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势而上,技工院校扬帆再出发

在国家“十四五”规划提出“突出职业技术(技工)教育类型特色大力培养技术技能人才”、新《职业教育法》明确技工教育法律地位的布局谋篇下,以培养技能人才为己任的技工教育正迎来又一个春天。   在就业总量存在较大压力的当下,技工院校今年“逆潮流”地保持着逾100万名毕业生“就业热”和再一次“招生热”:有的学校表示学生“供不应求,就业率在98%”,有的学校表示“相关专业学生提前1年被预订”,有的学校表示6月底就完成了招生任务的83%。   技工院校“招生热”和毕业生“就业热”的背后,既有国家完善政策保障、不断优化技能人才结构与布局的因素,也有企业满意度不断攀升、市场认可度不断提高等因素。未来,技工院校还将完善技能人才后续发展“出口”,不断扭转社会偏见。 放开技工院校招生“入口” –时代转型呼唤更多技能人才   “我的中考成绩不够上重点高中,考虑到今后就业,报名了技工院校。”今年7月,安徽省合肥市的何林成初中毕业后选择在当地的一所技师学院就读。在他眼里,技工学校并不是大多数学生的第一选择,但正越来越受到关注。“反正读完大学也要就业,不如提前找个能解决就业的学校。”何林成说。   中考过后,广大考生都面临着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两个赛道的选择。与学历教育的火热不同,近年来,职业教育正以新的形象进入大众视野。这其中,技工院校以其居高不下的招生、就业率获得更多关注。今年,全国技工院校计划招生140万人以上,同时,逾100万名技工院校毕业生保持着“就业热”。   –就业率居高不下。人社部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全国技工院校毕业生有108.7万人,就业率达97.2%。无锡、广州等多地技工院校近年来招生规模逐年扩大,总体就业率保持在98%以上;   –技工院校毕业生遭企业“哄抢”。在东莞市技师学院,毕业双选会岗位数与求职人数之比约为4∶1;在广州市工贸技师学院,2022届毕业生目前在岗实习率达到98.7%,截至6月下旬,不少企业已提前抢签近四分之一的2023届毕业生。   技工院校毕业生为何呈现出招生与就业“两头热”?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王星分析,当前就业市场呈现出技能人才供需不平衡,背后集中反映出我国经济转型与人才培养匹配度较低,技能型人才较少的问题,致使岗位需求与劳动力供给存在错配。   当前,我国面临经济转型,越来越多劳动密集型产业即将被技能密集型产业替代。集中体现在近年的劳动力市场中,企业招聘要求逐渐由“招普工”向“招技工”转变,多年来我国对技能人才的求人倍率高于2;另一方面,我国的技能人才结构仍未完善。截至2021年,全国技能人才总量超过2亿人,高技能人才超过6000万人,技能人才占就业人员总量的比例超过26%,已充分说明培养足够的技能人才,才能足够适配当前及未来国家经济转型发展的需求。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与市场要求下,筑牢国家制造业的技能根基,呼吁推动技工院校发展,成为当务之急。   国家“十四五”规划提出,突出职业技术(技工)教育类型特色,深入推进改革创新,优化结构与布局,大力培养技术技能人才。新《职业教育法》的正式施行,明确了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这些都为未来技工院校的发展注入了强心剂。   “这次修法把许多利好政策从国家政策层面上升到国家法律层面,为技工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办学方向、办学定位、办学模式、办学管理、办学效益等多方面的指导。”广州市职业技术教育研究院院长张利芳认为,技工院校要按照新《职业教育法》的规定,坚持“两条腿”走路,在产业工人素质提升方面下功夫。 完善毕业生后续发展“出口” –提高待遇改变社会认可   “进学校的时候没想到找工作会这么轻松。”阜阳技师学院汽修专业学生张晋,在毕业前就与3家汽车维修企业达成就业意向。据他介绍,毕业后的薪资在5500元左右,高于当地平均水平。   随着技能人才供不应求,当前市场上给技能人才的薪资也水涨船高。当前,技工院校制造类专业毕业生的起始薪资普遍在4000元-6000元,与高校毕业生的薪资持平甚至稍高。   从薪资看,技工院校毕业生的后续发展“出口”正不断打开,然而,技工院校的社会认可度却一直不高。技工院校的“招生热”,集中反映在以长三角、珠三角为代表的沿海地区;一些中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的技工院校负责人表示,“哪怕就业率高,在招生上也存在一定难度”“由于社会观念的原因,技工院校就业率高招生不旺是常态,这不是调整普职比就能一蹴而就的”。   “从学生、学生家长角度考虑,大家都想拥有一个体面的学历,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王星说,这样的“体面”在当前仍是社会主流,“考得差的上技校”仍是绝大部分学生家长秉持的观点。   技工院校培养技能人才的主要去向–技术工人岗位的不被认可,是技工院校得不到认可的重要原因。据王星调查发现,制造类工人平均每1.6年就要换一个岗位,“也就是说,这些毕业生不到两年就要换下一份工作,他们的就业能得到保证,但就业质量却不高。”   产业工人“短工化”的背后,折射出这批技能人才所获得的社会认可不高。王星表示,这样的社会认可体现在多方面。“比如技能人才在劳动力市场的体面和受尊重,在工作中的付出成本是否能得到回报;能否实现人生成就,得到社会层面的尊重等。”   如何扭转技能人才乃至培养技能人才技工院校的社会评价?多名受访者表示,提高技能人才待遇水平,完善贯通技能人才职业发展,在技能人才技能水平与待遇之间达成有效结合,是当前行之有效的一种方式。   道依茨一汽(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高级技师鹿新弟表示,当前技能人才的薪资待遇仍无法与其市场需求、认可度相匹配。“只有提高技能人才待遇水平,畅通技能人才职业发展通道,完善技能人才激励政策,才能激励更多劳动者特别是青年人走技能成才、技能报国之路。”   在贯通技能人才职业发展上,当前,人社部正出台新的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探索建立与职业技能等级序列相匹配的岗位绩效工资制,进一步完善技能人才技能水平与使用待遇。新“八级工”将在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和高级技师之下补设学徒工,之上增设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建立这样的与职业技能等级(岗位)序列相匹配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将有效地激励、吸引更多劳动者从事技能岗位,从而转变技能人才和技工院校的社会认可度。 把脉技工院校“校内”培养 –根植市场需求,工学结合培养人才   杭州技师学院学生范远方,在绍兴宝利德汽车有限公司实习半个多月,就已经得到公司钣金“大师傅”的赏识。回忆起自己的求学历程,他曾经以为自己考不上高中,“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这样了”。但在技师学院的学习中,他一路从中级工、高级工到预备技师,技术技能和兴趣爱好都得到了满足。   范远方说,在学校五年学到的东西,在实习里都派得上用场;实习的岗位也和他所学专业对口。类似的评价也在企业负责人中提到。“技工院校培养的毕业生,专业知识掌握扎实,业务技能熟练,思维活跃,主动学习能力也比较强。”浙江宝利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人事总监吴美峰说。   越来越多技工院校获得企业认可的背后,是技工院校以就业为导向,主动对接地方产业,把行业、企业需求作为技能人才培养的目标和标准开展的校企合作建设。   多年来技工院校发展中探索的“招生即招工、入学即入厂”的办学模式,也是新《职业教育法》中大力倡导的技能人才培养方式。   新《职业教育法》全文共提及9次“产教融合”,5次“校企合作”,2次“工学结合”。这其中,“产教融合是宏观理念及策略,校企合作是办学的基本方针,工学结合是人才培养模式,三者构成职业教育作为类型教育的基本特征,也是技工教育的办学特色所在。”张利芳说。   以杭州技师学院为例,学院根据省市交通运输体系建设规划和行业产业需求,在专业上新开设飞机维修、轨道交通车辆运用与检修、航空服务、汽车高端护理与改装、无人机应用技术等新专业。不仅如此,学院还扩大企业新型学徒制专业试点范围,尝试了“招生即招工”“先招生后招工”、一校多企等合作模式。据统计,仅2021届毕业生在校企合作企业就业人数就占毕业总人数的67.4%,实现了学院和企业双赢。   世界技能大赛被誉为“技能奥林匹克”,比赛各项目技术标准来源于各行业、领域的国际龙头企业。在实践中,不少学校尝试将培养人才标准对标世赛标准,利用工学一体的方式培养出更多高精尖技能人才。广州市工贸技师学院梳理了制冷与空调项目8个嫁接点,体系化输出世赛标准应用到课程标准、学习任务、教学资源、教学评价等多个方面的路径,提升制冷设备制造安装与维修专业工学一体人才培养标准。在这样的培养标准下,该专业学生在广东省第二届职业技能大赛、首届全国技能大赛上均夺得制冷项目金牌,更代表国家连续参加4届世界技能大赛。   “在新形势下,应当继续坚持技工教育为培养技术工人的专业化教育的这一特色,按照企业对技术工人技能人才的素质要求培养出更多合格技工,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支撑。”技工教育专家、山东劳动技师学院原党委书记崔秋立表示。   市场与行业需求,政策认可,使如今的技工院校驶入了大力发展的快车道。更高质量、更高效率、更可持续的发展,对现代产业工人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对技工院校给予了厚望。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