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产业共商协同创新

“上游原材料的炒作现象,给产业链带来了挑战。”7月21日,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在四川宜宾举行,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主题演讲时表示。   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影响了动力电池产业的发展。全国政协副主席万钢在致辞时提出,面对即将到来的亿千瓦时时代,应加强上游矿产资源的开发,加强产业链的上下协同,在保障市场需求的同时,还要注重对于报废电池的回收利用,实现关键材料的循环利用,将产业链做全、做强。   原材料涨价影响下游   这不是曾毓群第一次公开谈论原材料涨价问题。在2021年12月举行的高工锂电年会上,曾毓群就表示:“一些环节和企业,只顾眼前利益,追求短期暴利,这不利于行业和企业发展。供应链环环相扣,安能独善其身?”   过去两年,受多种因素影响,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以电池级碳酸锂为例,7月21日生意社监控价格为每吨47.86万元,虽然较前期50万元的高价有所回调,但仍处于相对高位。两年前,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还在每吨8万元以下。   据高工锂电统计,今年上半年,正极材料价格整体呈上升趋势,铁锂、锰酸锂涨超70%,三元涨超45%,钴酸锂涨超25%,核心原因是二季度新能源汽车市场恢复,锂盐行业供需偏紧,进而推动锂盐价格上涨,其中碳酸锂、氢氧化锂价格上涨幅度均超100%。   价格波动直接影响到企业的经营效益。上游普遍获利颇丰,如赣锋锂业日前公告,公司预计上半年盈利72亿元至90亿元,同比增长408%至535%。至于下游企业,多家动力电池企业2021年已陷入亏损,不得不通过涨价来向下游车企转移压力。   “保证电池供应链安全稳定,是实现汽车产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建议,加强对电池材料行业的监督引导和统筹协调,改善供需关系,协调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回调到合理区间。   协同创新迎亿千瓦时时代   下游需求仍在高速增长。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产业报告显示,预计2022年我国新能源车产量将达562.7万辆,同比增约71.7%。多家机构预测,2025年我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将超1亿千瓦时,产值规模超1万亿元。   相较快速增长的需求,供应能力的建设步伐仍需加快,“缺口”如何补上?   从中长期看,循环再利用是一大解法。“电池不同于石油,石油用了就没有了,电池里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循环利用的。我们对镍钴锰的回收率已达99.3%,锂的回收利用率达90%以上。”曾毓群说,预计到2035年,对退役电池材料的循环利用就可满足大部分市场需求。   “目前,我国在地市级行政区已建设1万多个回收服务网点。”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张云明在致辞时表示,我国已初步建立动力电池的回收再利用体系。   短期内怎么办?张云明表示,要加强动力电池材料产业发展统筹谋划,强化政策措施扶持,引导产业链上下游协调发展,共同提升资源保障能力。   曾庆洪表示,应通过制定长期的发展规划,严控资源开采,加快电池回收体系建设,突破核心技术,加强协调合作等举措,促进产业链可持续健康发展。   技术创新也是一大解法。“过去10年,我国的动力电池已实现成本大幅下降,竞争力大幅提升,在结构创新方面表现亮眼,如宁德时代麒麟电池、比亚迪刀片电池等。”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表示,“要加大创新力度,从电池结构创新逐步发展到材料体系创新,这一过程更加复杂、更需要时间积累,但这也是全球动力电池创新的制高点。”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