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电、超充、甲醇赛道齐发力 新能源商用车销量逆势上扬

在商用车销量整体疲软的大背景下,新能源商用车交出了跑赢大盘、逆势增长的答卷。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商用车工作部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重卡市场销量达到了10115辆,渗透率升至4%,而在2020年新能源重卡渗透率仅为0.2%。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新能源商用车特别是新能源重卡销量逆势增长的背后,得益于续航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同时甲醇、燃料电池等领域也取得了相应进展。吉利商用车集团(以下简称“吉利商用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在贵州省投入运营的甲醇燃料加注站已达到60座。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告诉记者,目前,换电模式主要运用于商用车领域,“因为商用车主要由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来运营,可以保证换电站比较高的利用率,能够实现盈利。”而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也表示,新能源商用车领域正推广的超充模式具有充电速度快、效率高、成本低等特点,带来的便利也较多。   销量跑赢大盘   今年上半年,我国商用车市场仍处于较为低迷的状态。   乘联会统计数据显示,6月,我国商用车销量为28.1万辆,较2021年同期下降约37.4%;而1~6月累计销量为170.2万辆,较2021年同期下降41.2%。   对此,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指出,商用车市场低迷与前两年“太火”有关,目前的市场压力较大。“国家大基建工程的落地和商用车淘汰率低是商用车市场低迷的主要原因。同时,蓝牌轻卡新政过渡期不足,商用车产业整体呈现出产能过剩、消化不足和行业臃肿的现象。”   不过,尽管行业大盘销量下行,新能源商用车却正异军突起。以新能源重卡为例,据第一商用车网统计数据,今年6月,我国共计销售2443辆新能源重卡(交强险终端销量口径,不含出口和军车),销量较5月份环比增长了34%,较2021年同期大幅提升了约500%,创造了今年以来新能源重卡市场的月销量纪录。   在行业销量整体提升的同时,各大车企也收获颇丰。记者从吉利新能源商用车方面获悉,今年6月,吉利新能源商用车旗下远程品牌在新能源轻商、新能源轻客、新能源轻卡三个细分领域均取得头名,其中新能源轻卡6月市占率高达26.87%。   此外,吉利新能源商用车旗下的汉马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马科技”,600375.SH)公布的产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汉马科技新能源中、重卡的累计产销量分别达到1740辆和1634辆,较2021年同期分别大幅提升307.49%和236.91%。此外,今年6月,汉马科技宣布将在2025年12月停止生产传统燃油车,此后将专注于新能源和清洁能源汽车业务。   另据盖世汽车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郑州宇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宇通集团”)共销售955辆新能源重卡,占公司重卡总销量的9.37%,较2021年同期大幅增长近600%。   对此,宇通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目前正积极发展清洁能源运输工具,在行业发挥着表率和引领作用,同时也为自身发展注入了新动力。“未来,宇通重卡会一如既往为客户提供优质的新能源重卡产品,帮助更多物流企业走上绿色物流道路。”   对此,张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的甲醇和氢燃料电池重卡、物流车等的销量比较好,对新能源商用车销量的提升也发挥了很大的助推作用。”   政策保驾护航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能源商用车销量逆势增长,离不开国家相关政策的持续驱动。   资料显示,从国家到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等均出台了与新能源商用车相关的扶持和推广政策。   张翔分析认为,新能源商用车销量逆势增长也主要得益于国家大力推行的补贴政策。“新能源商用车大多采取换电模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获取补贴。例如,此前规定新能源汽车超过一定价位就没有补贴,但在换电模式下可以突破补贴的界限。”   据搜狐商用车统计,截至7月13日,国家层面已陆续出台了8个与商用车相关的支持政策。其中,今年1月24日,《“十四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中提出,要推动绿色公路建设,有序推进充换电、加注(气)、加氢、港口机场岸电等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城市公交、出租、物流、环卫清扫等车辆使用新能源汽车的比例。   国际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在日前发布的《新能源商用车白皮书》中也指出,在2024年前后,随着新能源商用车积分的落地以及四阶段法规的推出,混动、电动、氢燃料电池商用车将并进发展,从而推动行业增长。   “商用车新能源积分政策中对混动、电动、氢燃料电池车型均规划了对应积分,叠加未来四阶段法规要求,或在部分场景中必须由混动技术满足。供给端将受政策驱动,推出多能源形式的多款车型,带动行业转型。”罗兰贝格方面表示。   在利好政策加持之下,甲醇和氢燃料电池等多种类型能源车型也开始为新能源商用车普及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记者从吉利商用车方面了解到,吉利甲醇商用车已在新疆、甘肃、内蒙古、陕西、贵州、山西等地推广。   “经济性方面,甲醇重卡燃料费用较柴油重卡可节省18%,并且随着石油资源的日趋紧张,未来甲醇燃料的优势将越来越大。”吉利新能源商用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工信部为期近5年的五省市甲醇汽车试点项目中,吉利投入的甲醇汽车达908辆,占试点车辆总数的近90%。   “未来,吉利新能源商用车将以液氢能源甲醇动力为核心技术路线之一,围绕液氢能源甲醇动力重卡的运行与研发平台,并以能源变革为基础持续为绿色运力赋能,聚焦甲醇燃料生产及加注体系建设。”吉利新能源商用车上述负责人表示。   破解续航痛点   在多种类型的新能源商用车逐步商业化应用的同时,续航的痛点也正在得以解决。   在解决困扰新能源商用车续航问题的方案中,超充和换电模式正得到大力推广。张翔告诉记者,超充模式主要针对商用车行驶范围较大的情况,长距离行驶就可以采用超充模式。   宇通集团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目前,宇通纯电动牵引车从低电量至充满仅需要1个小时左右。“司机可在返回后一边充电、一边休息,等待调度,将时间充分利用。”   对于换电模式而言,相同功率和载重的换电型重卡采用“电车分离”模式后,其购置成本可较充电车型下降40%~50%。在燃油价格上涨和践行“双碳”目标的背景下,换电重卡可以节约30%~40%的燃油和环保成本。   此外,由于补能速度更快,换电模式在港口内倒和短途支线运输等纯电车型主流应用场景中拥有显著的效率优势。   新能源商用车换电模式的推广工作也已开始。日前,工信部发布了《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2022年第6批)。本批次目录共有267款车型,其中换电商用车型共有40款。同时,工信部也已经启动了重卡换电示范工程,确定了13个换电模式试点城市。   对于换电模式的前景,崔东树表示,改善电池性能、加快充电速度将会是新能源商用车未来发展的趋势,但换电模式只适用于局部区域内的同款车型。   张翔也表示,目前换电站的数量比较少,在车辆长距离行驶后可能存在找不到换电站的情况,因此换电模式主要是应用于一些固定的线路。“换电模式和超充模式各自的优缺点不一样,换电的特点是快,比如3分钟就可以换完,而超充的优点则在于电池不受驾驶范围的限制。”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