工作。  曾刚认为,AIC已经逐步从最开始专门做债转股的机构慢慢拓展成可以相对全方位开展不良资产收购处置的机构,越来越接近于特殊资产市场的重要参与者。未来,作为专注于债转股以及不良资产交易的金融机构,监管还将出台一整套的监管规则。  “在审慎监管框架下,未来或将进一步细化除资本监管以外其他方面的规则。而且在不断动态发展过程当中,业务也会发生变化,未来监管规则也会随之调整和发展。”曾刚说。  此外,曾刚还指出,AIC作为新型金融机构,按照发展需要,未来将在资产业务、负债业务、内部管理等方面持续发展。  一是资产业务可能会持续扩大。为配合国家金融发展战略,相关部门在积极探索扩大AIC的业务范围,比如,对外并购重组,未来AIC业务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在业务规模上,随着资本增加,AIC业务规模将持续增加。二是负债业务可能会继续拓宽。在金融债方面,将继续发行金融债券,形成表内融资。在第三方资管方面,将吸引更多的保险资金投资到债转股投资计划,提高债转股资产的管理规模。三是内部管理更加规范。未来,AIC将在数字化建设、监管数据统计、财务决算、信息科技、消费者保护、资本充足等方面加强管理。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