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晋代“小尧舜”:市井烟火中的幸福生死

季乐,长笛。在宋代墓葬的砖雕中有许多展示音乐和舞蹈的“艺妓俑”。艺妓是舞妓,音乐是音乐家。山西是中国戏曲的发祥地之一,享有“中国戏曲摇篮”的美誉,留下了大量的戏曲历史文化遗产。金代戏曲是金代市场文化的典型表现。在众多戏曲文物中,墓葬和戏曲砖雕是最具特色的一种。地处晋国腹地的山西,出土的大量晋剧砖雕向世人展示了那个时代的繁华。幸福的生与死:山西晋剧砖雕艺术写作,资料图片/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阁精品王伍子妻子切股侍奉亲人。图中有两个场景。右边的房子外面,一个女人正坐在地上,拿着一把刀在切股份。左边的房间里,一个老婆婆坐在床上,旁边的女人端着碗端着汤。王五子妻子割股是24个孝故事之一。王伍子,河阳人,唐开元年间涉湖州。他十年没有回来了。他的妻子很孝顺。贫穷意味着没日没夜地织鞋。王五子的母亲得了病,吃人是治不好的,于是王五子的妻子把股份割成汤,让婆婆的病好了。金朝(1115 ~ 1234年)由金石井文化的女真族建立,是12、13世纪中国北方一个强大的政权。北宋被大辽灭,中原被占后,金朝统治者实行休养生息政策,“转马平川”。到了世宗皇帝统治时期(1161-1189),他们进入了历史学家所说的“小尧舜”时期。社会的稳定和经济的繁荣为文化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舞台,自北宋以来,大众市场文化在金代有了很大的发展,尤其是戏曲。地处晋国腹地的山西,戏曲艺术发达,大量出土的晋代戏曲砖雕向世人展示了那个时代的繁华。山西南部出土的戏曲砖雕最具代表性,生动地再现了晋代戏曲的面貌。金代戏曲(金本元)是在辽代焦芳三月和北宋杂剧的基础上,结合北方民间表演艺术传统发展起来的艺术,是金代市场文化的典型表现。金灭辽灭北宋后,对汉人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进行了全面的学习和吸收。辽宋统治地区封建经济发达,女真进入汉族聚居区后,统治者顺应当地发展趋势,接受汉族先进文化,发展农业经济成果。特别是在大定、明昌年间(1190 ~ 1195),金与南宋媾和,民族矛盾趋于缓和,金统治地区经济文化稳步发展,出现了“楼阁交通,鸡犬相闻”的景象。山西运城新绛县龙兴寺金代墓葬中的砖雕。三白戏、三白戏是从中国古代民间音乐和技巧发展而来的各种艺术和娱乐表演的总称。从先秦时期开始,就有了许多正史、诗文和笔记的记载。包括歌舞、器乐、角斗、武术、杂技、魔术和戏剧等。范围有时会略有不同。三白戏的表演场所,先秦时期以宫廷为中心,南北朝时期延伸到寺庙,宋代进一步深入到城市和乡村。宋金时期,市民文艺兴起,城市瓦店百戏种类增多,而社火等表演形式在乡村日益兴起,经久不衰。宋杂剧和金在发展过程中,吸收了三乐百戏的许多技术元素。在音乐上,从唐代三月金杂戏到元杂剧有着渊源和传承的关系
乐器组合形式与当时流行的杂剧伴奏乐队如出一辙。表演者的服装和服饰一模一样,都穿着宽袖长袍,头上戴着“高丛花”。它是一种民间音乐组织,可以为杂剧伴奏,也可以单独表演,以满足老百姓仪式和宴饮的好坏需要。另一类由笙、排箫、包袱、和放香组成。其声音清亮优美,堪称精品音乐。表演者和舞者都是年轻女孩,她们的头饰和衣服都很漂亮。季乐,拍板(图一)。音乐人,Baan(图二)。乐手,长笛(图三)。乐手,腰鼓(图4)。音乐家(图5)。麻衣子(图6)。晋代民间乐舞戏曲极为繁荣,晋南经济发达,文化艺术繁荣,素有“歌舞之乡”之称。黄金墓出土的大量乐舞文物证明了这一历史事实。侯65H4M102号金墓出土的一批乐舞砖雕,既有队舞表演,又有竹马儿戏,内容丰富,造型生动美观,雕刻精美。此外,还有一组雕刻在六块砖上的乐舞人物,表演者都是儿童和少女。它的服装是男孩或额头下垂,或穿着花脚;这个女孩扎着一个发髻,头上有彩色的蝴蝶。除了少数赤膊者手腕上戴着项圈和手镯,其余都是上衣、窄裤、窄裙和制服。社火表演是在节日举行的一种民间娱乐和节日表演,千百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它是一种古老的中国民间艺术形式,包括祭祀场合或节日里迎接神灵的各种杂技和杂耍表演。“社”意为团圆,“火”意为繁华热闹。有各种形式的舞蹈,跑旱船,舞狮,踩高跷,扛棍子,生火,秧歌。没有固定的演出场地,主要目的是庆祝丰收,祈求平安繁荣。社火,敲锣打鼓。社火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包括祭祀场合或节日的各种杂技和杂耍表演。在南樊庄的金代墓葬中,东、西墙各有一组音乐、舞蹈、社火表演的砖雕9件,分别建在墓前室东、西墙的遮阳板上。全部涂色,砖面用墨汁涂色,门用红色覆盖,边缘用白色勾勒。表演者将头发梳成发髻或裹头,面部和眉毛用墨水勾勒,显得幽默风趣;全部赤裸上身,束腰黑鞋,步态蹒跚;有的敲锣,有的吹笛,有的扛瓜;扭扭屁股,跳跳舞。社火《乔夫人》(图一)。艺妓,鼓(图二)。乐手,腰鼓(图三)。社火,《卦田乐》(图四)。竹马戏是一种将民间纸扎技艺与歌舞相结合的表演形式。民间艺人将竹条扎成骨架,用彩绸或彩纸覆盖,经过艺术加工制成竹马。马的腰部留有一个自上而下的孔,系在骑手的腰上。骑手在音乐和歌声的伴奏下踏步起舞。,形成一种饶有情趣的民间歌舞。这批竹马砖雕,其画面皆为两军交战图。每组有四名童子,跨骑竹马,翩翩起舞。竹马精雕细刻,鞍勒俱全,胫系缨穗,项戴串铃,竖耳扎尾,神态机敏,形象生动逼真。竹马骑士,皆由儿童所扮,头部有的裹巾,有的挽髻,个别的戴“瓦楞盔”;身着紧袖衫,盘领打蝶结。竹马腹下缀围裙,舞蹈者下身藏于围裙内。马肋部雕假肢,着高筒靴。小将们一个个戎装裹束,一手持武器,刀枪剑槊不一;另一手持盾牌,形状长圆有别。双方皆两人为伍,互相格斗,有的短兵相接,迎面厮杀;有的一方调转马头,回首抵挡作败退状,而另一方则策马加鞭,紧追不舍。此外还有一种表现形式是走马打转,形似“调阵子”,其中有一人双手执旗左右摆动,似在呐喊指挥。他们针锋相对,你枪我剑,矛来盾挡;你逃我追,战马驰骤;舞姿轻盈,行如穿梭。描绘出一幅幅紧张激烈、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狮子舞是北方地区传统的舞蹈形式。宋太宗淳化四年(993)汾阳无德禅师《语录·咏西河师子》诗云:“西河师子(狮子)九州闻,抖擞金毛众兽宾,哮吼一声天地静,五州四海奉明君。”描述了当时山陕地区狮舞之盛。新绛南范庄、吴岭庄的金元墓中都有狮舞砖雕出土。▲竹马戏。竹马戏是民间纸扎工艺与歌舞相结合的表演形式。生旦净丑,粉墨人生金代是中国戏曲发展的重要阶段,能代表金代戏曲主流的是民间杂剧——金院本。金院本演出流行和繁盛的中心在山西南部地区,戏曲作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开始在社会生活中的各个层面产生广泛影响。金院本的演出非常普及,大量带有戏曲表演场面的金代墓葬砖雕,以及现在仍然遍布于晋南一带的地上戏台建筑,均反映出当时戏曲表演的盛况。金墓砖雕中的戏曲角色,已经在宋代四人或五人的基础上,进一步固定为末泥、副净、副末、装孤、装旦五个角色。▲山西省稷山县化肥厂南壁戏俑末泥,是宋杂剧、金院本中的男主角,通常为穿袍秉笏的大官装束。末泥这个行当,渐渐消失,融于现代戏曲中的生角。副净,是宋杂剧、金院本中假装憨愚、制造笑料的角色,表演中常以滑稽的扮相和踉跄的步态引人发笑。在早期宋杂剧和金院本中,副净和副末这些角色可以根据剧情重复设置,比如副净相当于现代戏曲中的丑角。副末,是宋杂剧、金院本中的角色,从唐代参军戏中的“苍鹘”演变而来,任务是烘托发挥“副净”所制造的笑料,表演上以插科打诨为主,在演出前向观众介绍剧情,称为“副末开场”,类似今日戏曲里的“自报家门”。装孤是宋杂剧、金院本中扮演官员的角色,由唐参军戏中的“参军”演化而来。在北宋杂剧中,装孤尚非常设角色,而是根据演出需要随时增减,至金院本中,装孤已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角色类型。装孤这个角色已经无法和现代戏曲中的角色对应。装旦,扮演女性角色,表演上以唱为主,现代戏曲中把装旦称为青衣,即旦角。▲末泥(图1),是宋杂剧、金院本中的男主角,通常为穿袍秉笏的大官装束;副净(图2),是宋杂剧、金院本中假装憨愚、制造笑料的角色,表演中常以滑稽的扮相和踉跄的步态引人发笑;副末(图3),从唐代参军戏中的“苍鹘”演变而来,任务是烘托发挥“副净”所制造的笑料,表演上以插科打诨为主,在演出前向观众介绍剧情,称为“副末开场”,类似今日戏曲里的“自报家门”。装孤(图4),由唐参军戏中的“参军”演化而来,发展至今已经无法和现代戏曲中的角色对应;装旦(图5),装旦扮演女性人物,表演上以唱为主,现代戏曲中把装旦称为青衣,即旦角。▲装孤头像(左图)。副净头像(右图)根植生活,教化人心金代,戏曲艺术由最初为祀天娱神、祛病消灾、宫廷宴享等服务,逐渐演变成教化民众和针砭社会的娱乐活动。植根于民间生活的戏曲艺术,真实地反映了社会上的人生百态。“孝”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主要内涵之一,是儒家伦理思想中重要的道德范畴。传统孝道不仅属于家庭伦理,更包含了社会、政治和教育的价值。孝道在历代的演化中,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华特色的儒家孝文化。宋金时期戏曲的繁荣,为孝道的宣扬提供了新的平台。八仙的故事充满传奇色彩,颇受民间欢迎,是戏曲中常见的题材。二十四孝故事,经历代儒学者们选择演绎,到北宋和辽代晚期以及整个金代和南宋时期极为流行,直至元代,在山西地区仍然绵绵不绝。二十四孝故事图将孝行故事制作成砖雕、陶塑,带入冥界,成为金代北方一种颇为流行的丧葬风俗,并与开芳宴、杂剧表演、仿木结构砖雕及佛教故事图一起构成了宋金元墓葬装饰的主要特征。▲闵损单衣顺母,二十四孝故事之一,闵子骞是春秋时人,不但受继母虐待,还受父亲误解,但闵子骞并不记恨父母,反而孝心不减,常想到兄弟和家庭的和乐,并因此化解了家庭矛盾。露台戏台,四大梆子戏台是戏曲演出的专门场地,它的出现与变化,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戏曲艺术的兴起和演变。最早出现的“露台”,有陈献祭品和献演歌舞技艺两种功能,其中包括歌舞百戏和杂剧。露台的出现,使艺术与生活在空间上产生了距离,是中国传统表演艺术的一场革命。尔后出现的舞厅、舞楼等,只是在其上加盖遮风避雨的顶盖,实际功能并无变化。金代,这种四面观的舞厅在其后部砌墙,出现了三面观的戏台;到元代,戏台分前后场已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这是戏曲完全成熟的重要标志。这时,社火、百戏杂耍重新回到了撂地为场的阶段,而把戏台拱手让给了后起之秀——戏曲。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素有“戏曲之乡”的山西形成了中路梆子 上党梆子 蒲剧和北路梆子“四大梆子”。中路梆子,因其形成和活动于山西中部地区而称中路梆子,又由于它较省内其他剧种流布地区广、职业剧团多、影响比较大,故独尊为“山西梆子”,新中国成立初期称晋剧。中路梆子为蒲剧北上晋中演变而成。在其演变过程中,艺人为适应当地群众的欣赏习惯,吸收、融合了祁(县)太(谷)秧歌、汾(阳)孝(义)秧歌的腔调及打击乐,在语音、唱腔、表演方面均发生变化,形成了高亢激越而又清新柔和的风格。▲金代大安二年(1210),戏台及杂剧俑,山西省侯马市董明墓出土。上党梆子,因其产生和主要流布于秦汉时期的上党郡而得名。当地人称“大戏”,晋南人称“东府戏”,河北邯郸一带称“西府调”“泽州调”,也曾称作“上党宫调”。关于上党梆子的起源,有多种说法,一般认为它形成于泽州(今山西晋城)。虽名梆子,实为昆(昆曲)、梆(梆子)、罗(罗罗腔)、卷(卷戏)、簧(皮簧)五种声腔同台演出的剧种。在其形成过程中曾受到蒲剧的影响,但与省内其他三大梆子迥然不同。蒲剧兴于蒲州(今山西永济县境内),又称蒲州梆子,也称“乱弹”“晋腔”“山陕梆子腔”等。流布于山西南部及陕西、河南、甘肃、青海省的部分地区。蒲州梆子原是山陕梆子的河东派。河东派最初流布地区,东抵沁水,西及黄河,北至韩信岭,南达陕州一带。明中叶以后,当地民间艺人从北杂剧和昆、弋腔继承了一整套成熟的剧目和表演艺术,以本地群众喜闻乐见的民间说唱和俗曲为音乐素材,仿效传统的慢、中、快、散等音乐处理手法,特别是借鉴青阳腔的滚调,逐步形成一个新的剧种,即早期的蒲州梆子。北路梆子,因形成和主要活动于山西北部而得名。省内旧称“北路戏”“上路调”“代州梆子”,1954年全省首次戏曲会演始定为北路梆子。关于其形成,早有“生在蒲州,长在忻州”之说。就其早期唱念用“蒲白”,设科班教戏请蒲州人,以及蒲州艺人来北路搭班唱戏、落户等史实,可以确认它是蒲剧北上与当地语言和民间艺术融合而成。形成时间当在清代初期,其活动地区除本省忻州、雁北地区外,还流布于内蒙古、陕西省北部及河北省张家口、蔚县等地。▲士马交战BY|文明杂志本文原载于《文明》杂志2018年03期原题|生死同乐:山西金代戏曲砖雕艺术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辑|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南丽江审核|方天戟请按下面指纹关注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