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客的门锁理应由自己做主

■杨悦  《经济观察报》报道,7月7日,租住在浙江杭州余杭区的多名租客收到自如官方短信,短信内容显示,自如将在7月份开始更换智能蓝牙门锁(此门锁实名认证,与公安、房管实时连接,保障居住安全)。自如管家对此回复,换锁是政府行为,杭州所有出租房都要换,如果不愿意换锁,就不能无责退租。另有浙江经视报道,6月8日,杭州上城区某回迁房小区物业通知,所有出租房屋的业主必须统一安装智能门锁,便于对出租房内的出租户进行统一管理。  自如、物业、房东、租客等不同主体的说法都非常一致,重要的信息有两点:换锁是有关部门主导的、针对租客的行为,智能门锁均为“全民认证”品牌;实践中,推广具有强制色彩。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4月底推送的《杭州免费为租房安装智能门锁》提到,“针对租赁市场上房东自主出租房源管理难、农村出租房地址不统一、租赁房源底数不清、人口流动大等问题”,在上城区等多个城区试点“推广”智能门禁应用系统。“政府行为”所言不假,然而实施范围不是“杭州所有出租房”而是“城区试点”,且如杭州住保房管和上城区派出所相关人士回复的,“鼓励”安装并非强制。  如果仅在试点免费“推广”,想必不会引起租客甚至业主反感。出租房作为流动人口的主要落脚点,是流动人口管理的重要内容。管好了出租房屋,也就抓住了流动人口管理的牛鼻子。“以锁管房、以房管人”能够确保数据准确鲜活,不失为实现流动人口动态化、精准化管理的工作模式。为解决出租房人口流动频繁等治安问题,很多小区门口都有视频监控和门禁系统,说到底,智能化管理设备装在公共区域,若将其搬至别人家门口甚至家里,性质就不一样了。丧失了选择权和个人空间,许多人自然不买账。  强制推广智能门锁,无论于租客再有利,于推进出租房智能化管理再有利,都很难让人感谢,哪怕是被赠送智能门锁的“受益方”。在讨论利弊得失之前,首先要明确,租客享有对住房空间的独立支配权,有关部门无权干涉,房东、第三方机构也一样。不把手伸太长才能把好事办好,其次是确保政策初衷与结果一致。值得玩味的是,某试点城区在2022年度将推出的十件民生实事中提到,“安装出租住房智能门禁10万套以上”。明面上“鼓励”安装,执行层面强制推广,“两张皮”背后是否有绩效考核和其他隐形压力呢?  进而言之,“硬推广”的智能门锁埋了不少雷。目前已经暴露的问题是,有的入户门和房间门都要换锁,造成“上个厕所还要带手机”;租客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介用APP单次生成的密码开了门;智能门锁不是完全免费,三年后需要交维护费……更隐蔽的问题在“黑箱”。最核心的,谁可以对智能门锁系统进行角色管理,设置权限级别?谁出于什么必要可以查看租客情况?现在的情况是,房东可以开门,还可以授权别人临时开门,照这样如何保障租客利益?“全民认证”客服称,智能门锁和派出所联网,派出所可以看到房间住了几个人以及进出时间等信息。个人空间被未知群体审查,对租客而言,这种“智能”很难接受。  租客门锁理应由自己做主,既体现在能够自主决策是否换锁,还体现在对智能门锁系统相关权限的知悉和修改,如此,安全和便利才成为可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