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就能打飞的了?新老入局者抢占万亿空中市场 中国要弯道超车

电动航空也有望成为中国在航空工业弯道超车的机遇。   7月19日,在全球顶级航展范堡罗航展上,巴航工业旗下的Eve首次展出其电动垂直起降飞机(eVTOL)全尺寸客舱模型。该产品采用8个旋翼固定在机翼周围,提供垂直起降能力,目前尚处于开发阶段。   近日,英国电动航空公司Vertical Aerospace宣布,已确定了美国航空订购的eVTOL产品VX4电动飞机的交货时间,并获得了美国航空在交付首批50架eVTOL前支付预付款的承诺。据Vertical介绍,这是eVTOL行业首次获得主要航空公司做出此类承诺。   放眼国内,7月19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其个人账号上传了飞行汽车X2的“0-100加速、以及急刹、大机动”的测试视频。这款产品是小鹏汇天的第五代产品“旅航者X2”,小鹏汇天官网显示该产品今年已运抵欧洲荷兰,该国50多位政府要员受邀参观。   去年10月,小鹏发布了第六代飞行汽车概念图,何小鹏在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在2024年实现飞行汽车的量产。”   而国产大飞机C919制造商中国商飞也在去年宣布,智能新能源飞机ET480全尺寸样机总装下线,该样机应用了全新的“燃料电池+锂电池”的混合动力系统,为新能源飞机下一阶段突破飞行时限、低温等技术瓶颈奠定了基础。   不知不觉间,航空业的第三个重要时代已经到来。   2019年,全球七大航空制造商的首席技术官发布联合声明称,航空业第三时代将通过全新的结构、先进的发动机热力学效率、电动和混合动力推进、数字化、人工智能、材料和制造等方面的进步来实现。   电动航空,就是这个第三时代的重要标志。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能坐上电动飞机?我们距离那个更少温室气体排放、更少噪音、更清洁环保的电动航空时代还有多远?在电动航空领域,中国又是否能重走电动车弯道超车的路径,在新的航空产业变革中迎头赶上?   2022年7月17-18日,电动航空创新技术峰会在江苏溧阳开幕,多位专家与业内人士热议中国在电动航空领域的机遇与挑战。   电动航空难在哪?   7月17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立泉在电动航空峰会上指出,2018年航空运输业碳排放量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2.4%,到2040年可能会增加四倍。其中航空业40%的排放量来自短途航班,传统飞机还排放NOx、烟尘和其他温室气体,其危害是二氧化碳的3倍以上。   2020年,中国明确提出“双碳”目标,即2030年前碳排放达到峰值(碳达峰),2060年达到碳中和。因此,发展电动航空,减少化石燃料的消耗就成了航空业减少碳排放的重要方向。   不过,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李泓在峰会上指出,电动航空的发展瓶颈之一是动力(电池),目前电池能量密度仍远远不能满足航空航天上的需求。他表示,目前的动力电池在能量密度、安全性、循环性方面与电动航空技术指标需求仍有明显差距,未来可能会与燃料电池混合使用。   一位业界专家在现场对时代财经同样表示,纯电动大型飞机的商用尚需时日,但混合电动航空的商用或会较快到来,他同时指出,电池能量密度近年也在慢慢提高,“它只是没我们预期的(突破)得快,但是它其实在一个正常(发展)轨道上。”   中国商飞能源与信息技术项目办主任查振羽在峰会上指出,电动航空还面临着电机的挑战,目前主流电机的输出功率基本是在兆瓦级以下,能推动10座以下的飞机,但若需推动大型飞机,输出功率需要在10兆瓦以上。他同时指出,电动飞机将按照(规模)从小到大,航程从近到远的趋势来发展。   因此,目前业界的发展仍无法支持大型航空客运,电动航空主要应用领域仍在通用航空与城市空中交通两个领域。   通用航空一般指用于公共航空运输以外的民用航空活动,包括医疗卫生、抢险救灾、气象探测等方面,其短途运输具有“小机型、小航线、小航程”的特点,因此电动航空目前也能较快应用在该领域。   城市空中交通,是指在人口稠密的城市区域,通过载客航空器以空中巴士、空中出租车等方式实现城市空中交通出行。这也意味着,未来我们不仅能“打的”还能“打飞的”,曾有专家指出,未来消费者或可以用类似打车软件的App来召唤“空中的士”。   “电动飞机肯定长得和现代飞机不一样”   “电动飞机以后肯定会长得跟现代飞机不一样”,查振羽在峰会上指出,传统飞机的构型经过多年发展已越来越趋同,但随着电动飞机的发展,新的气动构型会再度涌现。他解释称,(电动飞机)电机的配置较传统飞机简单,因此能更灵活地把发动机布置在飞机各个部分,发挥飞机本体跟飞机结构耦合后的驱动优势。   多位与会专家指出,电动航空目前已出现多旋翼构型、倾旋翼、复合翼构型、涵道风扇等eVTOL产品。   今年5月,摩根士丹利发布了一份eVTOL行业报告,预测到2040年,以eVTOL为核心的载人(UAM)、货运(RAM)等综合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美元。   资本市场上,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国内包括御风未来、时的科技等在内的至少9家eVTOL公司获得融资,资方包括IDG、红杉资本、五源资本、蓝驰创投等一线投资机构。   时代财经发现,全球范围内,已有多家飞机制造商、汽车公司推出电动航空产品。   多旋翼直升机有中国公司亿航216.2018年2月,广州亿航智能公司发布EHang-216,目前已在美国、荷兰、卡塔尔等国以及中国广州、烟台等地进行过多次无人及有人飞行,并获得了美国、挪威、中国、加拿大4个国家航空监管机构颁发的特许飞行运行许可证。EHang-216为纯电动飞行器,能载客2人,满载最大航程为35km,最大巡航速度为130km/h。   复合翼构型(固定翼+多旋翼)方面,则有吉利2017年收购的飞行飞行汽车创业公司Terrafugia(太力)的TF-1.公开资料显示,TF-1采用混合动力技术,设计最大起飞重量约850公斤,巡航速度167km/h,巡航高度可达3000米,航程可达670公里,可搭载两人。   倾旋翼上则有欧洲飞机制造商空客的Vahana.2018年1月,空客公司硅谷创新中心(A3)发布的Vahana原型机实现首飞,其拥有8个可倾转螺旋桨,单座,最大巡航速度为220km/h。   2019年10月,我国自主研制的电动飞机——锐翔RX4E在辽宁成功首飞,巡航速度达到200km/h,续航时间1.5h.辽宁通用航空研究院副院长张庆新在会上表示,预计RX4E将在2022年下半年取得型号合格证TC.时代财经在7月19日查询其官网显示,RX4E可载客4人,续航时间为1.5h,续航里程为300km,报价为398万人民币。   国内的新能源车企小鹏,则投资成立了飞行汽车公司小鹏汇天。小鹏汇天研发的第五代产品“旅航者X2”双人智能电动飞行器,已于2022年3月运抵欧洲荷兰,该国50多位政府要员受邀参观。   小鹏汇天总裁赵德力称,兼具飞行与陆行功能的第六代飞行汽车,将计划在2024年量产交付,该产品飞行时将可通过折叠变形系统、展开旋翼,进行垂直起飞、巡航和降落。   2022年5月,德国Volocopter公司的固定翼客机VoloConnect首飞成功,该产品最多可容纳4人,续航里程超过60英里,飞行速度超过每小时155英里。Volocopter公司称,VoloConnect空中出租车的设计满足了人口稠密地区城市与郊区的连接需求,VoloConnect的目标是2026年投入使用。   而老牌航空产业链公司也已经在谋求转型。   2021年,英国老牌航空发动机巨头罗罗公司宣布全面推进航空电气化战略,且其已为促进航空电动推进业务进行了机构重组。   2021年11月,罗罗“创新精神”号全电动飞机以555.9公里/小时的速度飞行了3公里,打破了当时电动飞机速度的世界纪录。在随后的测试中,“创新精神”号以532.1公里的时速飞行超过15公里,并用时202秒爬升到3000米,创造另外两项世界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参会专家均表示,电动航空将带来产业的变革和创新。   曾担任多个国家级新材料项目首席专家、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徐坚在会上表示,“我们常讲电动汽车是中国汽车工业对传统汽车工业的弯道超车机遇,其实电动航空也有望成为中国在航空工业里面弯道超车的机遇。”   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张扬军在会议上指出,飞行汽车是对经济社会具有全局带动作用的未来产业,飞行汽车将融合大量航空和汽车之外的技术,带动产业发展史上规模空前的技术创新。   查振羽则指出,交通运输业正在经历能源革命,火车已经进入电力火车时代,船舶业也在向新能源船舶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大势同样势不可挡,现在最难的领域可能就是新能源飞机。他表示,新能源革命会带来整个市场价值和产业格局的重构。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