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利润去哪儿了

短短半年时间,“一口气”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9.07亿元……   这一数据不仅是华东某信托公司前四年减值损失总和的1.25倍,更使得这家公司以-7.96亿元的利润总额,在已披露财报数据的59家信托公司中垫底。   近年来,信托公司普遍加大减值计提,“损失”背后更深层次的现象是,在宏观经济增速下行以及部分行业面临结构性调整的当下,信托公司的风险压力持续增加,对经营业绩的影响愈加明显。   “受疫情反扑、宏观经济下行、资本市场波动等复杂外部环境影响, 2022年上半年,信托公司经营业绩整体下滑,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平均数均为负增长,只有净资产实现了小幅正增长。”百瑞信托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信托行业主要指标受外部经济环境和监管政策影响较大,目前仍处于深度调整期。   经营业绩继续承压   2022年,信托行业严监管态势持续,叠加疫情反扑和宏观进行下行影响,大部分信托公司仍然面临严峻的业务转型压力。   百瑞信托研究发展中心统计数据显示,经济压力下,超六成信托公司营业收入下滑。剔除可比合并口径样本,2022年上半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为7.98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下滑17.76%。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信托公司经营收入同比下降28.25%。   净利润方面,2022年上半年,仅有25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实现正增长(或由负转正、亏损减少),占比为43.86%。增速在20%以上的信托公司数量仅7家,而净利润下降幅度超过20%的信托公司数量多达29家,其中下降幅度在20%~50%之间的信托公司数量最多,为17家,在行业利润整体下滑的同时,呈现出明显的分化局面。   具体到各家信托公司的情况来看,净利润的区间分布在2022年上半年呈现为“尾部增加,头部减少”的局面。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布于较高区间10亿元之上的信托公司减少了3家,较低区间1亿元之下的信托公司数量增加了3家,分布于中间区间5亿~15亿元的信托公司数量保持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业绩表现不佳的信托公司而言,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或投资收益下降,是它们的共同特征。   实际上,信托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由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利息净收入、投资收益等构成,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直接反映信托公司信托业务的发展情况。   例如,五矿信托2022年上半年营收和净利均大幅下滑的主因在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下降21.15%;投资收益也从2021年上半年的4.94亿元降至2022年同期的1.82亿元,降幅达63.16%   减值计提“侵蚀”利润   种种迹象显示,近年来持续加大的减值计提数额,正在逐步“侵蚀”信托公司的利润。   前述华东某信托公司便是个中典型。“为了缓释风险、基于审慎经营的原则计提了相应减值准备。去除减值影响,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超过2亿元,利润总额超过1亿元。公司经营稳健、各项经营指标总体向好。”该信托近日发布说明称。   而根据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未经审计的2022年半年度财务数据,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约2.01亿元,信用减值损失约9.07亿元,利润总额亏损约7.96亿元,净亏损约5.97亿元。   无独有偶。上市信托公司陕国投A (000563.SZ)近日发布《关于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称,陕国投信托2022年上半年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15342.40万元,计提减值准备的项目主要是:播州国投项目计提减值准备12170.60万元,曲靖麒麟项目计提减值准备1972.39万元,陕西必康项目4129.20万元。此外,剔除合并结构化主体影响并扣除企业所得税后,将减少公司净利润11710.13万元。   实际上,在信托业风险加速暴露的大背景下,减值计提已经成为多家信托公司无法忽视的利润影响因子。例如,2021年净利润降幅超过70%的昆仑信托,其2021年的信用资产减值损失为6.63亿元,而2020年该项数据仅为0.5亿元左右。又如,2021年中海信托因计提20.81亿元的减值损失,导致亏损15.73亿元;而去年计提了18.50亿元信用减值损失的中信信托,净利润同比减少9.19%。   中诚信托投资研究部此前发布的一份研报指出:“从资产减值计提指标来看,2021年57家信托公司中共有47家信托公司计提了减值,平均每家公司计提3.41亿元,比上年增长了1.53亿元,增幅达到81.61%。资产减值计提对信托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非常明显。”   具体来看,对业绩的影响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整体上看,减值在营业收入中的比重持续提升。2021年减值计提在营业收入中的比重达到13.85%,较2020年同期提高了4.27个百分点。二是部分公司减值计提额度较大,2021年4家信托公司计提超过20亿元,4家公司计提金额在10亿~20亿元之间,尤其中海信托因计提20.81亿元的减值损失,导致亏损15.73亿元。三是从各公司来看,减值对信托公司净利润的影响较大,甚至造成了营业收入排名和净利润排名出现较大差异,共6家信托公司净利润排名较营业收入排名落后10个名次以上。   固有接“风险”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华东某信托公司信用减值损失猛增背后还有一个小细节:2021年7月28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了一张高达566万元的罚单,其中罗列的九项违法违规事实包括“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未足额计提减值准备”。   通常来说,减值计提主要体现在信托公司利润表中的资产减值损失和信用减值损失这两项指标。“信用减值准备主要针对金融资产,自资产管理产品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之后,多数计为信用减值损失。”某信托公司研究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据记者统计,上述华东某信托公司2022年上半年计提的9.07亿元信用减值损失,是2018~2021年这4年间,资产减值损失和信用减值损失之和的1.25倍。而根据年报,其减值损失主要体现在自营资产的贷款损失准备、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坏账准备等。   就上半年减值损失大幅增加的原因、与信托风险项目之间的关系以及逾期风险项目规模等问题,记者向上述华东某信托公司相关负责人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之时,暂未获得回复。   “减值损失主要是信托公司出于谨慎性考虑,对出现流动性风险的项目计提减值准备,主要是固有资产出现的减值。”某资深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现实中更多的是信托项目出现风险时,固有资金接盘进而产生的损失。”   据记者了解,实操中,信托公司接盘的做法主要包括以固有资金受让风险信托项目收益权;通过向企业发放自营贷款,固有资金绕道接盘信托风险项目等。   比如,有信托公司在2021年年报中披露称,公司固有信用风险资产中不良资产项目,均是为有短期流动性风险的信托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另一家信托公司还在年报中提到,审议通过《关于申请固有资金接续风险(预警)项目事宜授权经营层决策的议案》。   由于部分信托公司通过固有资金承接信托风险项目,从行业各项数据来看,固有资产的质量正在持续下降。除了减值计提持续增加外,中诚信托相关研报还显示,61家信托公司固有不良资产平均9.21亿元,同比增加2.92亿元,固有资产平均不良率达到7.64%,同比提高0.78个百分点。   此前华宝证券金融分析师王震分析指出,在当前去通道、治乱象、防风险的大背景下,监管排查与处罚的力度持续加大,信托公司的风险管控能力面临巨大考验。用益金融研究院在最新的研报中则指出,从信托行业流动性来看,未来 3 年信托产品到期规模分别为3.8万亿元、3.37 万亿元和 2.01 万亿元,行业流动性风险也将面临较大压力。而大规模的产品到期导致的流动性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信用风险的暴露。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