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克力:文旅纾困突围

随着国内疫情形势好转和行程卡“摘星”,近期全国多地相继宣布恢复跨省游,文旅消费券密集发放,不少景区推出优惠门票等举措。结合当前疫情防控形势和旅游市场发展情况,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日前发布《关于将旅游专列业务纳入跨省旅游“熔断”机制统一管理的通知》。一系列纾困措施释放政策红利,为旅游业恢复注入强心剂。   旅游业作为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扩大内需和撬动经济发展的有力杠杆之一。近年来,受疫情持续影响,旅游市场活力下降,整体行情低迷,市场主体普遍处境艰难,尤其是高度依赖现场体验消费的传统旅游业态。因其接触性、聚集性、流动性较强,旅游业与餐饮、零售、民航、公路水路铁路运输成为疫情下的5个特困行业,在停摆与重启之间走走停停,由此也产生特困人群,对就业和民生造成影响。   正因如此,我国直面疫情带来的困难与挑战,从中央到地方相继出台稳经济一揽子政策。针对旅游业面临的困境和经受的考验,动态调整旅游行业疫情防控措施,稳定市场预期,提升企业信心。从实施科学精准防疫、旅游跨省市熔断机制、旅游业负面清单制度等多方面入手,通过多策并举和精准施策,力求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为我国旅游业纾困突围与价值提升创造有利条件。   对旅游业来说,短期内能否突围主要看疫情,长期内能否提升则主要看转型。从根本上看,突围与提升的有利条件及潜在力量,源自需求和趋势的变与不变。疫情可以阻断物理空间的畅通,却难以撼动人们情感和精神上的深层次需求。在文旅受众群体中,年轻人越来越多,其消费理念和体验重点发生改变,呈现出旅游消费短途化和本地化、旅游体验数字化及场景变革等新趋势。这些趋势之光,正从诸多不确定性的缝隙中穿过,照进现实与未来。   诚然,作为串起“吃住行游购娱”的长链条行业,其市场潜力远未释放出来。但近年来,旅游业不仅成为经济从复苏到繁荣的晴雨表,也正酝酿并迎来转型升级的新拐点。告别门票经济的传统红利时代亟需危中寻机,重塑未来红利。这离不开企业自救和行业互助,更有赖于市场与政策的双轮联动。   要激发市场内驱力,促进纵深与横向相结合。当前旅游市场内在驱动力羸弱,市场主体普遍缺少获得感,这与其产业链长、承载就业人口多、对经济拉动作用大等特点不匹配,迫切需要锤炼内功,激发旅游业内生动能。在疫情和技术的共同催化下,各行各业在消费场景、商业内容、运营模式等方面求新求变,人们的需求向个性化多样化拓展,旅游业也应抓住这些新特点,协同推进文化创造、场景营造和数字化改造,构建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新空间格局与新产业生态,进一步做好精细化运营,对冲疫情及其他因素带来的风险。   在产业跨界融合的大背景下,旅游业转向轻资产模式,更多新的打法和玩法层出不穷,也更倚重文化科技和创意元素,线上线下融合创新越发成为主流形态。面向未来,除了旅游业自身纵深拓展,针对不同用户群体设计产品、做好差异化服务,还要注重横向发展,充分发挥旅游的连接器优势和粘合剂特性,加快布局“旅游+研学”“旅游+体育”“旅游+康养”等新业态,以新经济思维盘活文旅市场大棋局。   要增强政策执行力,统筹纾困与引导两手抓。从各地情况看,目前有不少瞄准行业痛点的惠民措施,为旅游业纾困提供切实的政策保障。例如对旅游业进行针对性奖补,加大对组织近郊游、城市游、区内游开发支持力度,帮助旅行社恢复生产等。但在现实中,不同地区及景区的防疫政策尚未做到科学精准,无形中加大了市场主体的成本。对此,各地应尽快予以落实和保障,使之真正口惠而实至。在加快纾困措施落地的同时,要从政策上注重为市场主体提供扶持和引导,改善基础服务设施,千方百计促进文旅品质提升,推动旅游市场重焕生机活力。  附:访谈实录   相关背景:最近,新东方“草根”老师化身直播间明星说起,引起广泛关注。当前,各行业在经济形势复杂、疫情挑战较大的情况下,如何在转型中酝酿新的机会?人民网推出“转型更是新机遇”系列报道,从教培、餐饮、旅游、零售等方面做系列报道,刊发后在人民网首页重点推荐。以下是对相关专家的采访实录:   1.停摆—重启—停摆……走走停停的中国旅游业度过了极不平凡的两年。在这场尚在持续的“持久战”中,各市场主体目前境况如何?   朱克力:近年来,国内疫情的反复抑制了人员外出流动,我国旅游业受到不小冲击,在停摆与重启之间走走停停,在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中缓慢恢复。这场“持久战”中,旅游市场主体普遍受疫情拖累,市场活力下降,处于稳定低迷行情走势,旅游企业信心指数今年一季度降至去年同期以来的最低点。   但不同类型的市场主体也有着不同的境况。对于大型旅游企业而言,由于海外旅游市场的复苏,国外主要在线旅游预订平台表现远超国内平台。在国内景区运营上市企业中,今年一季度多家营业收入同比下降达40%以上。而对于中小微旅游企业来说,华东区域市场主体亏损较为严重,其中旅行社更甚。当前旅游业直接及间接就业人口近8000万,多达近半数企业的员工流失率超二成,只有保旅游市场主体,才能保就业、保民生。   2.疫情下,文化旅游行业迎来了转型升级的新拐点、新机遇?   朱克力:疫情阻断的是主要是物理空间的畅通,一些高度依赖现场体验进行消费的传统旅游业态尤其受影响。但也要看到,疫情阻断不了人们情感和精神方面的深层次需求,随着文旅受众群体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其消费理念和体验重点也发生改变,呈现出旅游消费的短途化和本地化、旅游体验的数字化及场景变革等新趋势。这些都意味着文化旅游行业正在迎来转型升级的新拐点和新机遇,必然对未来市场恢复将产生不可忽视的积极影响。   3.您觉得旅游行业应该如何危中寻机,应对当前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和挑战?   朱克力:在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的背景下,各级政府相继出台稳经济一揽子措施,为旅游业纾困提供了政策保障。但当前旅游市场内在驱动力羸弱,市场主体普遍缺少获得感,关键还是要激发旅游行业的内生动能。因此,必须直面疫情带来的困难与挑战。   一方面,要从实施精准防疫、旅游跨省市熔断机制、旅游业负面清单制度等多方面着眼,通过多策并举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借鉴和关注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为我国旅游业纾困及价值提升创造有利条件。   另一方面,危与机往往是同生共存的,在疫情和新技术的共同催化下,各行各业在消费场景、商业内容、运营模式等方面求新求变,人们的需求也在向个性化多样化拓展,旅游业也应抓住这些新特点,以进一步精细化运营来对冲疫情等不确定因素带来的风险,相信旅游行业依然大有可为。   4.对于未来,如何看待未来旅游行业的发展态势?有何期待?   朱克力:作为第三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旅游业的未来前景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在产业跨界融合的大趋势下,旅游业正在转向轻资产模式,更多新的打法和玩法层出不穷,也更倚重文化科技和创意元素,线上线下融合创新越来越成为主流形态。   面向未来,除了旅游行业自身纵深拓展,针对不同用户群体设计产品和做好差异化服务以外,还要注重横向发展,充分发挥旅游的连接器优势和粘合剂特性,加快旅游+教育、旅游+体育、旅游+康养等新业态布局,以新经济思维盘活文旅市场大棋局。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