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存款规模创今年来新低 银行负债管理日益理性

今年6月,在人民币存款增量创下单月新高的同时,约5.56万亿元的结构性存款余额创下今年以来新低。这背后既有金融管理部门引导市场规范发展的意图,也蕴含着银行降低成本的商业逻辑。   银行主动控制负债成本   结构性存款,是指商业银行吸收的嵌入金融衍生产品的存款。通过与利率、汇率、指数等的波动挂钩,存款人可在承担一定风险的基础上获得相应收益。   2019年,结构性存款因存在“假结构”等问题被整改,之后存量规模快速压降。今年6月,人民币存款增加4.83万亿元,为有统计记录以来的单月新高。当月,结构性存款规模却录得今年以来新低。这背后有哪些影响因素?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受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加大等因素影响,近几个月新增存款增长明显。对银行而言,存款供给增加降低了整体负债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对于结构性存款揽储的依赖。此外,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多数结构性存款收益率波动加大。   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助理王一峰表示,一方面,伴随着结构性存款从“假结构”过渡到“真结构”,相应的不确定性增加,购买结构性存款难以获得确定性收益,其他定期存款品种可起到替代作用,市场需求由此发生变化;另一方面,结构性存款的实际利率仍然偏高,银行对高成本负债进行了规模上的控制。   多重因素助推存款利率下行   业内人士认为,结构性存款的压降,有利于降低银行负债成本,进而为企业实际贷款利率下行创造良好条件。   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刘银平表示,结构性存款的实际收益率明显高于同期限的普通定存及大额存单利率。压缩结构性存款规模有利于优化存款结构、降低负债成本,存款利率降低传导至贷款市场,进而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周茂华说,结构性存款规模的降低,有助于降低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为银行合理让利实体经济创造空间。   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商业银行净息差为1.97%,创下了2017年以来新低。周茂华说,由于部分中小银行负债与经营能力方面优势不明显,面临的息差压力相对更大。   为优化存款利率监管,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人民银行继去年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上加点确定,并强化对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的管理,又于今年4月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进一步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   6月,新吸收的定期存款利率降至2.5%,较去年同期低16个基点。事实上,结构性存款的收益率也处于下行通道。据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统计,6月银行发行的人民币结构性存款的平均预期中间收益率为2.97%,环比下降2个基点;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3.58%,环比下降1个基点。   周茂华认为,当前,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整体平稳,存款定价差异化特征明显,结构性存款存量稳中有降,这得益于存款市场管理力度加大,遏制“花式揽储”“高息揽储”行为,避免银行揽储恶性竞争;中小银行加快完善内部治理,提升经营管理与风控水平,优化资产负债管理;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深化,引导银行合理定价,降低综合负债成本。   银行将继续压降高成本负债   展望结构性存款变化趋势,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认为,尽管银行仍有降成本压力,但部分银行对结构性存款有一定依赖性,未来结构性存款规模压降空间有限。结构性存款与普通定期存款相比成本依然较高,结构性存款收益率或仍有小幅下行空间。   刘银平表示,近期银行揽储竞争趋缓。一方面,近两年存款利率经过几轮调整,部分银行的存款利率已接近上限,尤其是大额存单利率,继续调整的空间不大;另一方面,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企业融资需求不足,银行贷款额度较为充足。   王一峰表示,当前银行的负债成本仍然偏高,负债成本的降幅低于贷款成本的降幅,银行息差仍有压力。预计银行会进一步加强负债成本管理,推动负债成本跟随资产端定价的下行而下行。未来,银行或进一步压降高成本、主动型的负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