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千年的“健身器材”

广场舞、跑步、撸铁……随着人们对健康的重视,锻炼身体的方式越来越多。而在蒙城县,不少市民玩起了石锁,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石锁在他们手上玩得像玩具一样灵活自如,抛、接、举等各种动作一气呵成。   石锁在蒙城为何会受到如此追捧呢?又有什么样的历史渊源呢?今天跟随记者一起走近蒙城石锁,探寻“硬核”健身走红背后的故事。   大力舞者玩转石锁   近日,在蒙城博物馆景区西北角绿地上,赫然竖立起一尊醒目的雕塑,上端一把刻着“蒙城石锁”四个大字的石锁造型,这里就是蒙城石锁协会的活动大本营。   每天下午,雕塑旁边的树林下,20多位老中青男子轮番上阵,挥汗如雨,一把把重量为十几到几十斤不等的石锁,伴随着“禹公收纤”“苏秦背剑”“鲲鹏展翅”“逍遥翻腕”……一个个富有历史典故、文化气息和庄子故里特色的动作,在他们手中上下翻飞,前后飘转,全然没有了实际的重量,不时引来阵阵喝彩。   “以前健身就是跑跑步、跳跳广场舞,但总感觉不过瘾,直到遇上石锁,才发现最适合自己。”一位石锁爱好者说,石锁能锻炼臂力、腰力、腿力,有效预防肩周炎、颈椎炎等。   据了解,蒙城现有石锁百余把,最轻的15斤,最重的83斤。石锁协会现有会员27人。“以前,玩石锁的人比较分散,各玩各的,基本上没有切磋交流。自从有了自己的组织,石锁爱好者开始慢慢聚拢在一起。”蒙城石锁协会召集人桂勇说。   石锁里的家国情怀   相传,石锁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是古代将士锻炼体质、增强力量的一种器具。目前,石锁已经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动作种类分为上百种。   “作为武术基本功,石锁主要兴盛于黄淮流域。”桂勇说,涡河是淮河的重要支流,蒙城又是涡河流域的古老城市,因此蒙城也是石锁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相传,蒙城石锁兴盛于唐代,与唐朝大将尉迟敬德有关。”桂勇说,尉迟敬德与蒙城关系密切,监工修建了万佛塔、小涧镇的九鼎灵山寺、板桥集镇的石板桥,为蒙城留下了“尉迟寺”,以及以“尉迟寺”命名的“尉迟寺原始聚落遗址”,这些都能佐证石锁是由尉迟敬德在蒙城推广的。   石锁培养了蒙城人尚武和爱国的情怀。五代十国,兵荒马乱,盗贼四起。小涧籍女英雄刘金定在村庄附近的山上安营扎寨,训练兵丁,保家安民。她就地取材,打造出一把把石锁,作为士兵的训练器具普遍使用。   由于刘金定所在的山形如两把石锁,因此被命名为双锁山,再加上她在山上打造石锁练兵,双锁山刘金定保家卫国的故事逐渐流传开来,影响至今。   “一直到今天,小涧镇仍然是蒙城乃至苏豫皖地区有名的‘武术之乡’,玩石锁的人全县最多。”桂勇介绍说。   玩法多样强身健体   桂勇今年61岁了,但看起来虎虎生威,精神十足,加上双臂隆起的肌肉群,根本不相信他已经退休了。“我能有这么好的身体,主要得益于长期用石锁健身。”桂勇开心地说。   桂勇介绍,习练石锁时,需要运用握力、腕力、臂力以及腰部、腿部力量,基本动作有举、掷、接三种。举法分抓举和摆举,掷法有正掷、反掷、跨掷、背掷等,接法有手接、指接、肘接、肩接、头接等,由不同方法组成的各种各样花色动作,高、飘、正、稳、活,尽显习练者的高超技艺。   石锁练法灵活,练习时可以一人单练,也可以双人对练。竞技时一人、两人、三人不等,可以一人一锁,也可以一人双锁。   在石锁文化的熏陶下,蒙城人民自古崇文尚武,注重强身健体。明代《蒙城县志》记载:“蒙城,庄子漆园治邑也。民性多刚劲而质朴,气概矜傲,志意轩昂,故王荆公诗曰:‘民有庄周后世风’。”   近年来,蒙城健儿多次在国内外武术比赛中披金夺银,尤其是在2021年全运会上夺得“一金三铜”,打破了我市在全运会上的“奖牌荒”。在“健康中国”“全民健身”的氛围中,习练武术、强身健体在蒙城蔚然成风,为石锁文化的发扬光大培育了丰厚土壤。   “石锁在蒙城历史悠久,深受武术爱好者的喜爱,是全民健身运动的好项目。”蒙城县文化旅游体育局局长尹杰表示,将大力支持石锁协会发展,帮助他们挖掘整理蒙城石锁文化,支持举办各类培训、交流、比赛活动,让这项古老而又现代的武术文化绽放时代光彩,为“健康中国”“健康蒙城”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记者李鹏通讯员张建同)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