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3+N”网格为引擎 打造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

张振文/图   阅读提示:今年以来,我市实现了12个建制县级公安局局长、153名派出所所长、3795名民辅警“进班子”全覆盖,创造性地打造政务+警务+社务“3+N”网格化管理模式,全市4507个网格历史性真正实现“一村(格)一警”,探索出了一条以大数据为支撑,以网格实战化、实体化、实效化兜底的基层社会治理“新乡模式”。   位于巍巍太行南麓的新乡,以“新”为名,因“新”而兴。   然而,新乡又曾因老旧小区多、“三无”小区无人管、居住人员复杂、治安管理困难等“老大难”问题,基层社会治理一度困难重重。加之当前变幻莫测、严峻复杂的疫情防控形势,如何尽快探索创新一条符合新乡实际的新时代基层治理之路,迫在眉睫。   大事难事面前彰显公安担当。今年年初,市公安局新一届党委就旗帜鲜明地提出小网格拥抱大数据,用数字化治理理念探索一条符合新乡特色和新时代特征的基层治理现代化新路。在新时代“枫桥经验”引领下,新乡公安探索创新政务+警务+社务“3+N”网格化管理模式,将全市合理划分为4507个网格,并历史性真正实现“一村(格)一警”,走出了一条以大数据为支撑,以网格实战化、实体化、实效化兜底的基层社会治理“新乡模式”。   今年以来,全市公安机关开展入户走访22.5万余次,采集信息2829万条,整治治安乱点55个,排查化解矛盾纠纷2.2万余起,化解率99.86%。全市可防性盗抢骗刑事警情同比下降53.28%,环比下降20.28%,一批信访案件得到化解,摘掉了全国电信诈骗问题重点地区挂牌整治的落后“帽子”,“平安守护”“雷霆2号”专项行动排名全省第一。   高位推动“三进”   着力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   今年年初,市公安局高点谋篇布局,抢抓今年政府换届的难得机遇,将县级公安局长进县级政府班子、派出所长进乡镇(街道办事处)班子和民辅警进村(社区)“两委”班子的“三进”工作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列为“一把手”工程推进,要求各单位列出时间表,限时完成。   乡镇班子职数满员、派出所所长任职资格不够,是推动“三进”工作顺利进展的最大阻力。为此,市委书记、市长在全市疫情防控每日研判例会上,专门将“三进”工作作为筑牢疫情防线、加强社会基层治理的重大举措重点推进,多次听取汇报并作出批示;市委组织部部长、政法委书记召开专题会议,高效推进落实。在市县两级党委、政府及组织、政法、编制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综合采取轮岗交流、岗位置换以及乡镇政府班子职数不够、党委班子职数来补等方式,实现了12个建制县级公安局局长进县级政府班子、153名派出所所长进乡镇(办事处)班子、3795名民辅警进村(社区)“两委”班子全覆盖。   “要通过‘三进’工作真正打通服务群众的‘最后100米’,解决过去解决不了的问题,化解过去化解不了的矛盾,探索出一条基层治理新路子。”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朱东亚对“三进”工作推动基层社会治理信心十足。   “以前,在处理辖区群众信访、重点人稳控、排查各类不安定因素时,有时需要镇上多部门配合,但因工作隶属、部门职责等原因沟通难度大、耗时耗力,形不成工作合力,很多时候只是派出所一家在单打独斗。”作为最早一批进入乡镇担任班子成员的卫辉市公安局后河派出所所长,李永强感触颇深。他坦言,如今很多工作协调起来方便多了。   卫辉市后河镇台上村村民王某和范某因土地之争积怨多年,相视如仇。派出所民警多次化解两家矛盾,但没有从根上解决。今年年初,李永强当上副镇长后,专门召集土地、综治部门负责人和村干部集体商讨,通过对土地重新丈量、结对子做思想工作、登记备案,最终让王、范两家化干戈为玉帛。   “放在过去多少年都没有解决的症结,如今通过统筹手中的多方资源很快便化解了,这些成效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卫辉市公安局在全市率先完成“三进”工作,在卫辉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赵旺勇看来,虽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让派出所全方位融入到了基层社会治理大棋盘之中,既有利于派出所主责主业的落地落实,也有助于强化基层社会治理,更好地维护基层的平安稳定。   凤泉区电力社区居民大多是电厂的老职工,因电厂效益不好影响了职工福利,出现了情绪不稳定、扬言上访等苗头性问题。获悉情况后,社区副书记、宝山西路派出所社区民警孙珑主动带领社区工作人员多次进入小区,通过开展法治教育、优化社区服务、组建警民沟通交流群、研究企业转型的意见,逐步取得老职工的理解和信任,一起信访隐患成功化解。   “这不属于公安信访案件,孙珑完全可以不管,但他却主动作为,上门解决隐患。群众看见穿着警服的社区副书记也信任感倍增,愿意坐下来好好谈。”电力社区书记刘红珍说,社区民警进班子后,职业认同感强了,工作积极性也显著提高了。   创新融合“三务” 打造基层社会治理“共同体”   由于基层警力不足,信息收集不及时,导致对个别风险人员和场所管理不力,这始终是制约基层社会治理高质量发展的瓶颈。   今年以来,市公安局持续在探索创新警务模式上下大功夫,在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大力推动下,创造性探索了“3+N”网格化管理模式,实现“三务”融合。“3”即政务人员、警务人员、社会事务人员,分别担任网格长、副网格长、网格员。明确网格长由村(社区)“两委”干部担任,牵头组织推进网格各项工作,副网格长由村(社区)民辅警担任,发挥公安职能作用,网格员由小区物业负责人或楼院长等社会管理事务人员担任,发挥人熟地熟情况熟的优势,每天开展基础信息采集、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疫情防控检查等工作。“N”即多种社会管理职能。   为真正实现警务工作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深度融合,根据人口分布、地域特点、治安状况等情况,在全市3795个村(社区)科学设置4507个网格,同时,市委、市政府专门分两批为公安机关招聘260名辅警和1700名警务助理,全部下沉到网格,历史性真正实现了“一村(格)一警”。   5月6日上午,新乡县大召营派出所大召营村网格员马志轩接到辖区超市老板电话,称其怀疑有男子返乡未报备。马志轩遂前往寻找该男子,前后仅用时5分钟。经核实,该男子在新乡做生意一直未离开,不存在风险。“虽然是虚惊一场,却是对网格的一次实战检验。”大召营镇党委书记范晓哲对网格化管理在疫情防控中起到的作用赞不绝口。在过去,群众遇到这种事情不知道该告诉谁,如今,第一时间告知网格员就能妥善处置,网格化管理对疫情防控起到的作用不可估量。   “‘3+N’网格化管理不仅实现了疫情防控关口下移,堵塞了漏洞,对风险人员实现了闭环管理,同时为公安基层基础工作良性循环发展注入了不竭动力。”朱东亚对网格化管理工作有更加独到的见解,警务人员注入网格并担任副网格长,既能监督各项社会治理措施落实落地,又能及时发现搜集基层信息并快速高效处置。   5月19日9时许,辉县市公安局孟庄派出所民警、常屯网格副网格长李凌宇接到网格员电话,称某工厂门口有人聚集闹事。经了解,该工厂女职工段某在生产过程中右臂受伤,但赔偿事宜始终未能与该厂达成一致。当日组织20余名亲属拿着铁锨、棍棒等器械到工厂讨要说法。厂方负责人也组织了10余名工人与段某亲属对峙,现场形势危急,很可能演变成一场械斗。李凌宇立即向网格长汇报现场情况,同时组织双方当事人面对面调解。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劝说,双方最终握手言和,避免了群体性事件的发生。6月13日,段某还专门给李凌宇送去一面锦旗表示感谢。   如果说,过去的网格注重发现问题,那么,现在的“3+N”网格更加注重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政务、警务、社务相互融合、相互补充,有效整合了基层共治合力。不仅如此,与过去一个民警管理多个网格相比,现在是一个网格一个民警或辅警,民警有更充足的精力开展公安业务工作,同时有网格员的配合,辖区内的信息可以第一时间掌握。   6月11日,卫滨区姜南社区某小区居民反映由于楼下饭店油水大,年久失修,经常造成下水管道堵塞,往外冒污水,严重影响居民的正常生活,多次找饭店老板商讨无果。小区网格长得知情况后立即与副网格长、网格员协商解决方案,并耐心劝解饭店老板,最终达成了饭店老板出钱、社区协调维修的意见,顺利化解了困扰居民许久的堵心事。“诸如此类的小矛盾、小纠纷,‘3+N’网格基本都能做到早发现、早处置、早化解,真正实现了矛盾不上交、问题不扩大。”姜南社区副网格长石俊凯说。   “坚持实战导向,真正把网格打造成‘一格多能’的基层战斗实体,提升老百姓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朱向阳坦言,“三务”融合下的网格做得更实、离群众更近、解决问题更快。   持续提升“三能” 打造社会治理“最强大脑”   在警务实践中,情报支撑不够、指挥调度不畅、应急响应不快、评价体系不全等,都是掣肘基层社会治理的难题。   “3+N”网格模式自探索设立时起,就立足一个“实”字,着眼资源整合、信息融合、力量汇合,提出小网格要拥抱大数据,通过共享市大数据后台海量数据和强大算力,不断提升指挥贯通、拥抱大数据、建模评价“三种能力”,着力打造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强大脑”。   5月10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通过研判发现一辆小轿车的司乘人员疑似从高风险地区返回,按照小轿车报备信息,遂通知属地网格人员提前到报备目的地等候。小轿车司乘人员下车后,遂采取安全医疗措施将其隔离。整个过程在闭环当中完成,没有造成任何传播风险。   市政务服务大数据局总工程师杨超介绍说,看似5分钟就完成的工作,背后则有一套高效扁平的指挥体系、一套精准算法的大数据体系和一套科学合理的评价体系做支撑。   基层网格工作人员反应速度快、精准性高、处置效果好,主要得益于新乡市自主研发的市、县、乡、村(社区)、网格五级贯通的指挥调度平台,该平台的功能涉及了党建、综治、防汛、防疫等多个部门领域,在平台上就可以对全市1.5万名网格员统一指挥调度,上级指令能一竿子插到底,网格的工作情况也实时反馈到指挥平台最顶端。   大数据后台海量数据支撑是打赢每一场战役的关键所在。目前,市大数据库已经收集11个市直部门、23类重点场所的213万余条涉疫信息,有效解决了资源分散、数据壁垒问题,让经济发展、安全生产、疫情防控、城市管理、便民服务等各类数据充分产生“化学反应”,实现数据云上集成,为科学决策、高效办事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在工作中,网格员获取第一手信息,传送到大数据后台,后台进行强大的运算之后再回传到网格,短时间内实现信息交互,精准指导网格开展工作。   5月17日,社区网格员在工作中发现涉爆可疑线索,立即通过副网格长向派出所领导汇报,公安机关经过分析后,锁定一个非法买卖、运输爆炸物品的团伙,并将其成功打掉,抓获犯罪嫌疑人5人,缴获电子雷管3万枚,查扣运输车辆2辆,及时消除了重大风险隐患。   “网格工作人员工作干没有、干多少、干得怎么样,通过网格评价模型就能看得一清二楚。”市公安局建模技术人员张恒炜参与了评价体系建设全过程,评价结果运用到个人待遇、表彰奖励、追责问责等方面,激发网格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这也是保证基层社会治理新模式长期保持生命力的重要保证。5月1日晚,新乡市某商场举办百余人的聚集性活动,因存在较大规模性传播风险。当晚,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即通过追责评价体系对分管网格工作的相关人员进行追责问责。截至6月21日,因疫情防控政策落实不到位受到追责的人员就有26人。   深化创建“三零” 打造平安新乡新高地   市公安局新一届党委把“三零”创建形象地比作“一条中医式的治理之路,而非西医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简单思维”。为了将这种“治未病”的理念运用到基层治理中,新乡公安坚持目标、问题、实战“三个导向”,化小单元、关口前移、重心下沉,把网格打造成社会基层治理的“神经末梢”,率先感受到基层的矛盾点在哪儿,早发现、早处置、早化解,真正跑出辖区矛盾纠纷化解的“加速度”。   5月28日,长垣市公安局丁栾派出所官路西村副网格长孙潞在走访时了解到,官路西村的崔某、李某两家因宅基地问题积怨已久。因李某种在门口的艾草被毁,便怀疑是崔某所为,两家争执再起,剑拔弩张,升级到相互推搡的地步。孙潞立即展开调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长达3个小时、连续在崔李两家奔走10余趟后,终于使二人冰释前嫌。   无物业管理、无主管部门、无人防物防的“三无小区”一直是困扰基层社会治理的难点、痛点问题,也深受小区居民诟病。为深化“三零”创建,全面提升群众幸福指数,5月底前,全市1286个“三无”老旧小区全部整改到位。   红旗区新东花园小区是典型的“三无”老旧小区,该小区建于1996年,共有居民288户、租房60户、城镇居民228户、党员25名。在物业管理公司经营不善撤场后,多年来小区几乎处于失管状态。“3+N”网格设立后,新东花园网格长王鹏举经过认真梳理,着手进行亮点打造,实行“三个一”:成立党员服务队组织小区志愿者、楼长和业主代表每周进行一次红色议事;建立小区居民微信群每周征集一次“金点子”;网格长、副网格长、网格员每周至少开展一次入户走访,按照小区居民需求清单逐项整改,不仅实现了消除“三无”,还解决了小区长期存在的环境脏乱差、绿化疯长遮挡道路、无路灯等民生问题。   发案少,秩序好,群众满意,始终是衡量一个地方安全感高低的重要标准,“三零”创建更是离不开打防管控的一体化推进。   工作中,新乡公安坚持以打开路,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盗抢骗、黄赌毒等群众深恶痛绝的违法犯罪,始终保持对各类违法犯罪的高压严打态势,最大限度挤压违法犯罪空间。同时建立健全大数据大平台赋能机制,编织一道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网,对人、事、物、地进行全时空、多角度监测预警,发现案件苗头第一时间处置,对可防性案件进行精确制导,最大限度减少人民群众的财产损失,提升群众的安全感。6月5日,牧野区北干道办事处坛后社区副网格长马亮获取线索,辖区群众许某因租赁商铺被骗。马亮立即将工作指令推送给刑侦民警,很快一起接触式诈骗案件浮出水面。经调查,许某想租赁临街商铺,张某谎称自己亲戚是商场领导,但需要花钱打点,许某便向其转款2280元,在许某多次询问租赁商铺进展时,张某直接将其拉黑。通过调取视频监控、网格员走访辨认等方式,张某很快被抓获,被骗现金悉数追回。   为深入推进“三零”创建工作,市公安局还积极探索推广延津县史良“党建+金融+平安”、红旗区小店“幸福积分”、凤泉区五陵“时间银行”等“三零”创建特色做法,构建党政主导、群众参与、综治联动、金融联合、平安联创的综治信用体系。组织网格工作人员用党风带政风、用政风带民风,引领培育良好家风、和谐邻里关系,制定村规民约,革除陈规陋习,构建良好社会风气。今年以来,全市零案件、零信访、零事故村(社区)动态分别保持在93%以上、97%以上和100%。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