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市场价格行为 维护价格竞争秩序

日前,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对经营者的市场价格标示行为和价格竞争行为提供有效指引,也为基层市场监管执法提供明确的监管依据,对于规范经营者的市场价格行为,维护价格竞争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价格竞争是最有效、最直接的市场竞争手段。因此,价格竞争往往以非常激烈的形式展开。为维护市场竞争秩序,《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对价格竞争行为作了比较全面的规定。该法第十三条规定:经营者销售、收购商品和提供服务,应当按照政府价格主管部门的规定明码标价,注明商品的品名、产地、规格、等级、计价单位、价格或者服务的项目、收费标准等有关情况。经营者不得在标价之外加价出售商品,不得收取任何未予标明的费用。第十四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这两条规定是执法机关规范市场明码标价行为与打击价格欺诈行为的直接法律依据。   考虑到明码标价违法行为与价格欺诈行为在实践中的多样性,为给基层执法部门提供更为详细的指引,我国相关主管部门曾制定并多次修订有关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的规定。现行规定为国家发改委分别于2000年和2001年发布的《关于商品和服务实行明码标价的规定》与《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特别是近年网络经济的兴起,上述规定已经不能适应新时代价格监管工作的要求。市场监管总局作为我国最高价格监管执法机关,在总结执法经验的基础上,结合网络时代市场价格竞争的实际需要,整合上述两个规章出台新的《规定》,对于规范市场价格行为、维护竞争秩序、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具有重要意义。   有三组关键词可以较好地体现新《规定》的鲜明特色。   一是整合与优化。   市场监管总局此次将原先的两个规章合并成一个规章,原因在于明码标价与价格欺诈在实际执法中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时甚至很难区分。因为所有的价格欺诈行为都是通过某种形式的不规范标价体现出来的,绝大多数价格欺诈首先表现为一种违反明码标价规定的行为。但是,明码标价违法行为或价格欺诈行为,需要承担完全不同的法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的规定,违反明码标价规定的,最高法律责任是罚款5000元;被认定为价格欺诈的,可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如果被认定为欺诈行为,消费者还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要求违法经营者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法律责任上的巨大差异给执法者带来极大压力。结合执法经验,整合并优化原先的两个规章内容,制定一部统一的部门规章,明确区分明码标价与价格欺诈行为,就成了价格监管部门的当务之急。   2018年机构改革后,市场监管总局在立法层面认识到这一现实问题,将此作为立法的优先事项。实际上,市场监管总局于2019年5月就公布了《规定》(征求意见稿),到现在正式出台,又经过了两年多的时间,历经大量调研并做了诸多实质性修改,条文数量也从征求意见稿公布时的47条变为最终颁布时的27条。其中,第五条至第十五条对明码标价作出详细规定,第十六条至第二十条分别对价格比较、价格欺诈与网络交易平台上的价格违法行为进行了详细列举,第二十一条明确了不属于价格欺诈的行为。相关内容在同一个规章中规定显得简洁、清晰,能够给基层执法以明确指引,在立法技术上是一个明显进步。   二是规范与发展。   《规定》对明码标价和价格欺诈行为的清晰界定,重在明确行为模式,厘清法律界限,规范市场行为,维护竞争秩序。同时,着眼于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对近年来市场上出现的一些新型价格违法行为作出明确规定。例如,对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数字经济领域经营者的价格行为,《规定》第四条、第十四条、第二十条等都作出相应规定。   另外,根据实际经营需要,《规定》允许采用灵活的价格标示形式。如《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经营者可以选择采用标价签(含电子标价签)、标价牌、价目表(册)、展示板、电子屏幕、商品实物或者模型展示、图片展示以及其他有效形式明码标价。金融、交通运输、医疗卫生等同时提供多项服务的行业,可以同时采用电子查询系统的方式明码标价。这充分体现了《规定》允许经营者在确保有效传递价格信息的前提下,结合自身经营实际状况,灵活地选择标价方式,以满足经营的个性化需求,为价格标示的未来发展预留空间。   三是衔接与补充。   价格是市场竞争的基本手段,涉及市场竞争的法律法规,都可能与价格行为有关。如何协调《规定》与其他涉及价格行为法律法规的关系,是立法者必须考虑的问题。对此,《规定》第十二条明确,法律、行政法规对经营者的标价形式有规定的,应当依照其规定。《规定》第二十四条明确,相关行为“法律、行政法规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这表明《规定》充分尊重其他法律、行政法规在特定领域价格标示行为方面的优先适用。   《规定》从明码标价监管实践出发,对附带服务等新型价格现象作出补充规定。如《规定》第十一条明确,经营者销售商品,同时有偿提供配送、搬运、安装、调试等附带服务的,应当按照本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对附带服务进行明码标价。附带服务不由销售商品的经营者提供的,应当以显著方式区分标记或者说明。   《规定》结合2021年1月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明确“处罚与教育相结合”原则,并根据价格欺诈行为的具体情形,对不宜认定为价格欺诈的行为设置豁免条款,增加依法从轻、减轻或者不予处罚的情形,充分体现过罚相当原则。   总之,《规定》的出台,为市场主体的价格标示行为提供更为明确的指引,也为市场监管部门开展价格监管执法提供更为科学、严谨的规范依据,对于维护良好的市场价格竞争秩序,有效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必将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郭宗杰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