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组件厂开工率整体五成左右 毛利水平不足10%

财联社记者近期走访组件企业了解到,目前整体开工率较一季度出现明显下降,专业化组件厂的开工率五成左右。其中,一体化和龙头企业仍有在手订单,但二三线组件厂因材料价格走高、停产停工等,对组件毛利水平和订单交付影响比较大,业内整体毛利水平在5%-10%左右。企业人士表示,在硅料超过20万元/吨的情况下,各个环节的利润几乎被锁定,组件厂承压明显。  相关报道  光伏组件厂集体停产?真相其实是这样  近日,关于光伏组件厂出现大面积停产的消息在行业内流传。传言称,多家光伏组件厂将在6月底至7月初这几天里减产或停产。  在第一财经记者求证中,多数头部组件企业对相关传闻表示否认。  东方日升(300118.SZ)营销中心高管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排产还没有较大的变化,但是如果未来订单出现亏损的话,不排除作出检修排产甚至是停产计划的可能性。总体来看,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打算。”  另一组件厂内部人员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二三线的组件厂可能存在停产,因为没有垂直一体化产能,他们的成本很高,硅料涨价必然带动行业洗牌。”  “目前我们仍然以执行前期订单为主,但是如果上游价格再这样涨下去,不排除7月份排产有所调整的可能性,后续可能进一步下调开工率。”该组件厂内部人员表示。  7月4日,组件企业星帅尔(002860.SZ)在投资者平台上回复称:“上游硅片的涨价,在短期内对公司光伏组件的生产和销售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前两年在业内也出现过高硅料价格的情况,而当时光伏组件厂商没有大规模的排产、停产情况。  实际上,现在最让组件厂商们感到“两难”的是,在上游调价对成本端持续施压的背景下,组件端“是否跟涨”以及“应该涨多少”,终端需求能够接受。  一直以来,光伏组件厂作为全产业链中“议价能力”较低的中下游企业,在应对上游价格暴涨导致的成本上涨时最为“受伤”。  某头部组件厂的销售高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坦白说,硅料涨到近290元/kg这个程度,我觉得作为组件厂已经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做了,所以下半年也没有什么价格可言。组件、电池端都没有什么好报的价格,因为我们就算报给客户,客户也不会接受。”  “在应对措施上,涨价情况还是会出现的。但是目前的问题是,就算价格涨上去也是‘有价无市’,所以还是得看一看再决定后续要怎么样做调整。”该销售高管称。  目前,组件端的价格已有小幅上扬的“苗头”。据行业智库Solarzoom数据,随着上周以来硅片及电池片的提价,组件厂商的成本压力进一步加剧。国内组件价格相应略微上调,主流价格到了1.91元/瓦-1.98元/瓦的区间。  “据测算,1.95元/瓦几乎是国内下游投资企业能承受的价格极限。” 智汇光伏分析称,当组件价格高于1.95元/瓦时,国内光伏组件招标量明显下降。即使电池片进一步涨价,组件企业也很难将价格向下游传导。  而上游成本的激增,除了影响到中游组件厂的利润和排产情况之外,还将继续向下传导至终端光伏电站的装机市场。  “今年国内的装机量应该是比较弱,下游对上游的高价格无法接受。”某组件厂商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组件的报价都超过了两块一(2.1元),而中标价都在一块八到一块八毛五左右(1.8元~1.85元),我们根本无法开工。”  “截至目前,终端接受度仍然低迷。接下来的7月和8月,国内需求和项目的拉动预计将因为高昂的价格受到限制。”中信建投分析称,虽然组件厂家已经对7月价格报价有些微调整(涨幅约每瓦0.02元至0.05元不等),但是终端需求和接受度还需要等待供应链上游价格来定,7月份的开工情况有可能出现变化。  进一步来看,分布式电站和集中式地面电站对高组件的接受程度也是不同的。  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涨价对于集中式地面电站的影响确实大,相比之下,分布式电站对价格的敏感度低一点。”  2021年,在国内组件价格大幅上升的情况下,户用光伏新增装机量同比增速仍然较高。两种光伏电站装机需求差异的背后是收益率的情况不同。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地面电站一般适合地广人稀的区域,电价偏低;而户用光伏一般建于屋顶,比较适合地少人密的地方,电价比较高。在同样高组件价格下,分布式项目的收益率比地面电站更高。因此,高组件价格对于分布式电站的需求波动更小。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