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定养老储蓄试点启动 养老金融产品体系不断完善

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近日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定养老储蓄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启动特定养老储蓄试点。专家认为,推出特定养老储蓄产品,将补齐我国养老金融产品谱系,有助于完善我国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   丰富养老金融产品供给   《通知》明确,由工、农、中、建四家大型银行在合肥、广州、成都、西安和青岛五个城市开展特定养老储蓄试点,单家银行试点规模不超过100亿元,试点期限为一年。   南方科技大学代理副校长金李表示,这次的试点方案,通过国家给政策、金融机构出方案、群众积极参与的方式,充分发挥各方力量,共同探索推动商业化养老第三支柱建设的新路,是金融改革更加贴近百姓实际利益的重要举措。   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提出,养老金融产品总体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保险产品,重在风险保障;一类是基金产品,重在投资增值;一类是理财和储蓄产品,重在安全保值。针对第三支柱的保险、理财和基金类产品政策之前已经出台,这次推出养老储蓄产品,将补齐我国养老金融产品谱系。   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杜阳认为,在试点城市选择方面,分别选取合肥、广州、成都、西安和青岛五个城市作为首批试点,充分体现养老金融产品的普惠属性,兼顾各地区老龄群体的差异化金融需求。在试点规模方面,单家银行试点规模不能超过100亿元,有利于在试点阶段对养老储蓄产品进行灵活调整。   养老储蓄产品受老龄群体青睐   《通知》明确,特定养老储蓄产品包括整存整取、零存整取和整存零取三种类型,产品期限分为5年、10年、15年和20年四档,产品利率略高于大型银行五年期定期存款的挂牌利率。储户在单家试点银行特定养老储蓄产品存款本金上限为50万元。鉴于试点银行系统改造需要一定时间,试点开始时间为2022年11月左右。   在董克用看来,不同的产品分别适用于不同风险承受能力的人群。养老储蓄产品非常适合退休年龄前后人群。   “相较于其他养老金融产品,养老储蓄更受老龄群体青睐。”杜阳说,根据《中国养老金融调查报告(2021)》披露的数据,超过半数的调查对象选择银行存款作为财富积累的手段。   根据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个人养老金资金账户资金用于购买符合规定的银行理财、储蓄存款、商业养老保险、公募基金等运作安全、成熟稳定、标的规范、侧重长期保值的满足不同投资者偏好的金融产品。此外,《意见》还提到,协调发展其他个人商业养老金融业务。   董克用认为,特定养老储蓄产品可以有两个用途,一是《意见》在“个人养老金投资”部分提到的“储蓄存款”;二是《意见》提到的“其他个人商业养老金融业务”之一。   对于第一种用途,董克用说,个人养老金制度原则上只对在职人员建立,参加个人养老金制度的人,如果年龄接近退休年龄,可购买这类储蓄存款产品进行投资,因为这类产品风险很低。   对于第二种用途,董克用表示,有些人已退休,无法参加个人养老金制度,养老储蓄产品有利于退休人员对已有金融资产实现“保值增值”。同时,对已退休人员而言,可购买不同存期的储蓄产品,以备急需。对已参加个人养老金制度、仍希望多积累些养老资产的在职人员而言,这类“养老储蓄”产品也是不错的选择。   促进第三支柱养老金融发展   当前,我国三支柱养老保险体系发展不平衡问题较为突出。此次启动特定养老储蓄试点,是加快第三支柱养老金融发展的重要举措。   杜阳表示,第三支柱方面,主要有养老储蓄、商业养老保险以及养老理财等金融产品,但上述产品均处于发展阶段,规模较小,难以满足老龄群体的多元化金融需求。此次特定养老储蓄试点工作的开展将有助于织牢兜底性养老服务网,促进和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金融供给。   “从资金的投放端,或者说从居民财富的投资手段上看,我国仍处于资本市场发展早期阶段,缺乏大量优质的长久期金融投资工具。”金李认为,未来需要更好发挥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特长,提供群众养老所需要的收益较好、波动较小、周期较长的金融产品。   从汇聚社会资本更好支持高质量发展的需求上看,金李提出,我国针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养老设施和服务供给不足,价格亲民质量可靠的养老院一床难求,居家和社区养老配套设施也不足。市场化养老机构多处于微利状态,投资周期长,社会资本兴趣不足。建议借这次试点,探索完善养老三支柱建设,尤其是加强第三支柱。同时参照国际成熟做法,通过税收激励,鼓励更多年轻人未雨绸缪,提前储蓄以应对老年所需。   杜阳认为,《通知》为解决我国三支柱养老金融体系发展不平衡问题提供有力抓手。试点银行要积极开展养老储蓄业务,提高业务发展的质效水平。比如,充分发挥试点银行在客户、渠道、资金、技术等方面的优势,在对老龄群体进行精准画像的基础上,突出储蓄产品的养老属性。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