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许可证”,网剧片能畅通无阻?

□ 本报记者田可新   本报实习生刘杨虹云   网络剧、网络电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龙标”——2022年6月1日起,随着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的发放,网络剧、网络电影正式结束“上线备案号”时代,迎来了名正言顺的“许可证”时代。   目前,已经有部分网络剧片取得了网络剧、网络电影“网标”,第一个获得许可证的网络剧是由欧豪、王景春主演的刑侦反黑剧《对决》;而第一部获得网络电影“网标”的是现实题材影片《金山上的树叶》。   电影的绿底“龙标”早已深入人心,“龙标”意味着影片拿到了进入市场的许可证。那现在持证上岗,是否意味着网剧片正式加入了影视剧“正规军”的行列?手持“许可证”,是否意味着在制作发行上畅通无阻了?   从“备胎”到“逆袭”   曾几何时,电视是电视剧集唯一的播放媒介。2005年,互联网视频播放方兴未艾。彼时,网络不过是电视剧集播放的一个新平台。但是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和小屏的普及,又伴随着一系列现象级的网剧横空出世——从《万万没想到》的走红,再到《匆匆那年》《盗墓笔记》的火爆,又到《白夜追凶》《余罪》受到业内外的广泛好评……网上追剧的文化消费模式,无疑在当下已经成为大众的“新宠”。哪怕是要付费收看,人们对成为提前点映的VIP也趋之若鹜。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为9.01亿人,使用率为95.8%。而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数目由2016年的1.7亿人增至2020年的6.9亿人,复合年增长率为41.5%。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数目预期在2022年底将达到7.7亿人。   在人们的追捧下,网剧热度居高不下。2020年中国网络剧上线数量为230部,同比增长13.86%。翻看近两年的榜单,名列前茅者中,网剧已经占据了大半个江山。获得53亿有效播放的《庆余年》登顶《2020剧集报告》中“全网连续剧有效播放”榜。在优酷的《上阳赋》《乡村爱情》系列、爱奇艺的《赘婿》、腾讯的《锦心似玉》等爆款剧超高的点播量面前,不少电视台的独播剧几无优势可言。2021年上半年,在电视剧的备案量下滑明显的情况下,网剧备案量却上涨了50%,同比去年增加了164部。由此可见,网剧的出现虽大大晚于电视剧,但能在竞争激烈的影视市场中脱颖而出,实现了“弯道超车”。   个中原因,除了互联网对其发展的加持以外,网剧自身也具有独特的发展优势。无论是数量上的累积,还是质量上的飞跃,都助力网剧的这把火烧得越来越旺。从制作方的角度讲,起初,与传统电视剧相比,网剧摄制所需成本相对较低,拍摄制作时间短,但回报率高,既可以来个短平快挣快钱,又可以实现薄利多销,无疑是中小影视制作团队的不二之选。   而从具体操作来看,网剧自由度相对更高,在题材、内容创作等方面受到的限制更少,在电视上无法播出的灵异、悬疑、盗墓等题材在网络上可以播出。少了这些“束缚”,无疑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照顾观众的口味上吸引流量。而且,网剧的形式更具多样性,如微短剧、互动剧等,丰富多样的传播形式吸引了更多的年轻受众,甚至连网络视频平台的弹幕、点击互动等功能也为网剧的互动性提供了保障。年轻受众更倾向于在观看剧集的同时获得反馈和交流,而不是单方面接受电视上内容的输出。“不少90后、00后通过玩弹幕建圈层,要隔空交谈,要肆意吐槽,甚至要把空屏占满……从这个角度看,网剧甚至带动了互动感极强的次生文化的生长,为再度演绎、创作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平台,这十分有趣。”娱评人陈星认为。   监管更加规范   与电影和上星电视剧播出前的严格审查不同,网剧片最早实施的是平台“自审自播”的政策,2016年网剧、网络电影等网生内容开始实施备案登记制。与“自审自播”相比,备案登记制提高了网剧片的准入门槛,审查也更加严格,但网剧片与传统影视剧相比仍较自由,这种相对自由客观上催生出了许多颇具新意的网剧片。   悬疑剧《白夜追凶》豆瓣评分高达9分,潘粤明等实力派演员过硬的演技、引人入胜的剧情以及精良的制作都吸引了大量受众。爱奇艺推出的“迷雾剧场”中包含《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谁是凶手》等一系列悬疑题材作品,也得到了观众的一致点赞,更为平台“迷雾剧场”赢得了绝佳的口碑,使得此类题材的播出实现了栏目化。不仅悬疑题材,青春校园、架空穿越、缉毒等现实题材中也涌现出了许多出彩的网剧,中国电视剧三大奖之一的白玉兰奖中渐渐有了网剧的身影,在2020年白玉兰奖10部“最佳中国电视剧”的入围名单中,《鬓边不是海棠红》《长安十二时辰》《破冰行动》《庆余年》四部网络首播剧集都在其中。   可以看出,优质的网剧已经得到了观众和社会的肯定,但在宽松的创作和审查环境下,也难免出现一些乱象。网剧的质量参差不齐,一味追求低成本导致出现了许多粗制滥造的剧集,服化道廉价、布景简陋、演员演技“不在线”等都“浇”灭了观众对这些网剧的热情。2021年网络古装剧的豆瓣评分超过6分的作品大大减少,及格率从2020年的34%大幅下滑到12.7%。   此外,严格审查的缺失容易导致出现一些包含宣传封建迷信、违背科学精神、宣扬不良三观等内容的剧集,或出现一些血腥、暴力、色情镜头。这些内容对我国文化建设百害而无一利,对于观看网剧的青少年群体来说则会产生更加严重的消极影响,不利于他们思想道德的认知和成长。“网剧的低成本高回报易导致网剧制作方陷入唯流量论的怪圈,当一种题材的剧爆火之后,制作方就扎堆制作该题材的剧集,希望用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多的点击量,却将网剧的质量抛诸脑后。比如视频平台上有大量霸道总裁爱上我题材的无脑甜宠剧,不仅缺乏思想性与艺术性,还导致了网剧市场中严重的同质化竞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编剧告诉记者。近年来,甜宠剧大热,甚至几大平台只要播,就能冲上热搜,剧情套路化明显,营销炒作CP容易,流量明星还能借此转型、宠粉两不误……“深入分析其艺术性、思想性,似乎乏善可陈。”他说。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对网剧片发放行政许可证恰逢其时,网络剧和网络电影有了自己的‘网标’,代表着国家对于网剧片的审查监管更加规范,也更加严格。”娱评人苟瑞雪表示。   还得“优生优育”   拿到了“准生证”,意味着网剧片制作要真正走向“优生优育”。当然播出媒介、剧片长短等并不是衡量影视作品的标准,质量永远应该被影视作品制作者放在第一位。   “发行许可证制度的实行可以让网剧片的内容更健康,质量更有保障”,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出台这个制度就是为了让网络平台不能成为不合格文化产品自由流通的场所。我们要对用户负责,对平台的广大观众负责。”“网标”的正式启用统一了网播作品和传统电视台播出作品的导向、标准和尺度,为网剧片上了一道“紧箍咒”。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网标”收紧了网剧片创作的自由度,压缩了网剧片的发挥空间,容易打击制作方的积极性,不利于优秀网络影视作品的出现。   “其实恰恰相反,《网络剧片发行许可证》制度虽是约束,但更为广大创作者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保障和机遇。它为网络影视作品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激励影视行业的从业者在内容、形式等方面不断深耕,推动网络影视作品走向规范化、精品化和专业化,从而创作出更多具有思想内涵、受观众喜爱的优质作品。”文化学者蒋春波表示,从目前监管的范围和力度来看,光有制度还远远不够,主管部门审查的标准、尺度等细节还需要不断完善。要吸收先进经验,加快促进网络文化与主流文艺相向而行,要合法合规且不能打击网络影视作品创作者的积极性,避免网络文化融合时的水土不服。此外,更不能只局限于网络剧、网络电影的审查监管,对于现在一些新兴的传播形式,如一众短视频平台的短剧等新兴网络影视产品,也应进行相应的、有力度的审查监管,从而规范网络视听产品的野蛮生长,提供更多关注时代发展、社会议题、百姓心声的,有益于人民、有益于社会的优秀文化产品。“拥有更强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创作出接地气又有内涵的精品力作,塑造良好的网络空间生态文明,是制度实施的出发点,也应是所有网络影视作品创作者的共同追求。”蒋春波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