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鸿资产郑华良:元宇宙产值巨大 可再造一个互联网产业丨“对话投资人”系列

“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1992年,人们在科幻小说《雪崩》中首次听到元宇宙的概念。当时,谁也想不到,元宇宙这一概念会在30年后的今天,在全球科技界掀起轩然大波。   2021年起,元宇宙逐步成为全球科技界的热门概念。先是Robolox上市,开启了元宇宙第一股,接着扎克伯格把Facebook名字改成了Meta,带火了元宇宙概念,而微软斥资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更是掀起了科技巨头布局元宇宙产业的高潮。据不完全统计,谷歌、苹果、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网易等国内外科技巨头均已不同程度布局元宇宙相关产业。   与此同时,股权投资机构也已开启元宇宙产业的投资布局。去年底,红杉资本、Index Ventures等机构参与大型元宇宙社交平台Rec Room1.45亿美元的战略投资;今年2月,红杉中国独家投资虚拟人生态公司次世文化A3轮融资;今年5月,红杉印度、北极光创投和GGV纪源资本等机构参与元宇宙社交平台 BUD 3680万美元的B轮融资。   元宇宙的市场空间有多大?应用场景目前处于什么阶段?股权投资机构对元宇宙产业的布局情况如何?是否会成为一级市场追捧的新赛道?   本期对话投资人,证券时报记者对话在元宇宙股权投资领域较早布局的敦鸿资产董事总经理郑华良,他从事风险投资行业十余年,主投了汤姆猫(300459)、瑞云科技、蔚领时代、泰瑞数创、唯一艺术等公司,不少公司都是元宇宙细分赛道的龙头公司。在他看来,随着越来越多的股权投资机构加大布局,元宇宙或将成为一级市场追捧的新赛道之一。 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程应用还处于初期阶段  证券时报记者:近两年来,国内外不少企业都纷纷布局元宇宙领域,您如何看待元宇宙这一概念的兴起与发展?   郑华良:国内出现元宇宙的概念应该是2020年,2021年3月Roblox上市,开启了元宇宙第一股,尽管它可能不是首次使用元宇宙的概念,但却带火了这一概念。2021年10月,扎克伯格直接把Facebook的公司名称改成Meta,更是给元宇宙市场添了一把火。   其实,更早的时候,腾讯也提出打造全真互联网,与元宇宙从概念上来说有几分类似,但可能“全真”这个名字太拗口,概念并没打响。   很多人都会讨论,元宇宙的元概念是什么?宇宙是怎么样,我并不觉得一定要理解它的字面意义,更多是叙事经济学的一种状态,用一个能吸引足够多目光的词,吸引产业方和资本方共同推动产业的发展。至于说元宇宙几个字拆开各是什么意思,我认为意义不大。   至于说元宇宙的意义,我们认为较大,说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程也不为过。不同的人站的视角不一样,有的人强调沉浸感和真实感,有的人强调经济系统。其实,元宇宙是一个庞大的范畴,并没有明晰的边界,也处于动态发展的过程,覆盖的技术非常多,把信息产业最前沿的技术都囊括在内,比如AR、VR、脑机接口、超高算力、3D引擎等。  目前,市场还有点盲人摸象的感觉,都只是了解到元宇宙的局部而没有窥得全貌。有些公司比如Roblox招股说明书中把元宇宙的特征概括为经济性、可编辑性、沉浸感、数字规则等,但目前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全部满足,一家公司在当前阶段都只能涉及一部分业务,各自都沿着自己的路径发展,还没有开始融合。目前,我们把这些公司都归为元宇宙公司,因为目前还在逐步演进过程中,未来可能会逐步地发展新业务或新业态。元宇宙这个概念引导人们一起建设,未来是什么样的,取决于参与的人把事情做成什么样。   从总的角度来说,我们理解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不仅传递单纯的信息,还可传递空间感以及其他场景,而且元宇宙还可和5G搭配起来。目前的互联网,5G有点大材小用,但在元宇宙时代,5G可以把场景和真实感进行远程传输,5G也就天然地被纳入到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中。   证券时报记者:近期不少在线会议都采用了元宇宙形式。在您看来,元宇宙的应用场景目前处于什么阶段?未来市场空间有多大?   郑华良:元宇宙会议是应用场景之一。元宇宙的应用,目前还处于相对初期的阶段,以元宇宙会议场景为例,目前还存在不少问题:一是交互性画面的真实感不强,这与3D引擎的技术有关,全部采用云端渲染场景,成本非常贵,普及起来有难度,现在只能是可用,还远远没有让用户沉浸感很强,而且数据传输的速度也达不到,会出现卡顿的情况。   二是交互的终端设备普及度较低,用户更多还是用手机界面看,与真实世界还是存在疏离感。假如使用AR或VR设备,沉浸感会更强。要达到较强的沉浸感,需要终端设备的支持、配合和普及,这是一个相对长的过程。今年一季度,中国VR出货量只有20万台,普及率远远不够,AR就更少了,海外(主要是欧美市场)今年VR要达到1000万台的出货量,加上存量的几千万台,普及率较高。   三是C端用户很少,会议或展会等都是B端行为,B端行为目的性较强,会议结束就离开了,不会在元宇宙里停留太久。所谓元宇宙,应该说它是与现实社会平行的,如果是C端场景空间,即使你离开,那个宇宙仍在。比如,元宇宙里的KTV,带上VR设备与朋友一起唱歌,与现实中并没有区别,你们离开了KTV,其他人还会走进这个虚拟空间。   至于未来的市场空间,大家都知道很大,但到底有多大,就如90年代说互联网产业空间有多大一样,都说不清。当今回头看,互联网带动的产业产值非常大,对元宇宙而言,起码可以再造一个互联网产业,因为需要更多的基础设施,而且性能更强,更强的带宽和算力,甚至连地图都得是三维高精度,这都需要增加工作量。如果用工作量来计算产业产值的话,肯定比之前单纯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产值大。   以3D引擎为例,现在有很多3D引擎应用在工业设计领域,比如服装设计,以前服装厂打板流程很长,且不知道效果如何,现在采用3D可视化的引擎进行打板,马上就可以看出成衣的效果,甚至能知道不同面料是什么效果,不同的人穿上是什么效果,既可以提升效果也可节约成本。3D引擎还可用于营销领域,有些公司做整体橱柜,客户仅仅看图片并不知道橱柜安装在家里是什么效果,这时可以用图形渲染虚拟空间中的橱柜,即可看到整体效果,市场上已有公司这样做了,让客户戴上VR眼镜,在数字空间里选择,消费的转化率更高。培训领域也类似,一些重型机械怎么开,不可能每次都让人去设备上开,但采用相关技术对产品进行模拟,可以进行相应的训练,今年有VR学车的公司获得几千万的股权投资,即是这种新业态。   元宇宙可以应用的场景非常多,除了工业领域的应用,还有一些城市数字化方面的应用,比如我们投的一家公司泰瑞数创,主打城市数字孪生,将一座城市1:1复制下来,可以提升城市治理的科学性。   目前元宇宙的需求是有的,最大的发展障碍是技术。比如,数字人前段时间比较火热,目前又冷却下来,主要还是超写实技术比较难实现,目前还没达到技术的转折点。 多家股权投资机构布局元宇宙成为一级市场追捧的新赛道  证券时报记者:不少股权投资机构都在关注元宇宙领域的投资机会,您如何看待机构对元宇宙赛道的关注?就您的观察,一级市场对元宇宙产业的投资布局情况如何?   郑华良:一级市场对元宇宙的投资还是比较热的,目前多数股权投资机构都在关注。今年一级市场的投资热点也不多,前几年较热的赛道,目前都冷却下来了,碳中和、元宇宙属于今年较热的赛道。尽管这两个领域都可以看作一个篮子,很多行业都可往里装,但确实是当前一级市场较为热门的两个赛道,红杉、高瓴、GGV和经纬等头部股权机构都开始大规模布局元宇宙股权投资。  我们公司早在2017年就开始专注AR、VR方面的股权投资,当时属于一波VR行业热潮,后来逐步关注云游戏,前年投资了蔚领时代,属于云游戏技术公司,2020年起加大对元宇宙领域公司的投资布局,当时就坚定认为元宇宙代表信息产业的先进生产力,我国在国际上争夺科技前沿高点,国家肯定会鼓励发展,因此我们属于关注元宇宙投资机会较早的一批股权机构。   最初公司布局这一方向时还没有元宇宙概念,就认为虚拟世界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趋势,底层逻辑很简单,社会都是沿着用更少的能量传递更多信息的逻辑在演化,从古代的飞鸽传输或驿站,再到电报、互联网等方式,目前还是有很多信息不能传递,比如交互的空间场景,身体的感知等,未来这些也一定能传递,目前的视频会议还是有疏离感,但在元宇宙里,当你沉浸在其中时,疏离感就会消失,这是未来趋势。   目前,我们在元宇宙领域共投资了10多家公司,分为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基础层投得多一些,包括算力、存储、AR眼镜、区块链、3D引擎、脑机接口等,元宇宙会带动原来就有的信息产业的发展。   三大细分赛道方面,我们最看好算力,人机交互也很看好,算力是底座,目前在算力和人机交互领域投的最多,分别投了2家和4家,基础层投的主要是云游戏技术和底层渲染平台,再上游的GPU、CPU都算是半导体行业,对这一领域没有过多涉及。在已投的元宇宙公司中,三家明年可能会申报IPO材料。   当然,我们也错过一些公司,比如某VR眼镜设备制造商,之前一直保持沟通,但当决定投的时候,对方已经在和字节沟通了。   证券时报记者:前两年硬科技概念备受追捧,在您看来,元宇宙是否能成为又一个一级市场追捧的新赛道?   郑华良:去年起,股权投资机构开始积极布局元宇宙,目前正在加大布局,比如有知名股权投资机构称今年下半年要投资10几家元宇宙公司。上海疫情期间我们公司的投资节奏也没有放缓,投了2家,过会了2家,看的项目更多了。   元宇宙在一级市场上从遇冷到受追捧,也只有一年多的时间。去年我们跟别人聊元宇宙股权投资时,很多人还说元宇宙就是个噱头,今年就会说,一起来学学,一级市场对元宇宙投资的观念明显不一样了,尤其是多地都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上海将元宇宙写进入了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且是四大前沿赛道之一,这样很多人就放心了。   说实话,元宇宙行业的估值已经被炒上来了,我们已投的项目估值大部分翻了几倍,最高的可能快30倍了,也就两年多时间。即便如此,有些热门项目还很难投进去,比如一家元宇宙公司,顶级股权机构的老大直接飞过去谈,承诺很多资源,中小基金根本抢不过。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目前市场上特别合适的标的公司越来越难找,一些赛道不错,营收也不高,但估值已被炒上去,而一些细分行业公司仍潜伏在水下,如果不是长时间在赛道中调研的股权机构,也不一定能发现。 各地纷纷加大布局元宇宙产业需谨防不法分子蹭热点  证券时报记者:目前不少地方政府都在加大布局元宇宙,且设立元宇宙产业基金,您认为这一现象对促进元宇宙行业的发展可以起到哪些作用?   郑华良:每个地方政府的资源禀赋不一样,现有的元宇宙产业,按照企业数量,北上深杭资源较好,且各个城市会略有侧重,杭州一批公司偏交互和区块链,上海偏算力。由于元宇宙仍处于产业初期,可能行业内有些龙头企业还不为大众所知。   元宇宙包含了很多信息产业技术,对地方政府而言,在其他地方还在观望之际,大力扶持这一产业,就能让产业内的企业通过市场化方式流转过来。重庆错过了Web1.0,目前正在积极布局Web3.0和元宇宙;上海错过了Web2.0,但抓住了硬科技风口,由于硬科技基础较好,提出打造元宇宙的基础设施。此外,上海还提出设立元宇宙产业基金,可以更精准地集聚元宇宙企业,快速形成产业集群。   证券时报记者:根据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等的发展过程,都有一些不法分子蹭热点,实施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在元宇宙这个市场的发展过程中,如何避免这些行为?尤其在发展初期,各方应如何构建健康的生态环境?   郑华良:元宇宙行业蹭热点、非法集资的诈骗行为,肯定是有的。数字藏品目前属于元宇宙行业最成熟的品类,乱象较多。一些数字藏品平台,炒作成交量,这些乱象是国家不希望看到的,像多年前邮币卡的炒作,最终导致国家进行整顿。   几个月前,我们非常担心行业的发展,一年不到的时间,上千家甚至万家数字藏品平台公司冒出来。好在最近这种过热的情况有所降温,一些投机开始离场,真正想把行业做好的人,在减少了噪音市场的干扰下,可以有时间慢慢打磨。   数字藏品是对虚拟资产的确权方式,可以看作虚拟资产的凭证,本质是一项技术,因为电子画也是有价值的,给版权保护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方式,以前要去版权局登记,现在直接上链,就可以减少盗版风险。但确实会引发市场炒作,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出台相关政策,规范数字藏品市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