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包泛滥!仙侠网游藏身猜成语APP 玩家自述氪金百万 联运方流水达30亿

在App store,评分高达4.9的《神奇走位》看起来是一款收集类的跑酷小游戏。玩家在前进的过程中不断收集木板,用来跨越遇到的障碍物,抵达终点时所剩木板越多,就可以爬上越高的倍数楼梯,获得越高的分数。 1_。jpeg图片来源:游戏截图   但当玩家安装App后,看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一款游戏。在加载完一个91M的安装包后,取代上述休闲小游戏的,是一款仙侠类传奇网游,无需注册、无需绑定手机、无需实名验证,玩家便可直接登陆开始游戏。   进入游戏后,角色随即全自动操作升级打怪,不出10分钟就已经升到30级。相比于操作,占据玩家最多注意力的,是游戏页面右上角的商城、背包、开服活动、首充、VIP、防诈骗得奖励、零元礼包等多个按钮。   游玩过程中,游戏也会不断弹出各种装备、首充福利等,引诱玩家在游戏过程中充值,游戏体验与早期页游如出一辙。 2.jpeg图片来源:游戏截图  这般“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实则只是游戏行业“马甲包”乱象的冰山一角。   时代财经调查发现,包括猜成语游戏《妙语连珠》、躲避类游戏《完美躲避》在内等多款游戏,都是这款实际名为《我在江湖》游戏的马甲,且共享用户信息。据媒体此前报道,在行业最混乱的时候,套用马甲的换皮游戏曾占据苹果游戏免费榜前200名的半壁江山。   “这是行业内‘换汤不换药’的灰色地带,多年来屡禁不绝。”一名游戏行业资深从业者向时代财经感慨道。   有人氪金超百万   所谓的马甲包,是指游戏公司将一款网络游戏,通过改变游戏名称、应用图标、描述等内容,重新制作成另一个版本,以此绕过应用市场漏洞,最终以多版本的形式,上线App Store或者安卓商店,并通过关键词覆盖等形式获得更高的下载量,取得更大收益。   “就像给一间屋子开了更多的门,进来的量自然也更多了。”   上述从业者表示,一个马甲包一天能带来的自然流量大概在几十个到上百个,10个包每天就能带来数百上千的自然量,“再做做推广的话,量级会增加很多”。   据他回忆,曾经有一款传奇类手游,月流水2000多万元,其中通过马甲包上架带来的流水占到了90%以上。   2020年,苹果、今日头条等平台向游戏厂商要求提供版号曾引发过一轮马甲包地震。但很快,马甲包又通过“个人发行游戏”的形式死灰复燃。   据上述从业者透露,个人游戏发行成本极低,仅百元左右的成本,就可绕过政策监管将游戏分发给各类受众。游戏内的充值系统还会绕过应用商店支付体系,直接跳转微信支付或其他渠道,以逃避分成及相关税务支出。此外,这类游戏平均寿命不超过一个月后便会下架,在相关部门前来抽检前就已消失。   截至发稿时,三款马甲之一的《妙语连珠》便已经下架,不留一丝痕迹。   时代财经发现,引流来的玩家会在游戏的逐步引导、诱惑下往游戏内充值,且金额普遍不低。   吕俊(化名)是其中一员。2021年,经由主播直播间接触到《我在江湖》的他,在游戏战力(游戏内的攻击力数值)被卡以及各种红包活动轰炸的诱导下,累积充值近3万元,以期能提升自己在服内的排名,获得更佳的游玩体验。   但好不容易冲到前列的他经历了一次服务器合并,大量氪金能力更强的玩家被整合在一起,名次又迅速下跌。   本不服气的他又向游戏内继续充值。但这笔钱还没来得及全部用于稀有装备抽奖,就有1300元在未收到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被系统划扣。当他找到客服申诉,却被告知这部分钱用于装备升级,并且无法退回。心灰意冷的他就此退服。   “这个游戏就像那种换皮的页游一样,一天一个充值活动逼你氪金,没钱根本玩不了,到最后只会心力交瘁。”吕俊表示。   而他见过游戏内最夸张的氪金“大佬”,是一位想要冲刺200亿战力的玩家。该名玩家曾在《我在江湖》贴吧内开帖实时记录自己的氪金历程,自述累积充值金额超百万。   联运方自曝总流水达30亿   公开资料显示,《我在江湖》由游戏上市公司凯撒文化研发,2017年7月正式拿下版号,背后运营单位为上海光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直到2019年11月才正式上线。   然而,时代财经发现,在上述《神奇走位》、《妙语连珠》及《完美躲避》数款游戏内,绑定着“指尖印象”“星漫游戏”等不同的客服公众号。经查询,这两个公众号认证主体分别为广州星彩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广州思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天眼查数据显示,广州星彩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22日,经营范围包括数字动漫制作,游戏软件设计制作等,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高海霞。   而广州思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实控人及其关联公司层层穿透,最终导向隶属于掌坤网络的小瓜游戏,这家公司被业界认为是琶洲游戏派系—君海系的一员。在该公司官网上,《我在江湖》被清晰列为5大热门游戏之一。   不过,小瓜游戏仅是《我在江湖》其中一个联运方。一般而言,为实现利益最大化,不熟悉发行的游戏厂商会寻找专业的平台运营方进行合作,考虑到游戏口碑,联运会被限定在一定范围内。   但《我在江湖》背后却藏着多个联合运营方,有的通过短视频买量、有的通过马甲包引流,且相互之间存在竞争关系,穷尽各种手段转换流量,收割误入的玩家。   如近期在黑猫投诉上,就有网友投诉《我在江湖》以红包为由诱导充值消费3966元,但他的投诉对象却是另一家公司—海南九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此同时,买量平台安锋游戏也曾为《我在江湖》搭建过一个官网。   而在一众联运方中,广州硕星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对外的招聘简介中透露流水情况,该公司表示旗下3D ARPG手游项目《我在江湖》已上线,目前月流水达5000万元,总流水达30亿元。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