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政治僵局难解 新总统新总理“难产”

连日来,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的大批支持者在首都巴格达及南部多省份举行抗议游行活动,对前总理马利基推举的新总理人选表示不满。  分析人士指出,自伊拉克新一届国民议会年初举行首次会议以来,由于不同政治派别分歧严重,新总统和新总理迟迟无法产生。从目前形势看,伊拉克政治僵局何时破解难以预料。  各方忧虑  7月27日和30日,萨德尔的支持者两度闯入伊拉克国民议会大楼。国民议会议长哈布希随即宣布,议会所有会议暂停。  8月1日,伊南部多个省份的萨德尔支持者举行游行。同日,巴格达爆发反萨德尔的游行抗议。伊拉克总理卡迪米发表声明要求各方保持冷静,避免事态升级,呼吁“各方坐在谈判桌前,在合作和对话框架下就当前危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联合国伊拉克援助团对局势持续升级表达忧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各方跨越分歧、以“和平、包容的对话”组建政府。阿盟秘书长盖特也呼吁伊所有政治力量迅速采取行动,制止事态升级,展开真诚对话。  近期的抗议活动与伊拉克持续半年多的政治僵局密切相关。去年底,伊联邦最高法院批准了当年10月举行的国民议会选举的最终结果。新一届国民议会今年1月9日举行首次会议,上届议长哈布希再次当选议长。伊拉克宪法规定,议会应在首次会议召开后30天内选出新总统。新任总统随后指派议会最大党团推出的人选出任新总理并在30天内提名内阁人选。  然而,由于什叶派主要政治派别以及库尔德阵营内部分歧严重,每次出席总统选举投票会议的议员人数都无法达到法定人数。这直接导致伊拉克新总统无法产生,其他多项政治议程至今没有结果,新政府迟迟未能成立。  分歧严重  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萨德尔领导的“萨德尔运动”获得了总共329个议席中的73个,位居首位。萨德尔寻求联合多个政党组建多数派政府,意图将马利基领导的由多个什叶派政党组成的政治团体排除在外,而马利基则坚持组建囊括所有派别的共识政府。  眼见组建新政府的政治僵局迟迟无法打破,“萨德尔运动”议员在萨德尔号召下于6月集体辞职。按照规定,空缺的议会席位由其所在选区得票第二高的候选人递补,马利基主导的政治团体于是成为议会最大党团。7月25日,该团体宣布将推举前劳工与社会事务部长穆罕默德·苏丹尼为新总理候选人,遭到萨德尔反对,这成为此次示威游行爆发的导火索。  除了什叶派两大派别不睦,库尔德阵营内部也暴露矛盾。从伊拉克战争后举行首次选举至今,库尔德阵营内部存在一种默契,即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一直由库尔德两大政党之一的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库民党)人士担任,而伊拉克总统由另一大政党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人士担任。而如今,库民党希望推举自己党派人士担任总统,因此两党争执不下。  分析人士指出,政治僵局短期看难有破解的可能,如果持续下去,未来或将爆发更多抗议活动。而且政治僵局还严重影响了伊拉克经济和社会民生,2022财年政府预算至今没有通过,不少建设项目处于停滞状态。此外,政治僵局也给伊拉克境内残余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势力提供了发展空间,或将给伊安全形势带来威胁。  罪魁祸首  分析人士指出,伊拉克战争后,该国政坛数次经历了国民议会选举后的漫长组阁期。伊拉克政局长期不稳与美国为伊拉克强加的政治体制有很大关系。  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破坏了该国原有政治生态。此后,在美国主导下,伊拉克建立了一套基于配额制的政治分权体系,即总统由库尔德人担任,总理和议长分别由什叶派人士和逊尼派人士担任。  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纳杜姆·阿卜杜拉表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借口之一就是所谓的“传播自由和民主”,在伊拉克实施改革。然而在美国的粗暴干涉下,伊拉克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等方方面面都出现了问题。美国为伊拉克设计了一套“民主制度”,但这一制度建立在宗派分立的基础上,最终导致伊拉克社会分裂,冲突频发,民生难以得到改善。  伊拉克智库“政治与治理发展学院”学者亚希尔·朱布里认为,美国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的尝试其实是以民主为借口企图控制伊拉克,实现霸权目的,事实证明这是彻底的失败。

标签

发表评论