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边鸡

点开GIF 0.0M边鸡独有的基因,既是迎接未来变化的基因库,也是培育新品种不可或缺的原料。国家边境鸡育种场负责人魏庆余说,边境鸡品种一旦灭绝,种质资源的损失将是不可挽回的。全文6465字,阅读时间12分钟左右。新京报记者聂辉编辑袁国礼校对陈玉燕毛茸茸的小鸡崽,挤在角落里,乳黄色的喙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墨眸,胆怯地环顾四周。7月5日,山西省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以下简称山西省畜牧兽医研究所)副研究员叶双手合十,将小鸡从笼子里取出,捧在手心里,给破壳一周的小鸡打预防针。今年的边陲鸡孵化比往年推迟了一个月。6月28日,新一批边陲鸡破壳而出,2500只“叽叽喳喳”的小鸡是第17代边陲鸡养殖场的主角。边鸡,因生长在山西北部和内蒙古南部的长城两侧而得名,在中国北方已经繁殖了数百年。作为历史文化交融的产物,边鸡具有独特的抗寒性和粗饲料。在供给人们日常肉蛋的同时,也成为了陕北地方名优特产的主要食材。据研究人员介绍,侧身蛋的蛋黄比例高达30%,远高于普通鸡(22%-23%)。但近年来,随着外来商品鸡和养殖户进入城市的冲击,边陲鸡失去了生存空间,被推到了历史的角落。鸡的独特基因不仅是迎接未来变化的基因库,也是培育新品种不可或缺的原料。国家边境鸡育种场负责人魏庆余说,边境鸡品种一旦灭绝,种质资源的损失将是不可挽回的。2006年,边鸡被列入国家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成为濒危地方家禽品种。十几年来,山西省畜牧兽医研究所两代科研人员一直从事边境鸡的保种工作,留下了边境鸡的遗传资源,这是未来研究和市场开发的一种可能。7月1日,叶捧出编号为“0947”的雏鸟。新京报记者聂辉摄如果不是因为叶洪欣走进养鸡场,公鸡大声啼叫,母鸡的“罗达”声此起彼伏。从外面看,看似冷清的边境养鸡场,却充满了热闹和生机。从孵化场,鸡舍,到成年鸡舍,形成一个圈。叶欣说,鸡蛋进入孵化室孵化小鸡后,将被转移到鸡舍。7周后,雏鸡搬进成鸡舍,生长产卵,为种子保存提供科研数据。每年春天,工蚁会根据父系和母系关系给蛋编号,放入孵卵器中孵化新一代边鸡。叶拉开闲置的培养箱,可以看到每个格子上都标着一个数字。从鸡蛋的收集和孵化到小鸡的孵化,数字伴随着从鸡蛋到小鸡的变化。鸡出生的第一天,打完预防针后,会在翅膀上固定铝制的号码牌,然后根据号码分类放入鸡舍。“看到这个数字,就能知道是哪只母鸡下了蛋,它的爸爸是谁。”叶把0947号小鸡抱出来,看了看它的羽毛和梳子。“这属于麻羽单梳”。羽毛是指鸡的羽毛是麻色的,边陲鸡的血液有一部分来自山西麻鸡。根据边鸡的羽色和梳形,课题组将边鸡分为麻羽单梳、黑羽单梳、白羽单梳、白羽多梳和彩羽多梳五个品系。叶洪欣说,刚刚孵化一周的2500只小鸡是第17代边陲鸡,而
叶欣说,小鸡很敏感,喝水前先喝接近室温的水。鸡舍的室温也很严格,周围安装温度计,随着鸡的长大调节温度。一周龄雏鸡的体温应控制在34~ 36。两周大的小鸡,温度降低3摄氏度。田云卿严格执行这些保护规范。夏天气温过高,他会喷水降温,晚上开电暖器给鸡取暖。7月5日,一周大的雏鸡将接受第二次疫苗接种和断喙。红心托住小鸡的小头,小鸡的喙对准断喙机上的热铁片,融化尖端。“下嘴角长得快,多磨掉一点,不然长大了就成‘遮天蔽日’了。”鸟喙被折断后,小鸡被放回鸡笼。十分钟后,小鸡开始正常啄食。鸡的嘴是角质的,断喙不会造成伤害。“断喙可以防止小鸡互相啄啄,提高饲料利用率。”病鸡将被无害化处理。在孵卵期的记录表上,每只生病或死亡的小鸡都留下了记录。“6月29日,1518号鸡病死”“6月30日,2195号鸡病死”。鸡很难区分雌雄。魏庆余说,一个月后,将根据边鸡的性别选择优质的公鸡和母鸡,组成新的育种家系,观察记录边鸡的生长曲线和各项表现。更何况,为下一代产卵很重要。7月1日,第16代边陲鸡在养殖场的鸡舍里,每只鸡都有自己的编号。新京报记者聂辉摄生于清朝,濒临灭绝的边陲鸡之名因长城而起。研究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边鸡曾是我国著名的特色鸡,在山西北部、内蒙古南部的长城两侧广泛养殖。因为当地人习惯称长城为“边墙”,所以边鸡得名。因在山西省右玉县广泛种植,当地俗称“右玉鸡”。据魏庆余介绍,在20世纪70年代初,边境鸡的养殖数量在最高峰时达到了100万只。丁福祥退休前一直从事家禽研究,是边境养鸡场的第一任负责人。她梳理了卞姬的发展史。边籍形成于清代雍正乾隆年间的“下西洋”迁徙中,是中国区域文化交流的产物。右玉县的老虎杀口是“西口”之一。随种群迁徙到长城外围的辽宁大骨鸡,与当地雉鸡杂交,形成边境鸡品种。它是长城农耕文明和畜牧文明的交融地带,边陲鸡也是我国历史文化融合的缩影。丁玉祥说,边境鸡个头大,蛋形好,符合我国北方居民的饮食习惯。全国著名的大同熏鸡,是以边境鸡为主要原料制成的。时至今日,右玉县仍有食客在搜寻边陲鸡制作美食。鸡耐寒,能在零下30摄氏度的环境下生存,产蛋数周。期长。在历史上,边鸡一直处于农家散养,小规模孵化养殖,自给自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肉和蛋的需求上升。快速生长的肉鸡和蛋鸡进入中国市场,大型养鸡场开始向农村和城市供应肉和蛋。散养的肉鸡产蛋少、生长慢,承受着外来品种的冲击。山西省农科院畜牧兽医所此前培育出的晋阳白鸡,曾在全国率先走上了笼养蛋鸡的现代化道路。但随着国外品种的引进,晋阳白鸡被市场的洪水淹没,直至消亡。晋阳白鸡曾是丁馥香的科研项目。晋阳白鸡的消亡,她虽感到遗憾,但毕竟属于培育的商品鸡,“没有就没有了”。但边鸡是本土发展起来的原始品种,丁馥香更看重边鸡基因的保存。魏清宇说,农作物的种子能在真空中保存,牛羊的精子和卵子可以冷冻保存,但鸡作为最常见的小型家禽,保种只能依靠鸡和蛋的循环。失去了鸡或种蛋的任何一环,边鸡也就意味着永远消亡。2000年前后,由于大量农民进城务工和居住,离开村庄和院落,散养家禽逐渐失去土壤,地方鸡种的养殖越来越少,边鸡饲养逐渐边缘化。“人不在村子里居住,就没有了养鸡的条件。”2006年,原农业部开展了第二次全国畜禽遗传资源普查。边鸡被列入“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属于国家级保种级别的优良地方家禽品种。魏清宇称,右玉县等原产地,边鸡的存栏数已不足1000只。▲边鸡保种十七个世代,所有的记录材料整齐地摆放在文件柜中。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抢救”边鸡为保护边鸡遗传资源,2007年,山西省农科院组织科研攻关项目,研究边鸡的特性和品种选育,丁馥香成为项目主持人。丁馥香解释说,培育的商品鸡产蛋多、长肉快,但基因相似,“基因图谱就像一张一张复印出来的一样”。而历史遗存的畜禽地方品种,具有独特的基因资源,对未来培育新品种格外重要。丁馥香带队,到可能保留边鸡的偏远村庄寻找种源。丁馥香回忆,一行人徒步沿着山路河道寻找,看到体貌相似的鸡,撵着鸡追到农户家中。“能买鸡买鸡,能买蛋买蛋。”右玉边鸡在当地广为人知,食客甚至到偏远山村,以高出其他活鸡一倍的价格收购。价格高,数量少,一些养殖户为增加养殖数量,品种混杂严重。参与收集的魏清宇和叶红心,都感到了寻找纯种边鸡的困难。半个多月的时间,项目组在两县7个村庄,只抢救性采集到5只公鸡、4只母鸡和439枚种蛋。据丁馥香回忆,原本预期收集500枚种蛋,但收到的数量太少,从一个农户家中只收到5枚鸡蛋。只能把成年的鸡全部收回,“有一个就收一个,尽可能多地收集。”收集到的每一只鸡,都被丁馥香视为掌中宝贝。从右玉县运回太原途中,一只公鸡中暑,丁馥香抱着鸡送到动物医院,输液抢救。采集到的种蛋孵出了211只雏鸡,育成104只母鸡和96只公鸡。没有鸡舍,项目组在办公楼内调用了三间办公室养鸡。这些育成的边鸡,组成保种场的原始群(0世代),成为保种选育的基础资源。研究所的柜子中,至今存放着边鸡建立原始群以来所有的记录。尘封的记录中,丁馥香记下边鸡雏鸡的不同状态:温度合适时,雏鸡在笼中分布均匀,休息时头腹部俯卧伸直;温度低时,雏鸡密集成堆,发出“叽叽叽”的叫声。开展项目的第二年,项目组开始承担起保种任务。丁馥香的团队完成了边鸡多个世代纯种繁育,形成了5个具有不同外貌特征的品系,并建立了完整的系谱档案。通过边鸡保种项目申报,2015年3月,原农业部授予保种场“国家级边鸡保种场”牌匾,边鸡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在科研院所保种的禽畜品种。边鸡保种,就这样成了丁馥香和同事们此后十几年的工作。▲7月1日,养鸡场笼中的雏鸡,温度计监测着鸡舍温度。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人进鸡退太原市小店区电子西街2号线地铁站口外,六十年代建成的畜牧兽医研究所办公楼,隐身在杂乱的树丛后,与远处成片的高楼形成鲜明对比。路过电子西街与欣荣路交叉口,叶红心指着路口被围起的一片空地,“这里曾是边鸡保种场的鸡舍。”从第一世代边鸡开始,保种场搬进研究所的养鸡场内。上世纪八十年代建起的标准养鸡场,养殖设施完备,还配套有饲料加工厂、生活区。养鸡场周围环境空旷,丁馥香回忆称,养鸡场外是成片的农田,少有居民居住。随着城市的发展,研究所旁的土地高速开发,新建的高楼向研究所周边蔓延,研究所的原有部分土地也建起楼房。2013年,太原市小店区电子街道路西延,新修的道路从畜牧兽医研究所原土地上穿过。边鸡保种场与周围的现代化居民楼格格不入,人畜共存的矛盾接踪而来。养鸡场被围在一片高楼之中,每年临近春节,魏清宇就担心居民放鞭炮,引起边鸡炸群。丁馥香回忆,保种场经常接到周围群众投诉,保种场的规模逐渐被压缩,“从占地50亩,被挤进五亩大的角落”。太原市政府官网显示,2017年初,有群众向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举报,“养鸡场噪声扰民、鸡粪臭气熏天”,还有群众担心感染禽流感。督察组将举报交办属地处理,约谈养鸡场负责人,责令鸡场搬迁。小店区划定为禁养区后,保种场不能继续养鸡了。2018年3月,位于小店区禁养区内的边鸡养殖场关停搬迁。回看保种场转移时拍摄的照片,魏清宇仍不住叹气。边鸡转移容易出现应激反应,影响饮食和产蛋。临时租用的迎泽区龙池洞养殖场,鸡舍条件简陋,只能用塑料薄膜临时搭起天花板,为鸡舍保温。边鸡保种场在外漂泊了两年,2019年底终于搬进了农科院的东阳试验基地废弃的砖窑库房。魏清宇带工人连接水电,抹平地面,做好保温,改建成了国家边鸡保种场的鸡舍。虽然条件仍显简陋,魏清宇已心满意足,“至少有稳定的地儿,不用把鸡搬来搬去。”砖砌的库房墙壁无法安装空调和风扇,除了在鸡舍顶安装的无动力风机散热,鸡舍降温只能依靠人工喷水。消毒也依靠人工操作。据叶红心介绍,出完一批鸡后,密封鸡舍要用高锰酸钾和甲醛全面消毒。鸡笼收养新一批边鸡前,工人会用燃气喷火高温消毒。“保证将每一个角落和缝隙完成消杀。”▲7月1日,叶红心关闭养鸡场的大门。边鸡保种场平时禁止外人进入。新京报记者 聂辉 摄━━━━━“国家保种场”7月5日,魏清宇进入边鸡保种场为雏鸡注射疫苗。穿上防护服后,魏清宇又换上场内专用的胶鞋。魏清宇介绍说,为保障保种场的安全,外人不允许进入保种场。送饲料的车辆和人员进入保种场也必须消毒。“没有先进的消毒设备,手动使用喷壶消毒。”保种场的边鸡,并不仅是普通的饲养,研究人员要搜集边鸡的相关数据。日常登记每天的产蛋量,每只鸡是否下蛋。每两周统一称重,300日龄,500日龄都要称重登记。在做雏鸡孵化时,每只母鸡产蛋后,要按照母鸡的编号将鸡蛋摆放进孵化器。确保每只鸡蛋都有唯一的编号,记录它的代系关系。同时还要避免保种时近亲杂交出现衰退。丁馥香退休后,边鸡保种的接力棒交到魏清宇他们手中。讲起保种场,魏清宇常称是“我们的保种场”。魏清宇很自信,“山西省所有的保种场里,边鸡保种场的条件可能是较差的,但执行规范却是最严的。”保种场内的孵化器,即使闲置也从不接受为别人代孵蛋。“那个钱不能挣。”有领导找到魏清宇,想利用保种场技术和孵化器代孵孔雀蛋,被魏清宇一口回绝。边鸡保种场的东西概不外借,出场的东西不允许返场。委托企业代孵雏鸡后,魏清宇宁愿把蛋筐送人也不带回。“即使消毒,也担心有角落消毒不干净,把病毒带进保种场。”魏清宇计算着保种场的日常开销:一只成年鸡每天吃2两饲料,项目组按照保种标准研究饲料配方,满足边鸡各个阶段的发育要求,一斤饲料比市场饲料贵两毛钱。加上水电费、人工费和交通费用等,保种场去年花费近70万元。保种场一年销售鸡和蛋的收入,加起来也只有十几万元。“如果计算收支,我们都不能叫投资,我们是砸钱保种。”经费是边鸡保种场的命门,也最让魏清宇为难。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保种场每年维持着2000只左右的边鸡。2000只的规模,符合国家保种的需求,也可以保留边鸡的原始性状。魏清宇担心,保种鸡数量太少,容易造成近亲繁殖,丢失重要基因。2015年,因保种需求,补充血缘。在一些偏远山区有老人居住的村庄,研究人员找到了100多枚种蛋。魏清宇后来再沿着原来的路线寻找,都空手而归。“村子都空了,人都没有了,更不用说养鸡了。”2021年8月,在国家资源普查的基础上,农业农村部重新认定并对山西边鸡国家保种场重新授牌“国家边鸡保种场”。重新认定的国家级保种场中,边鸡保种场继续名列其中。魏清宇说,“说明咱们的工作还是得到国家认可的。”项目组的办公室墙壁上,张贴着边鸡的图片和每一个世代边鸡的管理规范。谈及边鸡保种成果,魏清宇说,“到鸡舍逮住任何一只鸡,都可以查到它的祖宗。和家谱一样,已经做到第17个世代。”▲7月1日,保种场鸡舍,每一只鸡都有自己的编号。新京报记者 聂辉摄━━━━━期待市场化魏清宇也担心,边鸡会从人们的意识中消失。新京报记者采访发现,太原市多家农贸市场的鸡蛋和肉鸡经销商,均没有边鸡和边鸡蛋出售。多位市民也都表示,对边鸡一无所知。龙池洞散养基地负责人韩润生,曾在山林中散养过边鸡,计划以高品质的边鸡和边鸡蛋抢占市场。但在经营了两年后,韩润生放弃了规模化养殖边鸡,留下了三十多只母鸡,产蛋供家人食用。“很多人不了解边鸡,没人愿意花高价买边鸡。”韩润生说,边鸡蛋的颜色与普通鸡蛋相似,很多人宁愿选择颜色泛青的土鸡蛋。边鸡体型较大,很多人认为边鸡的肉质不如体型瘦小的土鸡。魏清宇介绍说,鸡蛋中富含卵磷脂,是人体需要的重要营养物质。普通鸡蛋的蛋黄比重只有22%-23%,边鸡蛋的蛋黄比重远高于普通鸡,可以高达30%。为了适应市场发展,边鸡保种场开发出两个品种的配套选育,满足市场对于边鸡的肉蛋需求。为了推广边鸡蛋和边鸡,魏清宇在研究所外竖起边鸡的宣传栏,推着三轮车到高校家属院推销,“不管赔多少,主要想让人们知道边鸡蛋,知道这是好东西。”魏清宇到各地山区农村提供科技服务时,都带着边鸡材料做推广,“虽然说不搞销售,也带一点销售的性质。”从保种边鸡而言,科研院所比企业更具有技术优势。魏清宇告诉新京报记者,推广利用保存下的优良边鸡资源,还需要市场宣传和推动。“单纯的保种缺乏活力,保种的最终目标还是开发利用。”2022年6月,农业农村部启动第三次畜禽遗传资源普查,为边鸡做了全基因组测序。魏清宇期待着,随着基因测序完成,边鸡的保护政策更加完善,实现边鸡保种和市场开发之间的良性互动。结束第十七世代边鸡的疫苗注射,魏清宇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望着鸡舍中欢腾的边鸡,魏清宇开始考虑联系商家,将结束保种试验的第十六世代边鸡推向市场。养殖户可以继续养殖,结束下蛋周期后,还可以当作肉鸡销售,“这也是边鸡肉蛋共用的特性”。值班编辑 古丽点击下图进入”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实时地图”网红用“警用直升机”拍视频?沈阳市公安局通报“男子疑跟踪高中女生三年”:扼杀每一个可能的犯罪苗头数字政府建设优秀案例征集本文部分内容首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people”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使用欢迎朋友圈分享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