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孟菲斯”起航 解码快递企业与地方政府物流合作样本

7月17日11时36分,在湖北省鄂州花湖机场跑道上,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控股”,002352.SZ)旗下一架顺丰航空波音767-300全货机引擎轰鸣,全力加速起航飞往目的地深圳。这也标志着新机场正式投运,并由此成为亚洲第一个、全球第四个专业货运机场。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今年,鄂州花湖机场将逐步开通鄂州至深圳、上海和法兰克福、大阪等国内、国际货运航线。预计到2025年,货邮吞吐量将达到245万吨。   据了解,鄂州花湖机场于2018年2月获批建设,历时4年多最终顺利开航,也让鄂州获得了“东方孟菲斯”称号。   事实上,鄂州花湖机场与武汉天河机场相距仅120余公里。对此,湖北省委书记王蒙徽在鄂州市调研时强调,要以花湖机场正式投运为契机,加快打造天河机场、花湖机场国际航空客货运“双枢纽”,完善集疏运体系,发展多式联运,提升湖北省铁、水、公、空、管、邮等通道承载能力和运输效率。要以交通枢纽建设为切入点,加快建设以武鄂黄黄为核心的武汉都市圈,不断提升经济集聚度和竞争力,不断增强辐射带动功能。   “随着鄂州花湖机场正式投运,将快速提升国内快递物流运行效率,同时将极大提升鄂州市与湖北省在全国航空物流市场中的地位与影响力。”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记者表示,鄂州市通过与顺丰控股合作建设专业货运机场,也给了其他无机场城市更多示范和启发:在客运机场受限的情况下,可以从货运机场、专业性机场或企业专属机场着手推进相关工作。   航空客货运“双枢纽”联动   从进入机场选址备选池到正式投运,鄂州花湖机场前后历经了8个春秋。   鄂州市临空经济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让鄂州花湖机场尽早落地,尽可能地压缩审批时限,让原本需要一年半时间办理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20个证件,最终只耗时半年。   据介绍,早在2013年6月,顺丰控股根据行业发展新趋势,为完善航空运输网络布局,提升在全球快递运输业的竞争力,规划在湖北建设国际物流核心枢纽机场。直到2014年11月,鄂州花湖机场所在的燕矶进入选址视野并最终获批。   此后,鄂州花湖机场进入快速立项、审批和建设阶段。“从项目可研批复到投运用仅耗时42个月,机场主体工程从正式动工到建成共耗时21个月,机场转运中心完成钢结构吊装则仅用了6个月。”鄂州市临空经济区管委会上述负责人表示。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鄂州花湖机场总投资308.42亿元,包含机场工程、顺丰转运中心、顺丰航空基地项目、中航油供油工程。搭载着货物的货机从鄂州花湖机场起飞,1.5小时飞行圈即可覆盖全国90%的经济总量,货物一夜能达全国、隔日可连接世界。   “《‘十四五’航空物流专项发展规划》指出,要推进专业性货运枢纽机场建设,建设与我国产业经济格局、综合运输体系相适应的航空物流设施体系。”中国航空运输协会研究员韩涛告诉记者,货运机场依靠轴辐式航线网络的主要节点城市,提供大规模航空货运集散、中转和铁空、公空、海空等联运服务的大型航空物流中心,是支撑航空物流体系的关键节点和综合物流服务平台。   除了货运枢纽的定位外,鄂州花湖机场还兼具客运支线、公共平台及货航基地功能。目前,机场共建有东西两条长3600米、宽45米的跑道及1.5万平方米的航站楼与124个机位的站坪。   对此,韩涛进一步表示,专业货运机场的规划设计主要是为服务大规模货运航班集中起降,以全货机停机坪和分拣中心为核心组织空地联系,客运设施处于从属地位。尤其强调要有货运专用的集疏运系统,相对于客运而言基本做到自成体系。   机场运营方湖北国际物流机场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将逐步开通鄂州至北京、上海、深圳、厦门、重庆、成都、昆明、青岛和宁波等城市的客运航线,鄂州至深圳、上海和法兰克福、大阪等国内、国际货运航线。“预计到2025年,鄂州花湖机场旅客吞吐量达到1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达到245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武汉城市圈成员城市之一,鄂州市距离武汉市中心仅76公里。因此,7月19日,武汉市最新印发的《武汉市交通强国建设试点实施方案》也明确提出,武汉天河机场将与鄂州花湖机场联动发展。   “武汉和鄂州的两大机场可以在客货运方面进行运力运能的优势互换。比如,把纯货运业务和保税物流等周边产业都转移到鄂州市,将鄂州花湖机场打造为更加强大的服务于国际国内的航空物流枢纽机场,而在武汉天河机场集中发展客运服务以强化武汉空港的服务能力,并双方互为备用与备降机场。”柏文喜表示。   物流企业“牵手”地方政府   在鄂州花湖机场的立项和建设过程中,顺丰控股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7年12月,顺丰控股全资子公司深圳顺丰泰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23亿元参与设立湖北物流机场,以作为鄂州花湖机场的运营主体,持股比例为46%。   顺丰控股方面表示,鄂州花湖机场作为全国航空货运枢纽,将充分满足大型物流企业对航线和航班密度的需求,形成覆盖和对接全球的高效物流通道,成为对外开放和对接全球市场的门户,并且航空货运运输的发展将带动我国电子、化工、生物医药等制造业的产业升级,促进中东部地区经济实现快速发展。同时,也将巩固公司在中高端快递市场竞争力,形成强大的战略基础底盘。   “专业货运机场通常会由一个或二个航空货运承运商投资拥有并主导运营,有更高的市场多元度和民营化程度,有利于物流服务的一体化。”韩涛告诉记者,从国际经验看,FedEx与孟菲斯、UPS与路易斯维尔、TNT与列日,这种“第三方物流企业+中小城市机场”的运营组织模式广泛存在于航空物流领域,顺丰控股与鄂州市的合作也体现了这个趋势。   此外,京东在2018年便与江苏省南通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计划将南通兴东国际机场打造为京东物流航空货运枢纽。   2019年9月,宿迁京东展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南通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6亿元组建京东航空,并分别持股75%和25%。当年12月,京东全球航空货运枢纽华东地区项目在南通市正式开工,该项目总投资200亿元。   据了解,目前,京东航空筹建工作已基本完成,正申请颁发公共航空运输企业经营许可证。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已完成初审,并确定主运营基地机场为南通兴东国际机场,经营范围为国内(含港澳台)、国际航空货邮运输业务。   与京东航空的发展轨迹类似,圆通速递早在2018年便与浙江省嘉兴市政府签署战略投资协议,在嘉兴机场建设全球航空物流枢纽。2020年6月,全球航空物流枢纽项目实质性投资落户,并被命名为“东方天地港”,总投资额将达到122亿元。根据计划,预计到今年底,圆通航空将形成由15架波音757、波音767以及国产ARJ-21F组成的混合机队。   “物流企业争相与地方政府合作建设航空‘大本营’,旨在提升自身的物流服务效率和行业竞争力,以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柏文喜认为,这一模式在发展地方航空物流基础设施的同时,引入了航空物流产业链龙头企业,能够提升拟建基础设施的使用效能与产业带动能力。   “而对于航空物流企业而言,也获得了地方政府给出的产业优惠政策和投资支持,降低了自身的投资资金压力,从而实现互利共赢和协同发展。”柏文喜表示。   韩涛也进一步指出,航空物流是以货运为导向,强调对货的服务,与生物科技、精密仪器等高端制造业、电子商务等新兴互联网产业的联系更为紧密,成为高端产业链、高效供应链和创新价值链的重要载体和支撑,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的引领力量和产业发展模式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