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我国飞机租赁业仍有较强抗压能力

疫情以来,全球航空运输业受到了较大影响。作为航空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飞机租赁也承受一定压力。但分析人士认为,我国飞机租赁业仍然具有较强的抗压能力。   飞机租赁被誉为租赁业“皇冠上的明珠”,也是航空公司引进飞机的主要方式。29日,一架国产ARJ21飞机在天津由农银租赁交付给中国国航,这也是东疆综合保税区交付的第2000架飞机。   自2009年国内首单保税租赁业务在东疆破冰后,我国飞机租赁业快速发展,东疆已成为全球仅次于爱尔兰的飞机租赁中心,飞机租赁资产达6000亿,业务量占全国约8成。   数据显示,2021年末,民航全行业运输飞机期末在册架数4054架,较2010年新增2000多架。其中,通过东疆以租赁方式引进的运输飞机达1514架。尽管受疫情影响,2021年东疆仍新增租赁飞机超过170架,保持稳健势头。   “我们认为,尽管受疫情影响,近两年全球航空运输业波动较大,航空公司对于飞机的需求有所减少,但飞机租赁行业市场仍然具有较强的抗压能力。”毕马威政府及公共事业行业主管合伙人喻莺说。   疫情以来,航空货运需求大增,成为飞机租赁企业服务实体经济的新方向。与此同时,每年约百架民航客机面临首期租约到期退租。“客改货”成为东疆与飞机租赁企业共同的选择。   “我国货机相对比较短缺。将退租后的老旧客机改装成货机,再出租给航空公司使用,既能提升航空货运运力,又解决了退租飞机的处置难题。”工银航空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鹏说,企业正在积极通过东疆,为国内的货运航空公司提供“客改货”服务。   交银租赁也在积极探索并在东疆完成了国内首单保税“客改货”飞机租赁业务。该业务利用综保区的功能,飞机退租、改装、再租赁全流程处置均在境内完成,不仅打通了飞机“退租——改装——再租赁”的全流程保税处置路径,也在后疫情时代为飞机租赁资产处置开了一条新路。   伴随飞机维修、改装的需求,东疆飞机租赁业正在深度参与航空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形成“租赁+买卖”“租赁+维修”“租赁+改装”等飞机资产处置模式,助推国内航空产业链完善。   飞机资产交易流转已经成为东疆新的名片。天津东疆的飞机资产年交易量从2019年近20单,增长到2021年的70余单,跨境交易增长迅速,约占2021年全年资产交易量的50%。   喻莺表示,东疆可进一步探索飞机租赁与保税维修、再制造等业态融合,延伸服务实体经济的领域,形成全产业链发展优势。同时,重点培育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大型租赁公司。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大公司拥有充足的资金抵抗风险、实现逆周期扩张,从而形成规模优势。   从国内到海外,我国飞机租赁企业通过东疆,先后与印尼、马来西亚、尼泊尔、格鲁吉亚、巴基斯坦等国家的航空公司合作开展离岸租赁,积极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我国飞机租赁企业的客户已遍布全球,积累的丰富经验也为国产飞机布局全球销售网络做好了准备。“通过离岸租赁模式,将国产飞机销售到境外,并通过人民币结算,才能推动国产飞机真正走向全球,实现国内飞机租赁从跟随者到标准规则制定者的跨越,打造飞机租赁3.0版。”李鹏说。   “东疆仍然有较大的潜力和优势赋能中国企业‘走出去’”。喻莺表示,拥有综合保税区和自贸试验区“两区叠加”优势,东疆未来仍然有较大的潜力和空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